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超級房東系統 > 第五十九章 五宗罪!

第五十九章 五宗罪!


  森然的寒意夾雜著濃濃的殺氣,伴隨著李天陽的聲音由遠及近,清晰的傳入到了孟家眾人的耳中。
  “孟華?”孟海聞言,心中一驚,他萬萬沒有想到,得罪李天陽的,竟然會是自己那個最不成器的孫子,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到這里,孟海也是有些試探的問道“小兄弟,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誤會?我那不孝孫兒平時雖然有些混賬,但是應該是得罪不到你的頭上吧?”
  孟海小心翼翼的問道,對于自己那個混賬孫兒,他真的是有些恨鐵不成鋼,但是卻又無可奈何,這孟華雖是自己的孫兒,但……
  “得罪不到我頭上?”
  “呵呵,好一個孟家家主孟海啊,你是真不知道呢,還是在這里給小爺我裝傻充愣呢?”
  李天陽負手而立,森然一笑,那望著孟海的雙眼之中,寒意也是越發的濃重了起來。
  “小兄弟,請恕老夫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孟海聞言,臉色陰沉了下來,隨即微微一變,語氣上也是略微有些強硬了起來。
  他好歹也是一家之主,紫級九階的強者,如今竟然對著一個少年這般的低聲下氣,這本就是一件極為諷刺的事。
  現在這少年竟然三番五次拿他孟家說事,不僅一個理由不給,而且還處處落他面子,試問,他又怎么可能會對這少年給予好臉?
  “哼,不明白嗎?好,那小爺我就讓你明白明白!”
  李天陽一聲冷哼,隨即右手微微抬起,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中,伸出了五根手指,繼而說道:
  “第一,孟華多年來欺辱我出租屋房客謝小偉,對他的身心造成了不可磨滅的損傷,此罪一!”
  “第二,孟華與我進行天星賭局,竟然使用卑鄙的手段,找來許連風充數,此罪二!”
  “第三,孟華天星賭局輸給小爺我之后,竟然懷恨在心,找隱殺前來暗殺我,此罪三!”
  “第四,許連風乃我看上的房客,竟然被孟華找來的隱殺之人殘忍殺害,此罪四!”
  “第五,隱殺之人暗自掠奪他人血脈之力,孟華竟然與隱殺相互勾結,此罪五!”
  “綜上所述,這便是你的好孫兒孟華所犯的五宗罪,你孟家說不知道?”
  “那好,將孟華交出來,此事我就當與你孟家無關了!”
  當李天陽將五根手指一一放下時,也是將孟華的五宗罪全部說了出來,隨后他面露冷色的盯著眼前的孟海,森然道。
  孟海一聽這話,腦門上也是浮現出了些許冷汗,也許這五宗罪看起來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但那第五條與隱殺勾結,這可是大罪!
  想到這里,孟海也是偷偷地抬起頭,看向了那自出現后,便一直沒有說過話的聞人紫倩,誰知這一看,孟海的臉色瞬間便是變得蒼白了起來。
  只見那聞人紫倩玉步輕踏,緩緩地走上前來,隨即美眸微微掃過孟海,冷哼了一聲,便是轉而看向了李天陽,出聲問道:“你剛才所說的那些可是實情?”
  李天陽聞言,雙眼微瞇,抬起頭,直接便是看向了這突然出現在眼前的倩影,并且絲毫不避諱地細細打量了起來。
  只見這聞人紫倩上身穿了一件紫色的格子襯衣,下身則是一條淡藍色的九分牛仔褲,其腳上踏著一雙銀色靚鞋,更是將那白皙的玉足徹底的顯露了出來。
  再加上那鴨舌帽下的白皙臉蛋以及那殷紅的櫻唇,更是讓人忍不住想要狠狠的咬上一口,還有那小巧的瑤鼻,讓她在冷艷之中,仿佛又多了幾分可愛。
  “砰”
  就在李天陽打量著聞人紫倩的時候,突然一道拳風襲來,李天陽連忙便是抬手化拳迎了上去,兩道拳風更是碰撞在了一起。
  “你干什么?”李天陽被拳風逼得后退了幾步,好不容易穩住身形,連忙抬頭,有些惱怒地對著眼前的聞人紫倩問道。
  “你居然問我干什么?”聞人紫倩聽到這話,美眸一瞪,略帶羞怒道“管好你的眼睛,這一次就先放過你,下一次你若是再敢色咪咪地盯著我,你的眼睛就別要了!”
