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的土匪媳婦 > 四

  陳天嬌來到她爹屋里,陳憨生正就著剝著花生喝早酒??匆娕畠恨抢∧樧哌M屋,陳憨生笑呵呵地開了腔:“怎么了大丫頭,是不是在大樹灣吃憋了?!?br/>  陳天嬌走到桌前搶過她爹的酒杯一仰脖一杯酒下肚了“誰知道濟寧守備旅的一排兵夜里住到了孫家,十幾號人個個都是快槍,我們才去了幾個人才有幾條槍?!?br/>  “你這丫頭又搶酒喝,讓你跟小坡娘學學針線也不學,整天就知道騎馬撒歡喊打喊殺的,看以后怎么找婆家?!标惡┥葠鄣乜粗|女。
  “找不到就不找了我就侍候爹一輩子。孫家雖然沒打下來,可半路上綁了了張樓村大地主家的一個在省城上學的洋學生,我放下話了讓他們拿二百大洋咱們放人?!标愄鞁傻靡獾耐炖锶又ㄉ?。
  “在省是上洋學的書生,那可以占著天上的星宿來,識文斷字的人綁他干什么?!标惡┥宦牼桶櫰鹈碱^來。
  “放心吧爹,我看了除了長得白凈點單薄點也和咱們一樣,沒三個鼻子六只眼,他還吹著讓省里的主席發兵剿咱們呢?!标愄鞁刹灰詾槿坏卣f道。
  “那也要好生照看著,讀書人吃不得苦,不像咱們這些窮棒子?!标惡┥鷵u搖頭苦笑一聲說。
  陳天嬌拿起一把花生往外走,“好好好,我去看看他,順便去弄點早飯給他吃?!?br/>  張長玉高九鳳分坐在桌子兩邊,現在都靜下心來了。
  “小寧娘,不行我牽上咱的兩匹騾子去后莊上找老劉家,咱的兩匹大騾子怎么著也得值二百塊錢?!睆堥L玉吧嗒著煙袋對高九鳳言道。
  “咱那兩匹大騾都才三歲口,一匹還懷著仔,開春一下仔就是三匹了,現在發賣了著實可惜了,再說老劉家看咱急著用錢指定得壓價,咱還不能說等著拿錢去贖人,讓別人看咱笑話?!?br/>  “要不去東李莊賣給李家進,他大兒在城里開飯鋪聽說不少掙?!?br/>  “李家進倒是還行,他老婆人也好心上次去趕集碰到了離老遠就給我說話,買的面蠶豆還非抓給我吃?!备呔砒P想起了和李家進媳婦吃面蠶豆的事。
  “那就這么辦,你去燒點喝的,我吃上一口就去東李莊?!?br/>  陳天嬌哼著小曲走回屋里,來到屋內看著火盆里的碳著得正旺,又見張永寧不在屋內,心想不會是跑了吧。轉頭在房內看了一圈,看到自已的床上躺著一個人,不由心頭一惱,快步走上前去想要把人從床上拉下來。才到床前就看到正好有一縷陽光透過窗子照在睡在床上洋學生的臉上。烏黑的頭發,白白的臉帶著書倦氣,脖子也很干凈不像寨子里的那些男人頭發亂得像雞窩一般脖子上的灰三刀也砍不透??粗@熟睡的臉龐,陳天嬌懵懂了十八年的少女心扉像開春林子里闖進了小鹿一樣突突亂跳。平常野大膽的陳小姐現在逃也似的跑出屋,她不敢在屋里再呆下去,不然心里又忍不住想讓她臉紅的事情。她跑到鍋屋里點上柴火準備給他做一頓早飯。
  張長玉牽著自家的兩匹騾子低著頭走出家門往東李莊孫家進家走去,一路上碰到人都在問“張東家這是干什么去,草都讓雪給蓋住了也不能放騾子呀?!?br/>  “這兩下雪騾子在圈里憋悶了,不好好吃料,我拉著它們出來溜溜?!睂O長玉心里苦沒法說,打落牙只能往肚里吞,心里難受臉面上卻還得裝著笑和別人磨著牙。
  從張樓莊到孫家只有五六里路,張長玉走得很慢,心里受著熬煎感覺這路也長了。
  剛以孫家門前就碰到背著糞簍夾著糞扒從外面拾糞回來的孫家進。張長玉走到孫家進面前開言道:“家進老哥可是真勤快,這大冷的天還不多睡會這么早就起來拾糞去了?!?br/>  “莊稼人就是窮命,多睡一會身上就難受,這么多年習慣了?!睂O家進看著眼前牽著騾子的張長玉不知道他今天為什么一大早來在自家門前于是又問道:“長玉老弟,你一大早這是演的哪一出???”
