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電影世界當警察 > 第二百四十二章 要還是不要?

第二百四十二章 要還是不要?

    離開小貓的臨時藏身地,劉建明直接驅車接了李心兒就趕到了一處隱秘的公寓門口。
  
      下了車,敲門走進房間。
  
      人五人六的李志培被打暈了扔在床上,張子偉、鐵男、豬頭三個人圍坐在一起閑聊。
  
      “阿明,你來???這位是……”三個人立馬站了起來,張子偉首先迎了上來問道,好奇的瞧著劉建明身后跟著的一位職業女神,手中還拎著一個小巧的工具箱。
  
      “哦,忘了給大家介紹了,這位是中環心理診療中心李心兒女士?!眲⒔鞔篌w的介紹了一下。
  
      “各位好?!崩钚膬狐c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其他幾個人也友好的點頭示意。
  
      張子偉小聲的向劉建明問道:“你跟她啥關系呀?莫不是未來的嫂子吧?還有,你請的盟友原來就是她???”一連串問了好幾個問題。
  
      劉建明瞪了他一眼:“少說話,多做事?!?br/>  
      李心兒從工具箱里拿出一個折疊布幔:“各位,誰幫幫忙,幫我把這里稍微布置一下?!?br/>  
      “我來?!?br/>  
      “我來?!?br/>  
      幾個人搶先接過家伙干活。
  
      李心兒笑了一下,跟劉建明說道:“你的幾個手下還都不是偷懶的人嘛?!?br/>  
      劉建明淡定的摸了摸鼻子:“那是當然。對了,咱們接下來做什么?”
  
      李心兒看著床上的李志培:“你幫他翻個身,我要給他注射點輔助藥劑……”
  
      “好的?!眲⒔髯哌^去,依言照辦。
  
      李心兒從工具箱里取出一支細小的玻璃針筒,在一個小瓶子里吸取了一點綠色的液體,然后捻著針頭在李志培的脖頸皮膚上扎了下去。
  
      李志培全身輕顫了一下,但是也并沒有醒來。
  
      劉建明看著綠色的液體一點一點的注射進皮膚下的血液中,他向專心致志施針的李心兒問道:“李小姐,咱們這是做什么?”
  
      李心兒說:“你以為想催眠一個人那么簡單?”
  
      劉建明覺得奇怪,他問:“那你以前不是把我……”
  
      李心兒無語的說:“那是心理暗示,不算催眠。只是很淺顯的一種小手段?!?br/>  
      她拔出針頭,向床上的李志培努了努嘴:“你要想知道他記憶中很重要的更多的東西,那么就必須深度催眠。人的思想是一個很神秘的東西,跟你說了你也不明白?!?br/>  
      劉建明閉上了嘴巴,反正術業有專攻,不是自己所涉獵的范圍,自己也懶得再深究。
  
      豬頭、鐵男、張子偉已經按照李心兒的要求把布幔拉了起來,房間里立刻被隔出一個很奇特的空間。
  
      李心兒看著床上的李志培,向周圍所有人吩咐說:“他已經快醒了,你們等下不要出聲,只可以遠遠的觀看,更不要私下討論什么無關緊要的問題,明白了嗎?”
  
      “知道啦?!睅讉€人拍著胸脯保證。
  
      “好了,你們先站遠一點?!崩钚膬赫f道。
  
      劉建明立刻和其他三個人走了開去。
  
      床上的李志培醒了過來,很快就被李心兒帶了節奏……
  
      大約五分鐘以后,李心兒向劉建明招手,等劉建明走到她身邊后,在他耳邊輕聲說:“你想問他什么,現在可以問了?!?br/>  
      “恩?!眲⒔鼽c了點頭,望著眼神虛浮的李志培,開始了問詢……
  
      ……
  
      結果是相當令人滿意的,李志培意志力并不怎么堅定,被李心兒催眠以后,簡直就是問什么說什么,連小時候扒墻頭偷看隔壁大媽洗澡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整個事件其實并不算復雜,李志培確實是別人掌控的傀儡,掌控他的人叫“公主”,是一個健身會所的幕后老板,以前的那些案件都是公主做的,像幾年的雨夜屠夫案、屯門銫魔案、屋邨姦殺案,兇手都是公主逮住處以極刑然后再扔給他破案的,可以算是廢物再利用,還額外捧紅了李志培。
  
      李志培本人就是個草包,又貪又色,正常的話一輩子也不可能晉升,能不被開除出警隊就不錯的了,把柄被公主抓住,根本不敢反抗,也沒想過反抗,反正可以升官發財,還有報酬拿,何樂而不為。
  
      確實如小貓所說,昨天晚上的槍殺案,的確是他所犯,原因僅僅是因為受不了三番兩次被小貓戲耍。
  
      除此之外,這次催眠最重要的收獲就是知道了犯案兇手公主的棲身巢穴。
  
      是一家會員制度的私人健身會所。
  
      該知道的現在全部都知道了,所有的聞訊都做了錄音。
  
      張子偉盯著坐在床上的李志培,向劉建明問道:“阿明,這王八蛋我們該怎么處置他。要不要現在就向署長揭示他的真面目?”
  
      “不著急,他還有點用?!眲⒔髡f:“他只是別人的傀儡,僅僅辦掉他沒有什么用,要辦,就要辦他后面的那個人?!?br/>  
      鐵男建議說:“反正我們現在已經知曉了女殺手的確切巢穴,不如我們調集PTU合力圍了它,把她們一網打盡?!?br/>  
      劉建明搖頭:“太魯莽了。你剛才也聽到了,她們那里還有很多的打手,而且那倆女殺手全部都是高手,貿然出擊除了打草驚蛇造成不必要的損失,很有可能造成造成兩個元兇遁走,徹底失去蹤跡?!?br/>  
      張子偉問:“那阿明你的意思是……”
  
      劉建明看向豬頭:“豬頭,你手下是不是有線人?”豬頭能力雖然平庸,人有憨厚,不懂什么禮尚往來,在原A組不受待見,但是也算一名老警察了,有線人應該很正常。
  
      “有啊?!必i頭撓著腦袋問:“劉警官,你有什么要做的嗎?”
  
      劉建明考慮了一下,然后摟過他的肩膀,悄悄的給了她一張照片,說道:“這樣。你等下去找線人散布消息,讓他們找這個女人的行蹤?!?br/>  
      豬頭嚇了一跳:“劉警官,你不是怕打草驚蛇。你還這樣做……”
  
      李心兒在旁邊笑著插嘴說:“你就照你們長官的意思去做就行了。保管沒錯?!?br/>  
      “好吧?!必i頭撓著頭發收下了照片。
  
      李心兒看向劉建明,向他豎了豎大拇指,后者一臉淡定的微笑。
  
      張子偉和鐵男兩個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李心兒把視線轉向昏睡過去的李志培,跟劉建明說道:“等下,你們還把他放回原地,從哪里抓的他,就放回哪里。他醒來以后只會覺得是摔了一下,不會感覺到什么異常。這里的事,是不存在他記憶中的?!?br/>  
      “明白了?!眲⒔餍闹邪蛋蛋l誓,以后可千萬不能得罪她,否則啥時候被賣了,還不知道。
  
      他心中也同時在琢磨著,找一個如此高端的心理醫師當老婆,到底是要,還是不要?
淘宝快3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