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末微崛起 > 第7章 戰鼠群

第7章 戰鼠群


  這些老鼠不止是個頭大了不少,就連全身的毛發也是黝黑發亮,顯得兇猛異常,完全沒有老鼠以前那種膽小做賊的感覺,特別是那雙泛著紅光的小眼睛,閃爍著嗜血的光芒。
  與其說這些是老鼠倒不如說是一群餓了多的天的野狼,他們早變得比普通的老鼠強大數十倍,甚至是數百倍。
  這些老鼠并沒有什么章法,只是不停的撲向邢厲,運用起基礎拳法,對付老鼠。
  由于第一次進行戰斗,邢厲的經驗不足,只是站在原地不停的打落那些老鼠,這些老鼠不但體形大了不少,就是邢厲目前的重拳,打在它們身上,也只是把他們打出兩三米,這些老鼠翻個身又毫發無損的撲了上來。
  而邢厲身上卻不時的便被老鼠咬上一口,如果是以前的邢厲估計早就被這些老鼠撕成碎片了,可現在的邢厲,每當這老鼠咬到自己,感到疼痛的瞬間,便能把這些老鼠瞬間打落。
  邢厲看到這些老鼠越聚越多,這么下去,自己肯定吃虧,他在一邊打落不時撲上自己身上的老鼠的同時,一邊向財務室的方向退去。
  這時的邢厲精神高度的集中,左腳每踏出一步,右拳揮動,便會掃落幾只老鼠;右腳一退,左拳又掃落幾只。每只被打落的邢厲都會被滾出很遠去,這也給了邢厲喘息的機會,很快邢厲便站到了財務室的門外。
  邢厲發現如果只是把這些打不死的老鼠把打飛,并不能解決眼前的危機,他的后退的同時,便尋找周圍有什么趁手的家伙,由于剛才鼠群來的太快,人們手忙腳亂的逃竄中,把不少的生活用品都丟棄了。
  剛好在邢厲后退的途中,踩一只平底鍋,邢厲用腳一勾,平底鍋便被甩到了他的手里,邢厲對迎面撲來的老鼠當頭就是一平底鍋,卻不想這下樂子大了,由于用力過猛,鍋底跟陪著那只腦漿崩裂的老鼠一起飛了出去。
  該死,邢厲大罵了一句,來不及想別的,便順勢把平底鍋把兒捅向了另一只撲來的老鼠,說來了也巧,恰好插進這只老鼠的眼睛里,伴這只老鼠吱得一慘叫,鮮血整個都濺到了邢厲的身上,這股散著濃濃腥味的鮮血,差點讓邢厲嗆死過去。
  好在邢厲及時把那只老鼠甩了出去,他也只來的及擦把臉上的血水,便又同老鼠戰斗起來。
  這回邢厲有了經驗,把鍋把兒全向著老鼠的眼睛招呼,雖然開始時,邢厲要扎上四五回,才能捅進一老鼠的眼睛里,可漸漸的邢厲很快就掌握了其中的巧妙,又因為他練了近兩個月的基礎拳法,鍋把兒就像長到他的身上一樣,一扎一個準兒,到了最后,邢厲甚至不用去看,只要感到一股惡意撲來,便甩手一揮,鍋把兒自然的就插進了老鼠的眼睛里,這也讓他殺鼠的速度快了不少。
  邢厲手中的鍋把兒舞動的越來越快,扎死了老鼠越來越多,漸漸地邢厲進入了一種不可言傳地莫名狀態,他手中的鍋把兒就是他的手,一刺,一捅,一甩,行云流水,往往這些老鼠還沒有撲到邢厲的身上,便在半空中被他刺死了。
  邢厲殺死的老鼠越多,老鼠撲來的也就越多,因為鼠群的老鼠實在是太多了,特別是聞到那種讓它們變得更加兇殘的血腥味兒后,這些老鼠更加的瘋狂的撲來,就連那些早就沖過張北商廈的老鼠,也有不少折返出回來,參加這場血腥的大宴會。
  雖然聚集的在張北商廈的老鼠很多,可是能夠撲上來的老鼠最多也就十來只,邢厲背靠著墻壁,應對起來輕松無比,而那些沖不到面前的老鼠也沒有閑著,每一只受傷或者死記的老鼠都是他們的美餐。
  甚至不少搶食的老鼠也互撕咬起來,整個場面顯得血腥無比,整個樓板都被鮮血染紅了,特別是鼠群中有幾只特別兇猛的大上一號的老鼠,更是兇殘,每一次爭搶都是一口就咬斷其他老鼠的脖子,不論生死,兩三口便把整只老鼠吃掉,可說來也奇怪,這幾只老鼠的身上卻沒有一絲鮮血,只是他們那黝黑的皮毛變得更的黑亮了。
  邢厲也不知道戰斗了多久,他熱血澎湃,踏著穩健的步伐,一退一進間,不少老鼠都喪命在他的手下。
  而他的身體也適應了這種高強度的戰斗,本來經過了兩次強化后,身體素質就是其之前的數倍,可由于缺乏戰斗,身體各個部分的并沒有被邢厲開發出來,而且協調性并不是很好,開始時,邢厲也是跌跌撞撞地堅持下來的,可隨著邢厲的戰斗,邢厲根本不用去刻意的操縱身體,只憑著本能,便能對付這鼠群,最后邢厲根本不像是在戰斗,反而像在田間漫步,只不過腳下是用鼠血鋪成的小路,耳旁是老鼠吱吱地叫聲,和鍋把兒插進老鼠眼睛卻的噗嗤聲。
  張北商廈的財務室很小,只有十來平米,而且很大一部分被生活物資所占據了,幸存的人們別說是坐著,連站著都只能是人挨人,人擠人,雖然這樣,沒有一個人說話,特別是門外那叫個不停的吱吱聲,就仿佛敲在眾人心中的喪鐘,讓每個人都擔心下秒會不會被老鼠撕成碎片,因為誰也不知道這個小小的防盜門能不能擋住這群吃人的老鼠。
  由于李御雯是最后一個進來的,她只能緊貼著防盜門,現在李御雯六神無主,i不但有擔心,還有悔恨,如果不是為了救自己,邢厲也許不會置身危險之中。
  門外沉浸在戰斗的邢厲中,并不知道李御雯在擔心自己,他現在的腦海里只有那基礎拳法,腦海中那個男人在不停的演練著基礎拳法,那個男人那怕打出是普通的一道直拳,都帶著一種玄而又玄的奇妙。。
  而老鼠經過邢厲一夜的殺戮也少上了許多,其實很大一部分的老鼠都死在了他們的同類口中,特別是那幾只強大的老鼠,幾乎吞食近一半的老鼠,讓它們每一只都長高了許多,每一只都透著嗜血的瘋狂。
  隨著一只特大老鼠吱吱的叫了一聲,其他四只犢大老鼠也跟著吱吱的叫了幾聲,一同向著邢厲撲去,邢厲只感覺到周身一痛,全身便被特大老鼠咬出五個血洞來。
淘宝快3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