筆下文學 > 超級房東系統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戰 4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戰 4


      雖然此事并沒有完全證實,但能有這樣的傳聞流傳于世,足可見得,擁有圣皇血脈的血魔,有多恐怖!
  
      這些,也是一眾超級勢力的神通境強者,對于血魔一族圣皇血脈者的了解。
  
      正是因此,在知道眼前這血袍青年,竟然可能是一位血魔一族中,擁有圣皇血脈的血魔皇者后,一眾超級勢力的神通境強者,心中皆是忍不住生出了一股懼意。仿若是天生的下位者面對天生的上位者一般。
  
      此刻的他們,看向眼前這血袍青年,一時就仿佛看著一尊絕世強者一般。給他們帶來無邊的壓力。這種壓力,甚至要比他們面對陰陽鏡時所感受得壓力,還要更為恐怖!
  
      “怎么可能?現今大陸怎么可能還有血魔一族的存在???”一位神通境臉上滿是驚慌失措之色,口中也是忍不住出聲道。
  
      面對血魔一族,這龐然大物般的存在,哪怕身為神通境,他也是不禁慌了。
  
      不至于這位神通境,其他的神通境此刻顯然也都無法保持鎮定。
  
      畢竟碰到這整個武者大陸,最為鼎盛的荒古萬族時期,都算是頂尖大族的血魔一族的血魔,換做誰,估計都難以不慌。相信就算是那些陰陽鏡強者,都會忍不住面色驚變。
  
      沒辦法,荒古萬族時期的頂尖大族,這個名頭,實在是太過恐怖了。
  
      仿佛一座大山壓著人一般,讓你喘不過氣來。
  
      “現在不是議論這些的時候了。既然知道這些人是血魔一族的血魔,那我們在這樣藏著掖著,必死無疑。而死不可怕,但在死之前,必須將這血魔一族之人的消息傳出去??囱б蛔宓哪?,在未來怕是大舉動。若是不將此消息傳出去,日后,絕對將是武者大陸的一大災難!”首發33
  
      相較于其他神通境,煉藥閣與鑄器殿,這兩方算是一眾超級勢力,最為古老勢力的兩位神通境,顯然就要鎮定許多。這不,此刻在見到一眾神通境六神無主的時候,這兩位之前沒有出聲的大長老,也是不得不出聲了。
  
      “對,現在我們絕不能藏著掖著了。大家若是再不全力出手,哪怕眼前這圣皇血脈血魔,境界不高,可借著血煞困帝陣,也足以給我們帶來致命的威脅!”聞言,一眾神通境也都是晃過神來,畢竟是神通境,最年輕的也活了數百年,還不至于就這樣給擊潰心智。
  
      在煉藥閣與鑄器殿兩位大長老的話落下后,一眾神通境也都是眼中露出了一抹堅定。更新最快電腦端:
  
      此刻,他們若是再如之前那樣,必死無疑!
  
      畢竟剛剛血袍青年那一記反擊,已經讓他們吃了極大的虧,若非他們身為神通境,怕早就有人直接給震死了。而就算現在沒震死,一個個狀態也都好不到哪里去。
  
      “爾等已是甕中之鱉。不要再反抗了。若是爾等乖乖束手就擒,只要將你們的一縷本命靈念獻給吾。吾是會考慮給爾等留一條活路的?!边@時,血袍青年忽然抬起頭,那張蒼白,卻異??∶姥惖哪橗?,浮現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渾身上下也是泛起了一股上位者的氣息,道。
  
      就好像一位帝皇,在與自己的臣子說話一般。
  
      “哼,本命靈念獻給你?那我們的生死豈不就完全掌握你手中,當我們是傻子??!”血袍青年身為血魔一族圣皇血脈擁有者,渾身上下的那股上位氣息,雖然給一眾神通境不小的壓力,可血袍青年的境界,明顯才只是半步天級境界左右。面對只是這樣境界的圣皇血脈者氣息,一眾神通境還是能夠承受得住的。
  
      因此,在聽得血袍青年的話后,立馬便是有神通境不禁冷哼出聲。
  
      本命靈念,關乎著一位武者的靈魂,若是獻給他人,那么生死,無異于完全掌握在他人手里。到時候,那掌握他本命靈念之人想要他死,只要輕輕捏碎本命靈念,便能輕易置其于死地。
  
      別說是神通境強者,就算是陰陽鏡強者,在本命靈念獻出后,生死也是得由對方掌控。
  
      據說達到大能之上的強者,才有辦法能夠脫離掌控??扇缃竦拇箨?,根本沒有武者大能的出現,甚至有沒有,這都不好說。因此,若是他們這些神通境強者將本命靈念獻給血袍青年,無疑是將他們的生死,獻給了血袍青年。首發33
  
      盡管眼前這種情況,他們十分的危機,可他們寧愿戰死,也不愿意讓自己的生死為他人掌控。
  
      身為神通境,豈能沒有各自的傲氣?
  
      而且,血袍青年的話也沒有說絕對。只是說考慮,要是他們將本命靈念,對方說考慮好了,還是要殺他們,那根本沒區別。更何況,此刻的他們,并不算說一定就會死在這里,全力出手之下,未必不能從血袍青年等人手中逃脫。
  
      畢竟身為神通境,他們這么幾十位,而對面雖然也有神通境,但卻只有一位,他們戰或許戰不過,可想要逃,卻絕非沒有可能。
  
      在這種情況下,哪怕一眾神通境有人怕死,也不可能會輕易將自己的本命靈念交出去。
  
      “哼,既然如此。那也就沒有什么好說的了。為了復興,沉寂了這么久。終于等到這個時刻了,你們,就將作為吾恢復巔峰的第一批養料,你們應該感到無比的榮幸!”血袍青年帶著興奮的聲音,傳響而開,周邊一名名黑袍強者,也都是附和的爆發出一股股帶著血腥的氣勢。
  
      一時間,無邊的血腥,開始籠罩整個中央會場的上空!
  
      ……
  
      與此同時,在選手通道中。
  
      李天陽等一眾年輕天驕聯手,在擊殺那位干瘦侏儒后,一路前進,又是聯手陸續斬殺了好幾位的阻截者。
  
      正如李天陽等一眾年輕天驕之前所料的一般,選手通道越到后面,阻截者的實力無疑也是越強。若非他們聯手,除卻個別人外,絕大多數人,怕都要留在那些個阻截者之前了。
  
      不過就算是他們聯手,此刻,無疑還是遇到了一大難題!
  
      這是包括被諸葛天逸困住的那第一位阻截者到這里的第八位阻截者。
  
      這是一名與之先前的血袍青年一樣,穿著一身血袍之人,只是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身體,完全被那血袍所籠罩,只有那一對異常蒼白干枯的手掌,露在外面,在他的右手掌之上,還握著一把如外面那些黑袍強者一般的暗黑鐮刀。
淘宝快3杀号 重庆百变王牌稳赢技巧 2019股权重股排名 快3推荐和值号码 广东36选7中奖规则及奖金 大发快三网址 青海快三平台 内蒙古快3中奖规则 九五配资 海南体彩七星彩规律图 七位数推荐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