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電影世界當警察 >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舍我其誰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舍我其誰

    “哈哈哈,太好了,老兄,能不能出去,就看咱們夠不夠拼了!”豹強激動得大叫,迫不及待的轉動鑰匙,發動了汽車,引擎發出哧哧的聲響。www.x23us.com
  
      “不好!有人逃跑!”
  
      聽到發動機的引擎聲,又看到送餐車開動,負責守衛工作的獄警,連忙大聲喊叫示警。
  
      “不好啦,罪犯逃了,快追!”
  
      其他正在吃飯的獄警,慌忙丟下飯盒,各自抓起武器追了過來。
  
      送餐來的面包車尾氣直冒,不斷的加速往山口逃離,不過,山區的路況比較差,地上不是石子就是爛泥,車輛短時間內也加速不起來。
  
      “別跑,再跑我們開槍了!”后面追趕的一眾獄警大聲警告。
  
      其余囚犯紛紛停止進食,站起來往汽車逃跑的方向遙望,心中企盼對方能夠順利的逃脫。
  
      雖然很多囚犯并不認識逃跑的兩個人,但人的心理就是這樣,作為囚犯每個人都有逃獄的望,只是沒有機會和膽量去施行,一旦有人真的付諸行動,他們就會把自己的愿望寄托在那個人的身上。
  
      “蹲下!全部給我蹲下!”管教揮舞著橡膠棒喝道,強迫所有囚犯蹲了下來,嚴防再有其他人趁亂逃跑。
  
      “停下!我命令你們立刻停下!否則我開槍了!”站在前方攔路的兩名獄警,面向迎面開來的越來越近的面包車,端著步槍義正言辭的做著最后通牒。
  
      “老兄,趴下!成敗在此一舉!”豹強叮囑了副駕駛的劉建明一句,把腦袋藏在方向盤下,踩死油門。
  
      面包車載著二人咆哮著向前面沖去。
  
      啪!
  
      左邊那名獄警朝天鳴槍。
  
      見面包車沒有絲毫停頓的趨勢,右邊那名獄警果斷的開槍!
  
      啪!啪!啪!
  
      引擎蓋上火星直冒。
  
      咣!
  
      嘩啦!
  
      前置擋風玻璃片片碎裂,玻璃渣落得兩人滿頭都是,不過運氣不錯,幾乎沒受一點傷。
  
      左右兩名獄警連開數槍,打得面包車彈痕累累,遍體鱗傷,但并不能阻止車輛的前行。
  
      最終,面包車擦著二人的胳膊,沖出了山口。
  
      啪啪啪!
  
      左邊那名獄警不甘的又對著車屁股開了好幾槍,但同樣沒有卵用,不得不承認面包車真的是一款神車,車體防御著實驚人。
  
      見子彈并不能傷到里面之人分毫,右邊那名獄警急中生智,舉槍瞄準還沒來得及開遠的汽車輪胎,連續射擊。
  
      噗哧!
  
      連開了數槍之后,終于有一槍打爆了后側一只輪胎。
  
      “糟了!車胎被打爆了!”
  
      豹強大驚,車身一陣搖晃,剛巧前面又是一個彎道,沒能操持得住,面包車整個的翻進溝里。
  
      兩人好不容易從傾翻的面包車爬出來,不幸中的萬幸,僅僅受了一點輕傷。
  
      “別動,抱頭蹲下!”
  
      兩名獄警趕了過來,端著步槍分別瞄準兩人。
  
      豹強面如死灰,計劃趕不上變化,運氣實在太差了,差一點點就能逃掉,卻在最后時刻翻車,遺憾,遺憾吶!
  
      就在豹強已經認命的抱頭蹲到地上的時候……
  
      劉建明卻突然暴起,一腳踹飛左邊那名獄警,速度快到了極致,快得對方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
  
      右邊那名獄警剛把槍口瞄準了過來,一個大拳頭就在瞳孔里越來越來……
  
      咚!
  
      這家伙立刻步了同伴的后塵,被打倒在地。
  
      “走!”
  
      劉建明搶了一把步槍,就往山下的林子里跑去。
  
      豹強反應過來之后,大喜過望,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老子這幾天的苦沒有白受,費了那么多的唇舌,才把這身手超強的家伙拉攏到,總算有了回報。
  
      沒有這家伙在身邊的話,剛才已經完蛋了。
  
      豹強立刻跟在劉建明的身后,沒命的往林子里逃跑。
  
      “開槍!”
  
      后面追來的一眾獄警紛紛開槍,遠遠的向山下逃竄的兩人射擊,亂槍打得山石上火星四濺,豹強跌跌爬爬,都快嚇尿了,運氣不好,挨一發就要命??!
  
      劉建明回頭,轉身,端槍,瞄準,一氣呵成,啪!一槍射出!
  
      一發子彈劃破虛空,精準的鉆入面包車的油箱里……
  
      轟??!
  
      橘黃色的火光升騰而起,車身炸了開來,灼熱的氣浪四處奔涌,眾獄警紛紛臥倒閃避。
  
      趁此良機,劉建明拉著豹強快步跑進了山林里。
  
      ……
  
      “老兄,你本事真大!是這個!”豹強豎著大大的大拇指給劉建明點贊,一臉欽佩的道:“我豹強這輩子除了我結拜大哥之外,真的沒佩服過什么人,今天,你算一個!”
  
      劉建明挎著步槍,站在山坡上,舉目向山下面眺望,對豹強道:“下面有一條公路,從這里下山,搭一輛車,運氣不是特別差的話,應該就可以安全的離開,咱們就此分別……”
  
      “哎,老兄,老兄……”豹強頓時急了,好不容易把這樣的高手拐帶出來,就這么放他離去,無異于暴殄天物呀。
  
      豹強誠懇道:“老兄,你這么有本事的人,就在外面隨意晃蕩,實在太對不起你自己了,跟我一起去見結拜大哥,跟我們一起干大事,到時候要什么有什么,榮華富貴任你挑!”
  
      劉建明:“可是……”
  
      “哎呀,不要再可是了,男子漢大丈夫,當斷則斷!走走走,跟我一起下山,跟接應我的兄弟碰頭,那時候就徹底安全了,走吧!”豹強不由分說,摟著劉建明的肩膀,勾肩搭背就往山下走去。
  
      下山,來到公路邊,守了沒有多長時間就拿步槍劫到了一輛車,按照豹強的指示,一路開到海邊,把車推進海里之后,登上一艘快艇,逃之夭夭。
  
      ……
  
      西貢,一間破敗的倉庫內。
  
      “豹強哥,你能夠成功出獄,真的是太好了?!本b號醫生的王霄一邊幫豹強處理身上的輕微傷口,一邊對豹強說道。
  
      “是啊,感謝你們各位的配合,不過,我最要感謝的人,是我的這位兄弟,要不是他的幫助,行動不可能成功?!北獜娭钢鴦⒔?,向王霄大加稱贊。
  
      王霄看了過來,笑著問:“豹強,你的這位兄弟怎么稱呼?”
淘宝快3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