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掛魔王 > 第九章 大手筆

第九章 大手筆


  老人們說過,日落西山伴晚霞,雨下如注地不下。
  后半夜天空就開始下起了雨,趙鐵旗半夜起來和父母把柴火和家里喂牲口的飼料都收拾了一番,才回到屋里,他住的是南屋,與喂牲口的馬坊只隔了一堵墻,龍團長的兩個警衛員也住了進來,還有兩個站在屋檐下值班呢。
  龍團長住的屋子本來是趙鐵旗成親用的新房,去年新蓋的,門窗都是今年才做的,里面的家具和床都是嶄新的,是趙鐵旗老丈人親手制作,那手藝沒的說。
  龍團長他們來的時候一打聽,聽說趙鐵旗家里有新房,直接就說是征用,趙山一家子老百姓,只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經過晚上的一場屠殺,趙鐵旗其實一直心中很難安,畢竟是第一次殺人,當時出手利索,是因為怕死,所以一出手就是不遺余力的干凈,現在想一想,也有些遺憾,畢竟少了一些儀式感。
  現在外面的雨越來越大,對于大部分人來說,最好是呆在家,安心睡覺才是正理,可對于當兵的來說,有許多要辦的事情。
  距離獅子口五十多里地的錦北城云初國軍隊大本營,一個巨大的會議室里面燈火輝煌,一個個身穿綠色軍服的將官們正襟危坐,一個身材高大,臉長如驢的軍官正用指揮棒指著墻上的巨幅軍用地圖講解著。
  他語氣陰森卻有不容置疑。
  “現在,龍國在北方的百分之四十的主力已經集結到獅子口一帶,從最南邊的馮村,到最北邊的大明堡,總共二百多里,一共集結了十五萬部隊,現在我們與龍國部隊的人數之間差了五萬人,但是我們的大炮數量是對方的四倍,炮彈基數更是敵人的十四倍,敵人每門大炮只有五十顆炮彈,而我們卻是七百顆!諸位,在我們的炮擊下,最起碼消滅掉七萬人!”
  這位是云初國前方總指揮麻生太郎大將,下面坐著的有第五師團師團長山下一雄中將,第六師團師團長佐藤健木中將,第三混成旅團月村誠一少將,還有幾個參謀長。
  只見扛著少將軍銜的月村誠一站起身說道:“將軍閣下,我們旅團負責進攻獅子口主陣地,有航空兵的協助,可以在十二小時內拿下獅子口,請將軍閣下允許!”
  麻生太郎的驢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顯得愈發猙獰可怖,他點點頭,接著用嘶啞的聲音說道:“剛剛情報人員傳來一個好消息,從這個位置,有一個秘密的山洞,可以到達敵人的背后,我希望你們派遣出一個由精銳戰士組成的部隊,潛伏在這里,到時候前方以全力攻擊,把敵人的預備隊引出來,然后我們的勇士直接從身后攻擊,這里是第五師的指揮部,”麻生太郎指著一個和獅子口村一模一樣的地圖,上面就是于九爺家的位置,“先派出航空部對這里進行轟炸,然后精銳部隊在進行搜索,一個都不要放過!”
  “嗨咦”月村誠一鞠躬答應。
  “還有第五師團山下君,”一個滿臉橫肉,長的和古惑仔里面的大飛一樣的家伙站了起來,一雙眼睛瞪的跟得了瘋牛病一樣,一副擇人而噬的樣子。
  “你們要在最快速度攻下馮村陣地,這里是龍國第五戰區第九十八師的陣地,第五戰區是劉伯洋的地盤,此人經營吳山多年,實力雄厚,手中武器比龍行天的直屬部隊還要先進,這次戰役就屬這個師最難啃,這是敵人的武器配置和陣地示意圖?!?br/>  麻生太郎拿出一個紙袋遞給山下一雄,山下一雄接過坐下。
  “佐藤君,”
  一個皮膚黝黑的家伙站了起來,身高只有一米五,五短身材,四肢孔武有力,其它幾個人都看他的目光里有著一些忌憚。
  “嗨!”佐藤低頭答應,三角眼里透著兇光,這個家伙是最早進入錦北城的,別的部隊抓住俘虜都是讓他們去做苦力,而這個家伙卻是讓自己的手下和俘虜肉搏,鍛煉手下的血性和搏殺手段。
  為了和龍國作戰,沒有后顧之憂,這家伙一口氣把老婆和三個孩子全部斬殺,一下子成了云初國赫赫有名的大英雄,成了報紙上的大紅人。
  云初國的皇帝親自為其頒發最高獎章“日出紅云獎章,”和“大日破云劍”。
  每次作戰都是身先士卒,在錦北城差點被龍國士兵一槍爆頭,只是運氣好,把頭盔打了一個洞。
  “你們主要進攻大明堡,這里駐守軍隊是龍國第十五軍,這個軍是錦北城潰軍和原來的安西軍混編成龍國第十五軍,軍長是代云飛,此人性格剛烈,原來是安西省的軍閥,錦北城開戰時,主動向龍行天投靠,我們派了幾個說客前去誘降,皆被其誅殺,這次我把這第十五軍交給你,你一定要把這個代云飛消滅!”
  “這個代云飛真是太可惡了!每次拿去的禮物都收下,回信說是我們的人被隱藏在身邊的間諜刺殺,然后是各種賠禮道歉,這是太狡猾了!”麻生太郎氣的暴跳如雷,用手在桌子上使勁的拍著。
  “將軍閣下,我一定把這個代云飛抓到您的面前,剝皮抽筋,讓你的青狼一口一口的吃掉它!”
  佐藤健木挺直腰板大聲吼道。
  雖然他身材矮小,但是在場的所有人卻不會認為他是在說笑,這家伙是個瘋子,沒有人不怕他。。
  ““月村君,你們第三旅團攻下獅子口,不要修整,運用坦克部隊的高機動性,立刻往西攻占順昌城,攻下這里,就切斷了第十五軍往西撤退的所有道路,他們除了困獸之斗外,只好逃散到附近的山區了,我們再圍而殲之,第五師團攻下馮村,從這個叫山羊架的地方繞道至古原城,這里只有一個地方部隊在駐守,這里并且是對方的物資大本營?!薄?br/>  麻生的指揮棒往西南方向滑去,到了一個畫著紅色標記的地方,那里是通向獅子口村的鐵路和公路的必經之地,一座山形的標識畫著這里是一個很重要的地方,一旦失守,參與獅子口一線作戰的部隊將會被切斷回家之路,全部或者被殲滅到這方圓百里的范圍之內,或者逃亡莽莽大草原,可是在敵人機動化很強的設備面前,在平坦的草原上對抗,無疑是自尋死路而已!
淘宝快3杀号 欢乐捕鱼人官方版 上海时时乐正规吗 大嘴棋牌安卓 全民欢乐捕鱼邀请码 广西快3大小走势图 网赚兼职网 福建体彩22选今天开奖么告 山西大唐麻将 nba 新群英会20选5任4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