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電影世界當警察 > 第七百六十二章 失去的就要拿回來

第七百六十二章 失去的就要拿回來

    “不過,我聽說高英培那個老家伙最近好像在印什么偽鈔,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他花了很大一筆錢要租我水月洞天,我琢磨著反正水月洞天的生意也不是太好,就答應了下來……”鄭百萬隨即又補充了幾句話。
  
      雖然鄭百萬沒有明說,但是只要腦筋稍微活絡一點的,都能夠猜到高英培租借水月洞天就是用來印制偽鈔的,真正的偽鈔窩點一定搬到了那個人造溶洞里面。
  
      鬼王面具心中已經有了定奪,又向鄭百萬問道:“除了你說的這些,高英培還沒有其他的事情托付于你?”
  
      “這倒是沒有,我只是把場子租借給他而已,至于他做什么,我也沒有權利過問,”鄭百萬無形中就把責任推了個一干二凈,并且毫不講義氣的就把盟友給賣了,對鬼王面具說道:“我手下告訴我,高英培最近跟美帝野牛黨那些人來往挺密切的,也不知道他們要搞什么。哦,對了,高英培還給了我一張請帖,邀請我于三日之后在其離島長洲別墅參加酒宴?!?br/>  
      鄭百萬把一張燙金的請帖取來交到了鬼王面具的手中。
  
      既然高英培已經被鬼王殺手給盯上了,那么盡快和他撇清關系,選對陣營站位,才是鄭百萬目前最佳的選擇。
  
      鬼王面具收好請帖之后,滿意的點了點頭,拍了拍鄭百萬的肩膀,對其說道:“你干得很不錯,也該慶幸你選擇了一個正確的隊列站隊?!?br/>  
      “是!是!是!”鄭百萬低著腦袋一個勁的點頭,態度比龜公還要諂媚,等到再抬起頭的時候,卻發現眼前早已不見了鬼王面具的蹤影,就像從來沒有來過一樣。
  
      鄭百萬后背冷汗橫流,地上的那一灘晶瑩的煙灰缸齏粉,已經證明了剛才根本就不是幻覺。
  
      “總裁,您有什么吩咐?”心腹手下被叫到客廳之后,看著沙發上暈厥的兩個女大學生,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還以為自家BOSS喜歡玩迷X的情趣游戲呢。
  
      鄭百萬一臉嚴肅的指著沙發上的兩個靚女,向手下命令道:“給我馬上把她們兩個處理了,記住,我不想在港島再看到她們兩個人?!?br/>  
      這件事由不得鄭百萬不小心謹慎,自己與鬼王殺手有勾結的事情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雖然這兩個靚女目前還在昏厥中,但是不能保證她們是不是真的聽進了什么,一切不穩定的因素都要提前把它扼殺掉。
  
      “總裁,莫不是她們兩人惹您生氣了?”心腹手下忍不住問道,實在無法理解自家BOSS為什么突然選擇如此極端的做法。
  
      鄭百萬抓起茶杯就摜在手下的腦門上,“嘩啦!”一聲茶杯碎裂,砸的手下鮮血橫流。
  
      鄭百萬怒道:“我的命令你沒聽見嗎?跟了我這么長時間,不知道不能問‘為什么’三個字嗎?”
  
      “是,是,是!”手下捂著冒血的額頭連連稱是。
  
      “快去辦事!”鄭百萬喝道,撕下一張支票隨手填了一個數字拍在桌子上,頭也不回的走進臥室,邊走邊說:“這是你的醫藥費?!?br/>  
      待鄭百萬走進臥室之后,手下偷偷的捏起支票一看,立刻眼睛發亮,歡天喜地的收下支票,仿佛流血的腦袋也不怎么疼了,盡心盡力的開始忙活了起來……
  
      ……
  
      劉建明拿到請帖之后,立馬和呆在西貢碼頭的小馬哥湊到一起,密謀對付高英培的事宜。
  
      劉建明對小馬哥說道:“我已經探聽到確切情報,高英培租借了鄭百萬名下位于大嶼山的私家會所水月洞天作為印制偽鈔的新的據點?!?br/>  
      劉建明取出那張燙金請帖扔在木板上,“三日之后,高英培會在離島長洲別墅舉辦酒宴,宴請道上一些狐朋狗友以及野牛黨頭目格雷沙姆簽署新的偽鈔條約?!?br/>  
      小馬哥神情一振,滿臉喜色的向劉建明問道:“阿力,這次你打算怎么干?上次胡攪蠻干敗得那么慘,這次說什么都要把失去的再討回來,該怎么干,我全聽你的?!?br/>  
      “好!有小馬哥你這句話,我們就已經有了五成的勝算?!眲⒔魑⑿χ?,一臉胸有成竹的模樣。
  
      他心中暗想:“高英培靠的只是白手套殺手那一張王牌而已,而我們這邊,加上小馬哥在內卻有兩張王牌,只要設法調開高英培身邊最大的籌碼,那么老家伙必死無疑?!?br/>  
      田忌賽馬為什么會贏,只是因為調整了合適的出戰順序而已。
  
      “小馬哥,假如沒有白手套殺手的干擾,以你現在的能力,有幾成勝算全滅高英培一行人?”雖然小馬哥15.0的遠戰近乎無敵,但是為了保險起見,劉建明還是要親口詢問一下小馬哥本人,畢竟他現在受了一點輕傷,戰斗力稍稍打了一點折扣。
  
      “十成!”小馬哥大手一揮,豪氣蓋云的說道:“僅僅就是高英培那群土雞瓦犬的話,來再多的人,我也保管把他們屠個一干二凈!”
  
      “好!”劉建明豎了豎大拇指,扔給小馬哥一罐啤酒,并且把請帖交到了他的手中,對其吩咐道:“三日之后,離島長洲別墅,你拿請帖混進高英培的酒宴,殺他個片甲不留!”
  
      “干他娘的,沒問題!”小馬哥收好請帖,揭開拉環,把那罐啤酒一飲而盡。
  
      喝完之后,突然又覺得有點不對勁,連忙向劉建明問道:“那你呢?”
  
      “我去把那張王牌引開,把他生吞活剝!”劉建明惡狠狠的說道,勝敗乃兵家常事,最重要的是,失敗了之后,要能有辦法再贏回來,一舉擊垮曾經的對手。
  
      小馬哥馬上眉頭皺了起來,看向劉建明問道:“阿力,你真的要獨自去對付那個家伙?那家伙是個用槍高手,你的槍法雖然也很不錯,但是還遠沒有達到那種高度,你獨自對上他會吃大虧?!?br/>  
      “不如咱們換一下吧,你去參加酒宴對付高英培那條老狗,我替你對付那個白手套保鏢?”小馬哥建議道。
  
      劉建明臉色一板,看著小馬哥向其問道:“你剛才怎么答應我的?一切安排全聽我的。你要是相信我,就一切按照我的來,否則就當我什么都沒說,OK?”
淘宝快3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