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絕代神主 > 第三十六章 烈焰刀法

第三十六章 烈焰刀法

    看到林霄踏上站臺,蘇莫嘴角勾起一絲嘲弄。
  
      林霄,你的實力也不弱,值得我動用全力。
  
      蘇莫眸中笑意盎然,故意大聲說道。
  
      哼!就算你動用全力,也休想輕易勝我。
  
      林霄冷哼一聲。
  
      是嗎?
  
      蘇莫一笑,大聲說道:那我更要全力以赴了!出招吧!林霄。
  
      喝!
  
      林霄面色凝重,也不廢話,全身真氣運轉,悍然出手,手掌裹挾著赫赫掌風,擊向蘇莫。
  
      看著在眼前急速放大的手掌,蘇莫眸中閃過一縷寒芒。
  
      居然敢打夕兒的注意,今天就先讓你付點利息吧。
  
      拳頭緊握,旋即,蘇莫一拳暴轟而出。
  
      熾烈的拳芒,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擊向林霄。
  
      蘇莫這一拳的力量,比剛才擊敗蘇宇那一拳,還要強大一倍。
  
      別說林霄的實力不如蘇宇,就算他比蘇宇稍強,在這一拳之下,也要被重創。
  
      咔嚓!
  
      ??!
  
      果不其然,林霄根本不是蘇莫一合之敵,手臂直接被轟斷,整個人被一拳轟飛,慘叫一聲,鮮血狂噴。
  
      腥紅的鮮血,在戰臺上留下一道數米長的血痕。
  
      狠狠的摔在站臺下,林霄身受重傷,半天趴不起來。
  
      全場寂靜,雅雀無聲。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可思議的看向蘇莫,臉露怪異之色
  
      接下來的比賽,大家點到為止,切莫故意傷人,違者重罰!
  
      林勝之前的話語猶在耳畔。
  
      可是,蘇莫現在卻將林霄打成重傷,這不是赤/裸/裸的打城主的臉嗎?
  
      我去,林霄,沒想到你那么不堪一擊!連我一拳都接不下!
  
      蘇莫滿臉詫異,走上前去,自責的說道:是我的錯,早知道你這么弱,我應該只用一成實力的。
  
      你咳咳!
  
      重傷的林霄怒急,剛欲開始,再次大口咳血。
  
      他怎么會不知道,蘇莫定是故意要傷他。
  
      上次他派人去殺蘇莫,去的人一去不復返,連尸體都找不到了。
  
      他知道蘇莫定然已經知曉,是他在背后指使,現在是在報復他。
  
      但明知如此,此事他也不能說出口。
  
      現在蘇莫不僅將他打成重傷,言語中還盡是羞辱。
  
      他頓時感到無比憋屈,心頭火氣上涌,喉頭再次一甜,傷勢不由的再次加重了三分。
  
      放肆!
  
      就在這時,北方看臺上傳來一聲怒喝,林勝怒發沖冠,啪的一聲,拍碎了身下椅子的扶手。
  
      蘇莫,你居然下如此狠手,你將本城主的話當耳旁風了嗎?
  
      林勝臉色陰沉,怒喝道。
  
      蘇莫不僅沒將他的話放在眼里,還打傷了他的兒子,讓他臉上一陣火辣。
  
      城主,我并非故意傷人!
  
      蘇莫臉色平靜,解釋道:你也看到了,我以為林霄很強,本想與他全力一戰,卻沒想到他這么弱,所以才失手傷了他。
  
      你你如此心狠手辣,居然還敢狡辯?
  
      林勝怒急,眸中閃過殺機。
  
      林城主,切莫動怒。
  
      蘇洪開口了,臉帶歉意的說道:小兒雖然傷了令郎,但并非故意為之,實乃一時失手,大家有目共睹,還望城主海涵。
  
      哼!蘇洪,你說的倒是輕巧,受傷的不是你兒子!
  
