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天序之歌 > 重生之前 二

重生之前 二


  “可惡!”
  亞迷做出了一個舉動,他一只手化作了龍爪割開了另一只手得胳膊,血液流了出來,但因為自愈力強悍,他需要不斷的劃開,因為只有這樣才讓血液進入他的體內,不同于身上彩色的血液,這些血是白色的。但是價值卻是彩色血無法相比的,因為,這是本源之血!潛藏在身體每一個部位,只有榨干才能制取出來的本源之血!
  “快,喝下它!喝下這白色的東西”
  就在這時,白色的血液突然不向下流動了,而這一瞬間,亞迷將自己流血的那只手臂變成了龍翼,另一只手變成了樹根包裹出哪些已經流出來的白色的本源之血。同時長出一只渾身冒刺的血紅色尾巴,拋向某個位置。
  “我差點忘了你了,五”一轉頭看向這條通往外面的通道中的終點,那里,沒有五的身影。
  “真是沒想到啊,你的觀察力果然不是蓋的,可是,你為何要救他,別跟我說姓氏,我看得出來,他沒有你姓氏的祝福!”
  五出現在了后方,那群人的前面
  “沒有。。。祝。福?”那個之前被10086抱著的女子,就這樣用疑惑的臉看向后方的五!
  “沒錯啊,姓氏祝福,他的身上我一絲都沒有感受到!要知道一你的姓氏祝福必定十分龐大,可他身上我卻連一絲祝福都沒有感受到!他,根本就是我后面這群人說的無名者!”克勞迪用一番話,打破了后方人所忌憚之事,解答了女子之疑惑!
  “沒有。。。姓氏,沒有姓氏,沒有姓氏,沒有姓氏,沒有姓氏.........”女子開始復讀。
  “不過雖然你動作很快,但還是我要更快!”五攤開了他的手掌,那里有這一些白色的液體。
  “那又如何!這是我的失誤,我不該因為心急,而讓你搶奪到這些,但那又如何?吾的巨大之型,可是可以產量很多這些血,咳咳”
  “果然啊,你果然就是個樣子貨,也就看的還行,產量和形態根本就不符啊,這些應該是需要你三個月才能緩的過來吧”說著,克勞迪伸出了他那只手上那幾絲白色的液體?!翱粗┮后w是多么誘人啊。我真的搞不懂為什么你要用這等高貴之物給這個沒有姓氏的人?!?br/>  “閉嘴!我說過,他有姓氏!”
  “今天,我已一之獸的名義,賦予這個人姓氏祝福!說出來吧,你想要的名字!”
  “。。。。。?!?br/>  “沒用的,他已經死了,被那個女人殺死的,而且不死自創姓氏的反噬也不是他這種境界的人能承受起的,哪怕你在旁坐鎮”克勞迪用淡淡的語氣說出了令兩個人崩潰的話語。
  亞迷:“他死了?不可能,你說過的我們要做一輩子的,痛,你給我拿命來!殤寺·無葬!”
  殤寺:“我。。。殺了。。。他。。?!?br/>  “它死了,不是我動手的,所以有事請找哪位女性,謝謝,畢竟我只會做任務要求的事情。報酬別忘了?!?br/>  “啊,克勞迪大人,殤寺還沒抓到啊?!?br/>  “放心,雖然不知為何10086和一關系好,但我們的目標已經失去反抗動力了,你們為所欲為大概都不會動的,所以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br/>  “是,好的,克勞迪大人請”
  就在這時,殤寺突然說道“不,還有一個辦法,讓他擁有姓氏?!?br/>  克勞迪轉過頭來,說道:“別傻了,他已經死了,魂魄還被是你完全擊成塵埃狀碎的,已經沒有可能了,別傻了,乖乖接受吧,切,要不是報酬無法拒絕我真的不想來啊,畢竟與一有仇這種代價可是很大的?!?br/>  亞迷怒吼道“你閉嘴!喂!殤寺!告訴我怎樣做?至少讓他死時候有個姓氏!”
  殤寺:“看著我做行了,你就別動了,這種事只需要我就行了?!闭f著她開始脫衣服直到漏出后背。
  一個很白的后背,就在這時殤寺不知為何開始咬嘴皮,后背出現了一道黑紋,越來越多,形成了一張臉,一張只能看到輪廓的灰白色的臉
  “這,便是我的秘密,不過就算給你們看,你們也看不懂,哪怕貴為十二物擁有者也一樣!”
  克勞迪:“阿拉阿拉,我真是越來越感興趣了,但我是個利益為主的人,除非給我利益,否則我不會搞這些東西的?!?br/>  “總之,我的任務〔擊斃帶走殤寺之人,并把殤寺帶回來〕因為殤寺已經沒有能力反抗了連你們都可以帶走,所以這個已經完成了,我差不多該離場了?!闭f著克勞迪化成了一團不知名的水腐蝕掉地上的不知名素材的地板,走了。
  亞迷:“專長屬于五行的那家伙應該走了,你快點搞,后方這一大群人就交給我吧,咳咳,咳”
  殤寺:“好。。的。。嗯~。。啊”
  亞迷:“你之所以痛苦,是你自找的”說著就向后方那群人走去。但此刻后方已經不同于先前了,因為,有的人回來了!
  “亞迷,你身為一,本是聯盟一大戰力,為何要幫一個沒有姓氏的人”
  “當然是因,痛?!眮喢哉胝f出一些話,可是他的頭卻突然疼了一下,然后他沒有多言直接開始動手了。
  一的能力,用語言概括就是
  『吾為天下所有生靈之祖,擁有著所有種族的血脈,然錯綜復雜,故,吾歸于無血,雖無血,亦有血,吾可化其血,擁其能力?!?br/>  簡單來說就是擁有一切種族的能力。
  當亞迷阻攔這哪些先前被打現在恢復過來的人的時候,殤寺后面的面龐逐漸具現化,其嘴型更似哀嚎,同時有一些粉末狀顆粒逐漸進入那張嘴中。
  不知過了多久。
  臉停止了動靜,殤寺知道,這張臉,好了,她轉了過來,面朝10086,親了上去,時間緊迫,她將嘴里的某些不知名物體注入到了10086的口中。唇分。
  “至少,讓你,擁有姓。。氏”
  說完,殤寺,倒了下去,她微笑著。死亡了。不過在死前她最后說了一句話,一句她都聽不見的話,只在思維上有的話語。。
  “我第一次,這樣,真正的笑過,謝謝你,希望你的名字能和我有關,雖然很有可能是關于恨的,但我還是希望,你不要忘記我,同時,感謝你,讓我知道了,愛,是什么。同時,對不起,我,失敗了”
  就這樣殤寺化為了灰塵。。。
淘宝快3杀号 波克棋牌官方免费下载 美人捕鱼 腾讯分分彩开奖规定 捕鱼达人微信版 福彩北京快乐8官网 35选7开奖结果今 开元棋牌官网 nba视频 体育彩票36选7走势图 贵州捉鸡麻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