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電影世界當警察 > 第七百五十七章 原來是“她”

第七百五十七章 原來是“她”

    神秘人渾身就像散了架一樣,倒地的同時卻并沒有放棄反抗,忍痛支撐起身體,右手的月牙形匕首如同毒蛇一般刺向劉建明的左小腿。
  
      “呵呵?!眲⒔鞑恍嫉囊恍?,右腳后發先至的踢中持有月牙形匕首的手腕,戰力壓制的快感讓人欲罷不能。
  
      “咯嚓!”一聲軟骨的脆響,持有月牙形匕首的手腕在遭受重擊之下,直接骨折。
  
      “??!”神秘人忍不住慘叫了一聲,右手被廢的同時,左手拔出小腿上的勃朗寧m1906袖珍手槍瞄準近在咫尺的劉建明。
  
      劉建明皮鞋一踹,直接把神秘人連人帶槍踹成了滾地葫蘆,翻滾著摜在粗大的管道上,把整個金屬管道都撞的癟了下去,發生了嚴重的變形,光修理費估計都要花不少,神秘人左手的勃朗寧m1906袖珍手槍也脫手甩在了地上。
  
      劉建明彎腰隨手就把它撿了起來,走到癱軟在地的神秘人的面前,一邊把玩袖珍手槍,一邊饒有興致的看著神秘人。
  
      神秘人渾身上下多處軟組織挫傷,內腑受損,已經無力反抗,只能掙扎著背靠管道坐了起來,望向劉建明手中的手槍,對他說道:“你動手吧,不用可憐我,我技不如人,不僅趁人之危,而且手段也怎么不光彩,算是死有余辜,我只有一個請求,我死后請把我葬在我父親的旁邊?!?br/>  
      劉建明隨手就扯掉了神秘人的面紗,擼掉了腦袋上的帽子,露出一張陌生的俏臉和一頭的長發,人非常的年輕,連二十歲都不到,但是卻已是滿頭似雪銀發。
  
      劉建明皺著眉頭看著那張滿臉病容的臉龐,說不出的心塞,眼前的神秘人簡直就是個大病初愈的少女而已。
  
      “你倒底是誰?”劉建明居高臨下的看著那張幾乎不帶一絲血色的俏臉,向她問道。
  
      在劉建明的印象中,根本就不認識這樣的一個人,她太年輕了。
  
      “呵呵?!便y發少女慘然一笑,“你還問那么多干什么?看到我的樣子,不忍心下手?得了吧,收起你那點假慈悲的心理,當年你殺我父親的時候,可有半點憐憫的心情?”
  
      劉建明嚴肅的問道:“你父親是誰?你既然來找我報仇,那么總歸要讓我知道,你來尋仇的原因吧?”
  
      “唉,天下無情之人莫過于此?!便y發少女嘆了口氣,又咳出了一口淤血,嘴角帶著血絲看向劉建明說道:“你殺一個無辜的人,就真的那么心安理得?如今都不記得殺過什么人了?”
  
      “我當然記得!”劉建明昂首挺胸的看著她說道:“我是一名警察,我所殺之人全部都是最有應得,皆是不知悔改,窮兇極惡之人,經我手中落網的罪犯不計其數,哪怕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也不會毫不猶豫的對他們動手!鏟除罪惡,是我的職業本分?!?br/>  
      “那我父親呢?!”銀發少女突然流著淚水咆哮了起來:“他犯了什么錯?他只是教堂的一名神父而已!他只是在贖罪,你為什么要殺了他???他答應了我要給我過生日的,要給我買蛋糕的……”
  
      說到這里銀發少女早已哽咽的泣不成聲。
  
      聽到這里,劉建明心中猛然“咯噔!”了一下,方才憶起當年和傳奇殺手馮剛勢窮投奔神父老陳的時候,錯手殺掉了老陳的事情,當時電話中似乎就有一個小男孩的話語……
  
      “爹滴,爹滴!你怎么不說話?你那邊放鞭炮了嗎?爹滴你回來了嗎?你說了今天要陪我過生日的,是一整天哦,我要大大的蛋糕……”
  
      劉建明永遠記得老陳染血的手機中,飄出的小男孩的話語……
  
      等等!
  
      小男孩?!
  
      劉建明清楚的記得,電話當中確實是小男孩的聲音,不可能聽錯,女孩和男孩的聲音還是非常好區分的。
  
      “你是……老陳的孩子?”劉建明不確定的看著“銀發少女”詢問,“可是我明明記得老陳生前只有一個男孩???”
  
      劉建明問出了心中最大的疑問。
  
      “呵呵?!薄般y發少女”自嘲的笑了笑,笑容中充滿了苦澀,他甩了一下滿頭的銀發,對劉建明說道:“這下你知道,這些年我為了找你報仇,犧牲了什么,付出了多大代價了吧?”
  
      劉建明心中震驚的簡直無法言喻,他根本不知道倒底是什么東西能讓一個孱弱的少年,轉變成戰力恐怖的“銀發少女”,要不是機緣巧合伐髓丹剛巧煉制成功,劉建明毫無疑問此刻已經死在“銀發少女”的手中了。
  
      “她”能夠臥薪嘗膽,一直隱忍到現在,挑選最佳的良機來找自己報仇,還真的是心機深厚。
  
      “咱們之前,是不是曾經交過手?”劉建明又向“銀發少女”問出心中另外一個疑問,他依稀記得“銀發少女”的招式和以前遇到的一個神秘人非常的相似。
  
      “沒錯?!薄般y發少女”很光棍的回答:“關祖那幾個富二代的老師就是我,我這副身體需要大量的藥材維持生命,這些都很需要錢,而那群富二代最不缺的就是錢……”
  
      “銀發少女”神色復雜的看了劉建明一眼,神色落寞的說道:“當初我跟你交手之后,就知道還不是你的對手,我就一直默默的關注你,發現你成長的速度實在可怕,而且你平常又沒有什么不良的愛好,我想要接近你更是難上加難,我甚至懷疑這輩子都沒有機會找你報仇,因為我這副身體很難撐到那個時候。直到昨夜,你被那個高手擊成重傷……我意識到機會來了……”
  
      “銀發少女”再次咳出一口淤血,表情深悔不已:“卻沒想到,你是如此卑鄙,受傷竟然是假的……”
  
      “我是真的傷的很重,要不然以你的謹慎,怎么會上當?”劉建明看著“銀發少女”說道。
  
      “可是……”“銀發少女”無法理解了,“她”的的確確是從醫院中調查到劉建明受傷的事實,否則壓根不會邀劉建明前來單挑。
淘宝快3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