      林勝冷哼。
  
      城主,現在還是令郎的傷勢要緊,等會武結束,我代莫兒親自向令郎道歉。
  
      蘇洪的話說的滴水不漏,給了林勝面子,也給了他臺階下。
  
      林勝自然也不好多說什么,很冷一聲,便只能叫人把林霄抬了下去。
  
      下面,開始第三輪戰斗!
  
      林德宣布道:現在還剩下七人,再淘汰四人,就能決出此次會武的前三甲。
  
      現在,你們七人再次抽簽,共七支竹簽,一號戰二號,三號戰四號,五號戰六號,七號任意選擇對手。
  
      林德再次拿出了幾只竹簽。
  
      蘇莫等人依次抽簽。
  
      這次蘇莫抽到的是六號。
  
      等眾人抽完,林德大聲道:第三輪戰斗現在開始,一號和二號上臺。
  
      一號選手是林瓊,而他的對手同樣是一名林家子弟。
  
      我認輸。
  
      這名林家子弟無奈的嘆了口氣,本來他還幻想著,這一輪要是能僥幸遇到蘇莫,他就能進入前三甲了。
  
      可惜事與愿違,若是遇見其他人,他就算不敵,也會一戰。
  
      但林瓊和他同是城主府的人,私下早就已經戰過,再戰也沒有必要。
  
      三號和四號選手上臺。
  
      三號選手是魏如風,而四號選手,正是蘇家蘇海。
  
      蘇海,你不是我對手!
  
      魏如風一上臺便俯視著蘇海,傲然開口。
  
      是么?實力不是靠嘴皮子的!
  
      蘇海道。
  
      哼!冥頑不靈,我就讓你看看我們之間的差距。
  
      魏如風冷笑一聲,道:你有資格讓我使用烈陽宗的烈焰刀法。
  
      蘇海眉頭一皺,瞥了魏如風一眼,道:那你出刀吧!
  
      魏如風右手輕輕抬起,手掌上頓時冒起炙熱的氣流,手掌仿佛變成了烙鐵,燃燒著淡淡的火焰。
  
      對付你,手刀足以!
  
      魏如風傲然一笑,腳下一動,身體沖天而起。
  
      給我敗吧!
  
      魏如風身在半空,手臂一動,刷刷刷的連砍數刀,無數的刀影向蘇海揮斬而去。
  
      哧!
  
      刀氣劃破空氣,層層疊疊,炙熱的溫度將空間都扭曲了起來。
  
      魏如風這一招的確強大,就算是煉氣境八重巔峰武者遇到此招,也會瞬間落敗。
  
      狂妄!給我破!
  
      魏如風的蔑視,讓蘇海憤怒不已,雙拳如炮彈,不斷轟出,將對方的刀氣全部粉碎。
  
      場上爆炸連連,勁氣亂流四處飛卷。
  
      烈焰當空!
  
      魏如風借機沖到蘇海近前,猛然一刀劈下,手刀燃燒的烈焰,還未攻至,便讓蘇海身上一陣灼痛。
  
      好強!
  
      魏如風的強大,讓蘇海倍感壓力。
  
      奔雷拳!
  
      蘇海運起十二分的戰力,迎向魏如風的攻擊。
  
      砰!
  
      拳刀相擊,蘇海被震退數步。
  
      敗吧!
  
      魏如風大喝一聲,暴沖而起,連斬三刀。
  
      烈焰三連斬!
  
      三道無匹的刀光,撕裂空氣,一刀強過一刀一刀緊隨一刀,向四海當頭罩下。
  
      蘇海瞳孔一縮,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傳遍全身。
  
      雷霆萬鈞!
  
      蘇海絲毫不敢大意,用出了自己最強一招,揮拳如電,似有雷霆炸響。
淘宝快3杀号 下载股票数据 哪里可以买到上海时时乐 大乐透实用死规律 高中生赚钱的好方法 机选20选5河北福彩 意大利pk10心得 甘肃福彩快三下载 股票下跌途中放量 欢乐生肖 江西11选五5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