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絕代神主 > 第一百零七章 一敗涂地

第一百零七章 一敗涂地

    這道青色的身影,是一名天元宗弟子。
  
      此人掠下城墻,身形如箭,不足片刻便來到了場中,站在了良川身前。
  
      我乃天元宗弟子江卓,來領教你玄極宗的高招,你出手吧!
  
      江卓是一名高壯少年,修為同樣是靈武境一重。
  
      他手拿一桿八尺大槍,威風赫赫,氣勢完全不輸于玄極宗良川。
  
      看到天月國終于有人出戰,良川沒有感到絲毫意外,臉色不禁露出了一絲笑容。
  
      既然如此,那我就出手了!
  
      良川點了點頭,眸中閃過一道鋒芒。
  
      鏘!
  
      下一刻,良川背上長刀瞬間出鞘,沒有任何花招,一刀劈出,大開大闔。
  
      無匹的刀勢暴生而起,慘白色的刀光,如死亡之刃,向江卓當頭罩下。
  
      喝!
  
      江卓來不及多想,大喝一聲,大槍青光綻放,向前一橫,擋向襲來的長刀。
  
      下一刻!
  
      鐺!
  
      噗嗤!
  
      刀光閃過,滾燙的鮮血沖天而起。
  
      江卓,與他的大槍,同時一分為二!
  
      什么?
  
      天月國一方,所有人看到這一幕,俱是愣住了。
  
      天元宗弟子江卓,居然連一刀都擋不住。
  
      連人帶槍,被一劈兩半。
  
      這名玄極宗弟子良川這么強?
  
      亦或是江卓太弱了?
  
      只有一些天元宗弟子清楚,江卓的實力,在同階之中,絕對不是弱者。
  
      袁戰臉色鐵青,同樣的修為,天元宗弟子居然不是對方一招之敵!
  
      蘇莫也是面色一呆,旋即暗暗搖頭,看來鐵林國早有準備。
  
      這個良川,雖然只是靈武境一重的修為,但此人絕對有越級戰斗的實力。
  
      場中,一刀斬殺了江卓,良川面色平靜,冷冷一笑,再次看向天月一方。
  
      太弱了!四大宗門的弟子,都是這種廢物嗎?
  
      良川搖頭嗤笑,隨即傲然喝道:還有誰敢與我一戰?
  
      袁戰冷哼一聲,旋即轉身,遙看向后方,目光落在了方嘯身上。
  
      方嘯看到袁戰望來,輕輕的點了點頭。
  
      旋即,方嘯看向四大宗門的數百弟子,道:諸位,不知道誰愿意上場,斬殺此人?
  
      四大宗門的弟子沉默了片刻。
  
      隨即,一名烈陽宗弟子走了出來,道:方城主,我愿意前去,誅殺此人。
  
      好!
  
      方嘯眸中閃過一絲贊賞,沉聲問道:此人實力很強,你有幾分把握?
  
      這名烈陽宗弟子略一沉吟,道:六七分把握吧!
  
      這名烈陽宗弟子,修為達到了靈武境一重巔峰。
  
      實力比江卓強了不止一籌。
  
      嗯!你全力出手,我讓你為你擂鼓助威。
  
      方嘯說道,旋即向身邊的士兵吩咐了一聲。
  
      這名烈陽宗弟子不再多言,轉身掠下了城墻。
  
      咚咚咚!
  
      沉悶的戰鼓聲,響徹八方。
  
      場中,這名烈陽宗弟子與良川相對而立。
  
      天月國和鐵林國兩方人馬,均是寂靜無聲,緊緊的盯著場中。
  
      呵呵!居然為你擂鼓助威,殊不知這將是你的喪鼓。
  
      良川輕蔑的看著對面的烈陽宗弟子,搖頭嗤笑。
  
      哼!打敗了一個江卓,你就以為自己同階無敵了嗎?井底之蛙而已!
  
