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絕代神主 > 第兩千五百零二章 三魂齊聚 新

第兩千五百零二章 三魂齊聚 新

天王宮之人,約莫有六七十人之多,在天罡雷大長老的帶領之下,瞬息之間來臨,紛紛降落在了山谷之中。
  
  蘇莫的目光,在天王宮的人群之中掃視,他看到了楚天墟,不過并未關注,而是直接就落在了帝一魂的身上。
  
  因為,他在帝一魂的身上,能感受到強烈的心神感應,這種感覺就仿佛是帝一魂是一種至寶,能牽動著他的心神。
  
  “帝一魂!”蘇莫口中低聲自喃,這是他第一次,這樣直面帝一魂。
  
  面對帝一魂,蘇莫的心中并沒有恨,也沒有殺機,因為他都是命運使然。
  
  若是他站在帝一魂的立場上,做法估計和對方也一般無二。
  
  他們之間,這是宿命中的敵人,沒有仇恨,有的僅僅是完成宿命。
  
  “蘇莫,恭喜你能參加千選戰!”帝一魂自然感受到了蘇莫灼灼的目光,他看向蘇莫,聲音低沉的說道。
  
  帝一魂氣質獨特,穿著一聲蟒袍,雖然不算多么高大壯碩,但是,挺拔的身姿如同一顆青松,給人一種頂天立地之感。
  
  帝一魂對蘇莫開口,讓得本有些嘈雜的山谷之中,瞬間安靜了下來。
  
  蘇莫和帝一魂的情況,所有人都了解,現如今,帝一魂恭喜蘇莫,這就有點耐人尋味了。
  
  “我不僅會參加,還會獲勝!”蘇莫目光直視帝一魂的眼眸,聲音不卑不亢的說道。
  
  他心中清楚,對方知曉他參加千選戰的目的,對方肯定也不會讓他得逞。
  
  “我期待結果!”帝一魂微笑著說道,他不會去與蘇莫爭論什么,一起都毫無意義,只有最終的結果,才是最大的意義。
  
  蘇莫凝視著對方,并未答話,但是,他的眉頭卻是微微的皺了起來。
  
  因為,帝一魂太淡然了,淡然到仿佛掌控了一切,讓他心中有些琢磨不定。
  
  “有什么手段呢?”蘇莫心中暗自猜測,若說帝一魂沒有什么手段,他是斷然不相信的,但是,具體對方有什么手段,那就不好說了。
  
  以天王宮天才的能力,想要獲得最終的勝利,從而取得更換神域陣基的權利,可能性極低。
  
  那么,帝一魂的手段,無非就是兩種。
  
  第一種,就是對方肯定不讓他取得勝利,然后,說服勝利的那個勢力,讓其下界一次。
  
  第二種,那就是在千選戰之中,想辦法對他出手。
  
  更有可能的是,兩種辦法雙管齊下,在千選戰之中對他出手,若是成功最好,不成功也不會讓他取得勝利。
  
  蘇莫心中急思,若是在千選戰之中對他出手,他是絲毫不懼的。
  
  畢竟,在千選戰之時,所有人都是真神境一品低級的修為,沒有人能打敗他,就算是天王宮弟子一起出手,也不太可能打敗他。
  
  唯一擔心的是,有其它勢力之人出手,比如亙古魔國之人,霸天神朝之人……
  
  蘇莫的心中,不斷的思量,暗暗的猜測,當然,這一切都是猜測,并不能十分確定。
  
  但是,他必須要防患于未然,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蘇莫和帝一魂簡單的兩句對話,讓得全場所有人都面色各異,不少勢力之人,都在暗中的交流。
  