  “色迷迷?我去,你哪只眼睛看見我色咪咪的了?你長成這樣,難道還不許別人看不成?”
  李天陽一聽這話,腦門上頓時冒出了幾條黑線,十分不爽的回了一句,心中暗想,這個女人好不講理,簡直是不知所云。
  “哼!”聞人紫倩冷哼一聲,抬腿就是一腳,“少說廢話,我問你,你剛才說的那些罪狀,可是實情?”
  “嘿嘿,沒踹著……”李天陽后退一步,躲開了聞人紫倩的這一腳,微微咧嘴道“都是實情,不信的話,你可以去查啊,你不是市長嗎?這點權限總有吧?”
  “哼,我諒你也沒膽騙我!”
  聞人紫倩冷哼一聲,隨即轉過身來,看向了孟海,冷冽道“孟家主,對于李天陽所說的,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這……”孟海聽得此話,頓時有些不知所措,眼前的這個市長雖然是一介女流,但是她的修為手段都是一等一的。
  “哼!”聞人紫倩見孟海不說話,隨即冷哼一聲,面帶冷色的說道“平日里我敬重你們六位家主,只因我年紀尚輕,還需要你們這些前輩協助我共同打理這天南市!”
  “但是這不代表我聞人紫倩就是一個擺設,我可以容忍你們六大家族平日里作威作福,但,凡事要有個度!”
  “隱殺這個組織私下秘密研究血脈嫁接這個實驗,對我等修煉者造成了多大迫害?!?br/>  “你孟家今日膽敢有人雇傭隱殺,與之勾結,又該當何罪?”
  聞人紫倩的話音落下,孟海當即是嚇得跪了下來,連忙說道“市長,我孟家絕對沒有與隱殺勾結,這事也許就是一個誤會!”
  “誤會?”聞人紫倩聞言,聲音陡然間提高,看向身下跪著的孟海,說道“既然是誤會的話,那么便將孟華叫出來吧,我們可以當面對質一下?”
  “這……”孟海面露猶豫,事到如今,他哪里還不知道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的,只不過如果要將孟華交出去,這也是萬萬不能的。
  “怎么?你不交?”聞人紫倩美眸掃過孟海,語氣上倒是十分淡然的樣子,只不過越是這樣,孟海就越是心驚。
  “市長,孟華不能交!”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孟海的臉上也是閃過一絲狠厲,堅定道。
  “你說什么?”
  “孟海,你知不知道你這句話會給你孟家帶來什么樣的后果?”
  聞人紫倩怒視著孟海,臉上有著些許驚愕,似乎是沒有想到這孟海竟然真的敢拒絕自己。
  “聞人紫倩,你不過是一市之長罷了,你可知我那孟華孫兒的母親是誰?”
  孟海緩緩站起身來,竟然是直呼起了聞人紫倩的名字,不僅如此,聽他這語氣之中,似乎還夾雜著一絲威脅之意。
  “威脅我?呵呵,孟海,你當真以為我這市長是白當的嗎?”
  “不就是吳家嗎?又能如何?他吳家膽敢包庇孟華,恐怕這頭上也躲不過勾結隱殺的罪名!”
  聞人紫倩輕蔑一笑,對于孟海的威脅絲毫不在意,吳家勢大確實沒錯,但嫁出去的女兒如同潑出去的水,她還真就不信吳家會為了孟華公然與她作對。
  “你……”孟海臉色陰沉,聽到聞人紫倩的話,竟是一時之間被氣的說不出話來了。
  “恬躁!”