      烈陽宗弟子冷笑道。
  
      不過,這名烈陽宗弟子話雖如此,但其面上的表情卻是頗為凝重。
  
      他知道對方實力很強,自己若想勝利,必須拿出十二分的實力。
  
      唰!
  
      烈陽宗弟子手上,陡然出現了一雙火紅色的金屬拳套。
  
      拳套紅光燦燦,自動散發著炙熱的高溫。
  
      殺!
  
      暴炎拳!
  
      烈陽宗弟子率先出手,拳頭上居然繚繞著赤色火焰,一拳暴轟而出。
  
      這一拳非常強大,威勢接近了靈武境二重武者的攻擊。
  
      第一擊,這名烈陽宗弟子就用出了全力。
  
      并且施展了烈陽宗較為聞名的火系武技。
  
      在此人看來,這一拳,就有可能重創良川。
  
      但,事與愿違。
  
      下一刻,慘白色的刀光再次閃現,如一道白色匹鏈,力劈山河,威勢絕倫。
  
      這一刀,比之先前斬殺江卓的一刀,還要強大強大一倍。
  
      轟!
  
      一刀劈下,鮮血噴涌,血雨漫天。
  
      這名烈陽宗弟子,同樣被一刀兩段。
  
      天月一方,所有人再次懵了!
  
      又是一刀!
  
      無論是天元宗弟子,還是烈陽宗弟子,對方都只用一刀。
  
      太強了!
  
      此人的實力,絕對能搏殺普通的靈武境二重武者。
  
      袁戰的臉色徹底黑了。
  
      數萬天月國將士,也都沉默了。
  
      連戰兩場,都被徹底碾壓,連一絲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烈陽宗弟子臉色難看,其他三宗的弟子,臉色也不好看。
  
      不少人心中不禁懷疑,鐵林國的武者,實力都這么強嗎?
  
      同階之中,遠超天月國的武者?
  
      蘇莫眉頭緊皺,兩場戰斗下來,讓天月一方,士氣大跌。
  
      這可不是好兆頭。
  
      難道這就是鐵林國的策略,擊垮天月武者的信心,蘇莫不禁暗想。
  
      不過,蘇莫雖有心上次場,誅殺良川。
  
      但他的修為卻是靈武三重,遠超對方,無法與對方同階一戰。
  
      哈哈!
  
      鐵林國方向,暢快的大笑聲排山倒海,數萬大軍均是面帶笑意。
  
      鐵林大將軍魔鐵滿面紅光,得意不已。
  
      袁戰,你方已經折損了兩人,不知可有人敢再戰?
  
      魔鐵大笑道。
  
      袁戰冷哼一聲,再次將目光望向后方。
  
      各位,可還有人愿意上場?
  
      方嘯看向所有弟子。
  
      眾人沉默。
  
      四大宗門此次來的外門弟子中,靈武境一重的弟子足有一百多人,但再沒有一個人敢上場。
  
      剛才那位烈陽宗弟子,所展現的實力,雖然不是他們中最強的,但也是其中的佼佼者。
  
      連那人都擋不住良川一刀,其他人上場,無異于自尋死路。
  
      這可不是在宗門切磋,敗了還可以從頭再來。
  
      在這里敗了,那就是生死魂滅。
  
      一些修為高的弟子也是無奈,他們雖然實力強,卻也無法上場。
  
      見四大宗門弟子無人上場,袁戰暗惱,旋即向身邊的副將吩咐了一聲。
  
      隨即,黑鱗軍中,一位身穿鎧甲的將士走了出來。
  
      既然四大宗門弟子無人上場,袁戰只能出動軍中將士了。
  
      讓他袁戰主動認輸,那是不可能的。
  
      黑鱗軍中,靈武境一重武者無數,他就不信無人能打敗這個十幾歲的毛頭小子。
淘宝快3杀号 赢永久免费计划版app全 幸运五分彩官网下载 股票涨跌历史 极速赛车pk10人工计划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众彩网河南11选5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数据 喜乐彩十六期开奖号 山西体彩11选五5 七乐彩预测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