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絕代神主 > 第兩千六百零六章 肖玉書 新

第兩千六百零六章 肖玉書 新

“見過前輩!”
  
  “見過前輩!”
  
  走進大殿之中,蘇莫和綾裳兩人,齊齊向主座之上的金無上人抱拳行禮。
  
  “玄青,考慮的如何了?”
  
  金無上人并未在意蘇莫,目光落在了綾裳的身上,淡淡的問道。他不會強人所難,拜師全看個人意愿。
  
  因為,以他的修為和威望,只要是想收徒,前來應征之人能繞太盛城上百圈。
  
  旁邊的那一男一女,聽聞金無上人之言,均是在打量著綾裳,他們都是金無上人的弟子,自然對于師尊想要新收的弟子格外的上心。
  
  那名女子面色淡淡,倒是并沒有什么異色,但那名男子,卻是面帶輕浮的笑容,顯得對綾裳很感興趣,畢竟綾裳姿色超絕。
  
  “前輩,師姐不是不想拜您為師,而是在這里擔心不安全!”蘇莫率先開口說道。
  
  “為何不安全?”金無上人聞言,雙眉微微一挑,疑惑的問道,在他的府上不安全,這不是胡說八道嗎?
  
  不過,他也沒有動怒,而是詢問究竟。
  
  對于眼前這個‘巫山’的身份,他之前已經從綾裳的口中得到確認,的確是后者的師弟。
  
  “前輩,我和師姐有位敵人,此人就是古云星空聯盟之人!”蘇莫鄭重的說道,他準備將此事告知金無上人,如果對方能給予他們庇護,那就再好不過了。
  
  而若是對方不能給予他們庇護,那他們就離開,對方也不好說什么?
  
  “什么敵人?”金無上人疑惑的問道。
  
  “此人名為帝一魂,和流雲公子的關系很好?!碧K莫道。
  
  “流雲公子?”金無上人微微訝然,帝一魂他沒有聽過,但是流雲公子自然是再熟悉不過了,這是古云星空聯盟流空尊主之子。
  
  “對,此人和流雲公子關系不錯,師姐擔心留在太盛城會有危險!”蘇莫沉聲說道。
  
  “玄青,這你無需擔心,只要你入了老夫門下,那什么帝一魂不會再與你為敵!”金無上人看向綾裳,面色篤定的說道。
  
  一個無名的小人物,他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至于流雲公子,更不可能幫一個無名小人物來對付他的弟子,再者,他金無上人雖然是分部之人,但是他的師尊,也是聯盟總部的尊主,地位和實力都不弱于流雲公子之父。
  
  “那流雲公子那邊……?”綾裳面帶遲疑的問道,她現在需要的,就是金無上人給他一個保證,這讓她和蘇莫留在這里將會安全許多。
  
  “玄青妹妹,你根本不必擔心,我們的師公也是聯盟總部的尊主,你拜在師尊的門下,整個古云星空聯盟,以后無人敢招惹你!”
  
  這時,那位青年男子開口了,面帶和煦的笑容,繼續道:“我叫肖玉書,乃是師尊的二弟子?!?br/>  
  “哦?”
  
  蘇莫和綾裳聞言,不由得對視一眼,均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亮光,若真是如此的話,那實在是再好不過了。
  
  來到這強者如云的云瀾大世界,若是能有一個強大的靠山,安全就有了極大的保證。
  
  當然,兩人明白,這個肖玉書所言可能有些夸大,但那個所謂的師公,既然是金無上人這種強者的師尊,那絕對是巔峰的強者。
  
  蘇莫向綾裳微微點頭,示意對方同意,既然留在這里,有金無上人的保證,那以后安全無憂了。
  
  “既然如此,那晚輩愿意拜前輩為師!”
  
  綾裳明白蘇莫的意思,立刻向金無上人抱拳行禮,面帶恭敬之色。
  
  “嗯,很好!”
  
  金無上人捋了捋胡須,微微頜首,道:“老夫不喜繁文縟節,你三拜九叩,便算是行了拜師之禮!”
  
  “是!”綾裳點頭,拜師之禮一向都是三拜九叩,這再正常不過了。
  
  隨即,綾裳便向金無上人,行了三拜九叩之禮,正式拜在了后者的門下。
  
  “從今以后,你便是老夫的第三位弟子!”
  
  金無上人微微點頭,隨即一指那名美.艷女子和肖玉書,道:“這是你的大師姐林雅,以及二師兄肖玉書?!?br/>  
  “見過大師姐、二師兄!”
  