  聞人紫倩面色一變,伸出玉手便是對著孟海凌空一點,一道紫色雷光瞬間便是將孟海打飛了出去。
  “孟家涉嫌勾結隱殺,罪不可赦,今日我以市長之名,對孟家進行審判,判……”
  就在聞人紫倩剛要對孟家進行審判之時,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也是突然傳來。
  “什么人?滾出來!”聞人紫倩身形一動,玉手輕點了幾下,數道紫色雷光便是飛射而出,朝著虛空射去。
  “彭”
  數道破空聲響起,那聞人紫倩的攻擊也是瞬間瓦解,一道黑影也是出現在了所有人眼前。
  “吳天同?哼,孟家的傳信還真是夠快的??!”聞人紫倩看了一眼來人,又看了一眼被自己打飛的孟海,冷哼道。
  “市長大人,那隱殺本就是個暗殺組織,華少爺雇傭它頂多算得上是買兇殺人,這區區小事,你又何必生這么大氣?”
  吳天同背負著雙手,淡淡的說道。
  聞人紫倩聽到這話,也是冷笑道“你吳家還真是勢大???如此輕描淡寫幾句話,便是將著勾結隱殺的罪名變成了買兇殺人,這罪名降的可真夠輕??!”
  “呵呵,哪里,哪里!市長大人說笑了!”
  “不過我吳家不才,今年龍少爺碰巧加入了龍眼之中!”
  吳天同雙眼微凝,裝模作樣的客套了一番,隨即略帶著一絲威脅之意看向聞人紫倩。
  “吳龍?你威脅我?”聞人紫倩眉頭緊皺,聽著吳天同的話也是有些惱怒的說道。
  “威不威脅就要看市長大人的態度了!”吳天同雙眼微瞇,淡淡的說了一句。
  聞人紫倩聽到這話,一時之間竟是有些失聲,龍眼的地位并不是她可以抗衡的,但如若不然,就這么放過孟家,她的心里也是不愿。
  不過就在聞人紫倩猶豫之時,李天陽的聲音突然響起“老狗,區區龍眼又如何?你這么威脅我們的市長大人,問過我了沒有?”
  “小子,你是何人?膽敢在老夫面前大放厥詞?”吳天同聽到李天陽的辱罵,也是有些惱怒道。
  “呵呵,怎么這么多人都喜歡問我的名字?”
  “既然如此,那么老狗,你聽好了,本少爺乃是碉堡了出租屋的房東,李天陽是也!”
  李天陽輕笑一聲,面帶冷意的盯著吳天同,一字一頓道。
  “李天陽?老夫想起來了,就是你上次侮辱了我們家華少爺?”
  “哼,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闖!今日老夫定要你命喪當場!”
  話音落下,吳天同周身真氣涌動,直接便是凌空一抓,化作了一只巨大黑手向著李天陽襲來。
  “呵呵,地級境界?”
  “話說,你們一個個的,還真當我李天陽是軟柿子不成,可以肆意的揉捏嗎?”
  李天陽冷哼一聲,微微抬頭,就在眾人揣度著他這句話時,一道恐怖的氣息從他的身體之中緩緩地散發而出。
  “斬!”
  李天陽低喝一聲,手中鳳鳴簫出現在手中,直接便是化作了一柄赤色長劍,隨即一劍斬出。
  霎那間,一道赤色劍光從鳳鳴劍之中飛射而出,直接便是將那只黑色巨手斬成了數塊,化作了點點精光,在空中消散而去。
  “怎么可能?”吳天同見到自己的攻擊被一個少年擊碎,滿臉不可思議的驚呼道。
  隨即似乎是感應到了什么,連忙抬頭看去,失聲道:
  “天……天級境界?”
  
淘宝快3杀号 贵州11选5准杀号 基金配资业务 佳永配资 宁夏11选5谁有网站 幸运28预测官网 新马快乐8是合法的吗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 福彩中奖规则明细 南粤风采26选5奖金多少 股票分析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