  眾人也不傻,自然能看出來,蘇莫能參加千選戰,是帝一魂所希望的。
  
  亙古魔國的少部分人,霸天神朝的少部分人,均是紛紛暗自的交流了一番眼神,好戲很快就要開始了。
  
  天王宮陣營之中,楚天墟面無表情,微閉的眼眸之中,偶爾有精光閃爍,暗含犀利的殺機。
  
  上一次,他被蘇莫和終極神王所擒,這一次,就是他雪恨的機會。
  
  “這個家伙,居然沒死!”感受到楚天墟眼眸中的殺機,蘇莫瞥了對方一眼,心中暗嘆一聲。
  
  從他和終極神王分開,已經四年多了,當初終極神王給楚天墟死符,脅迫對方對付紫霄。
  
  而死符只有一年的時間,現如今四年多過去了,對方依舊沒死,那么,終極神王便是失敗了,死符也沒有奏效。
  
  就在此刻,破空聲再次響起,地王宮的人來了。
  
  天王宮之人,是緊跟著龍族之人而來,而地王宮之人,則是緊跟著天王宮而來。
  
  唰唰唰!
  
  地王宮之人不多,只有五十余人,急速降臨在了山谷之中。
  
  地王宮來的長老極多,足有五位神王級別的強者,地淵宮主甚至親自前來了。
  
  其長子地藏神王同樣來了,而拓跋青云自然也不會不來。
  
  “拓跋青云!”蘇莫的目光,第一眼就落在了拓跋青云的身上,不需要別人介紹,他自然而然的就能認出對方,就如同認出帝一魂一般。
  
  在蘇莫的心中,拓跋青云對他的威脅,遠沒有帝一魂這么大,但是,此人也不能小覷。
  
  他們三人之中,誰都不能走錯,走錯一步,滿盤皆輸。
  
  拓跋青云打量了蘇莫一番,眸光鋒銳,又瞥了帝一魂一眼,并未開口,整個人口關閉鼻觀心,不知道有什么打算。
  
  “青云兄,不知傷勢恢復了沒有?”
  
  這時,帝一魂再次開口了,面色淡然的望著拓跋青云,仿佛是一個老朋友一般。
  
  眾人聞言驚訝,拓跋青云受傷了?什么時候的事情,誰人所傷?
  
  拓跋青云聞言,眉頭微皺,面上閃過一絲陰霾。
  
  還不待他開口,帝一魂繼續開口道:“上次在下出手重了,重創了青云兄,想必青云兄這段時日一直在療傷吧?”
  
  眾人聞言驚訝,原來前段時間帝一魂和拓跋青云交手了,拓跋受了重傷。
  
  眾人面色各異,看來,拓跋青云還是不及帝一魂,實力也稍弱一籌。
  
  “帝一魂,別給自己臉上貼金,我只是源力消耗過大而已,當真以為你能傷我?”拓跋青云面色冷然的說道。
  
  他知道帝一魂的目的,打壓他抬高自己,這樣的話,更容易得到其它勢力強者的支持。
  
  “那就好,見你口吐鮮血,氣息孱弱,還以為你受到了重創?!钡垡换挈c了點頭道,顯得風輕云淡。
  
  “你……想重創我,你還不夠資格!”拓跋青云冷喝道,顯得有些氣急敗壞。
  
  眾人默不作聲,看著帝一魂和拓跋青云爭鋒相對,心中均是恍然。
  
  從如今的情形來看,帝一魂肯定要比拓跋青云略勝一籌,至于是不是重創了拓跋青云,這都不重要了。
  
  蘇莫眼眸微瞇,在目前的氣勢之上,拓跋青云已經敗了。
  
  他心中暗自思量,或許,他想要對付帝一魂,還要靠拓跋青云。
  
  不過,此事不急,待千選戰結束之后,再做打算。
淘宝快3杀号 江苏11选5基本走势图 腾讯秒秒彩稳赢打法 体彩快乐十一开奖湖北 内蒙古快三早知道 福彩22选5选号秘籍 股票指数代码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了 股票分析最权威的网站 内蒙古快3专家预测 心水一点必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