  綾裳立刻向女子和肖玉書抱拳,作為最小的弟子,她自然不能怠慢。
  
  “玄青師妹客氣了!”美.艷女子林雅微微一笑,眼波流轉,甚是妖艷。
  
  不過,林雅雖然在微笑,但是,其態度依舊相對冷淡。
  
  “呵呵,玄青師妹,你以后就是我們的小師妹了,我們師兄妹三人,日后相互幫襯!”肖玉書面帶春風般的笑容,給人一種熱情之感。
  
  言罷,他看向蘇莫,道:“這位小兄弟,玄青師妹在金無府安全的很,你不是我們太盛分部的弟子,不知日后有何打算?”
  
  他本想讓蘇莫直接離開,但是擔心讓綾裳不喜,所以才如此詢問?
  
  金無上人聞言,目光也落在了蘇莫的身上,以他的眼光,眼前的青年天賦相對平庸。
  
  因為,以他的修為,能直接看穿真神境武者元神之力的強弱,而在他看來,蘇莫的識海之中,元神之力非常弱,或許以前有大造化,才能修煉到如今的境界。
  
  蘇莫聞言,目光看向金無上人,抱拳道:“前輩,既然師姐留在了這里,晚輩便也想留下來,不知前輩是否應允?”
  
  他當然不會離開,綾裳都在此地,他怎么可能離開。
  
  金無上人面色淡淡,他金無府之中,豈能讓外人長期駐留,就算是玄青以前的師弟都不行,不然的話,府中的早就人滿為患了。
  
  “小兄弟,這金無府只有師尊和師尊的弟子才能居住,你不是師尊的弟子,更不是太盛分部的弟子,不僅不能留在金無府,也不能留在太盛城!”肖玉書搖頭說道,同時他心中冷笑,眼前的這個小子和玄青關系不一般,實在礙眼,必須要趕走。
  
  “那我加入太盛分部,是不是就能留在太盛城?”蘇莫向肖玉書問道,既然不能留在金無府,他也不強求,但是總能留在太盛城吧。
  
  “加入太盛分部當然可以,但是,沒有很高的天賦,是不可能通過分部的入門考驗的!”肖玉書微笑著說道。
  
  蘇莫聞言皺眉,任何的考驗他都不怕,但是,他感覺這個肖玉書,怎么那么讓人討厭呢?
  
  “玉書,帶他去進行入門考驗,若是通過,就成為太盛分部的弟子!”
  
  金無上人擺了擺手,隨即長身而起,向綾裳道:“玄青,你的傷勢不能耽擱,跟為師來吧!”
  
  言罷,金無上人便轉身離開了大殿,飄然而去。
  
  對于蘇莫能不能成為太盛分部的弟子,金無上人并不關心,通過了就留在太盛城做一名普通的弟子,通不過就離開太盛城。
  
  “是,師尊!”肖玉書躬身行禮,眸中卻是閃過一道異芒。
  
  “蘇……巫山,待我傷勢恢復,再去找你!”綾裳向蘇莫說道,本來她要喊出蘇莫的名字,猛然間響起蘇莫化名巫山,便立刻改口了。
  
  她心中清楚,無論是什么考驗,蘇莫都肯定能通過,因為招收弟子的考驗,考驗的是天賦而不是修為。
  
  以蘇莫的天賦,若是通不過考驗,那這太盛分部也不可能有任何弟子了。
  
  言罷,綾裳便快步離開,跟隨金無上人而去。
  
  “走吧,我帶你去參加入門考驗?!?br/>  
  肖玉書向蘇莫冷淡的說道,態度與適才截然不同,望著蘇莫的臉龐,他心中冷笑,由他安排此事,眼前的這個巫山,根本不可能通過考驗,只能離開太盛城。
  
  “二師弟,好好考驗這位小兄弟!”林雅向肖玉書微微一笑,便也款步而去,她的笑容略顯古怪,因為,她知道自己師弟的性格,這個叫巫山的人,是不可能通過考驗的。
  
  “這是自然!”
  
  肖玉書笑著說道,言罷,便大步走出了殿外。
  
  蘇莫見此,急忙跟上,不管什么考驗,他都來者不拒。
  
 ?。?。:
淘宝快3杀号 股票市场行情分析 华夏基金财富宝 手机北京快3 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 北京十一选五玩法及奖金表 河北快三号码和值推荐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一定 宁夏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11选5宁夏快三走势图走势图 快乐8选一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