  “我這不是來求老哥哥你來幫忙來了嗎?”張長玉笑著給孫家進一躬。
  孫家進連連擺手道:“折我的陽壽吧你,誰不知你張家的家底,十里八鄉數一數二的人家,俺能幫你什么,俺又拿什么幫你呢?!?br/>  “老哥,這里也不是說話的地方,咱們還是家里去說?!睆堥L玉覺得這事在當街說真是難開口便拉著老孫頭走進家里。
  孫家進走到院里放下糞簍就急著吩咐老婆子倒茶,他接過茶壺給張長玉倒上一杯,兩個人就開始喝起熱茶來。
  喝到第三杯的時候,張長玉實在坐不住了,就指了指院子大棗樹下栓的兩匹騾子開言說:“家進哥,看到了嗎,那兩匹大騾今天你出兩百大洋它們就歸你了,一匹還懷著仔呢?!?br/>  “老弟你別跟俺玩笑,咱哪里有錢買騾馬,咱這通共就十幾畝地,又不像你家大業大地也多用得到騾馬?!睂O家進喝著茶水低頭不看張長玉了。
  “老哥不要騙咱,誰不知你家大兒在縣城開著飯店生意紅火著呢,這不是急等著錢用,要不能來求老哥?!睆堥L玉放下茶杯站起身來走到孫家進面前。
  “老弟,你是不知道,大孩雖說開著店可前些日子備了點干活又買了點海貨,這海參木耳的你不知道有多貴?!睂O家進也放下茶杯一臉無可奈何的樣子。
  “老哥這次就算你幫我,你的恩情兄弟記下了?!?br/>  “長玉老弟,按說你這兩匹騾子是值著錢來,可是我用不到,是你求著讓我買的,不是老哥占你的便宜,鄉里鄉親的這要讓旁人知道了,背后怎么說我?!睂O家進還是直搖頭。
  陳天嬌在鍋屋里好生忙活炒了一個盤雞蛋烙了幾張蔥花餅熬了小米粥,又從咸菜缸里撈了幾塊咸菜細細得切了一盤配上蔥花點上大的香油。她把做得的飯菜端到屋里,張永寧還在死死得睡著。陳天嬌來到床前伸手搖晃起他來。
  “大少爺,睡得香呢,什么時節了這么沒心沒肺,你是被綁了知道嗎?”
  張永寧用手揉著朦朧的睡眼,仔細一看是女匪首在叫自已,一骨碌爬起來連聲說道:“該死,該死,冒犯了小姐,實在是困得歷害才在小姐閨中睡去?!?br/>  陳天嬌發出清脆的笑聲,擺了擺手:“洋學生就是會說話,酸詞一出一出的,咱們粗人可沒這些子講究,什么龜中鱉中的,飯做好了,起來吃點飯吧?!?br/>  張永寧喝了一口陳天嬌盛的小米粥,這粥熬得還真香,配上咸菜吃真是少有的美味。陳天嬌拿起一張烙餅往里面夾了些雞蛋咸菜絲卷了起來。張永寧看到她的手是那么的白皙那么修長,手腕上帶著一個紅色的玉鐲更顯出手的靈巧與秀美。
  “給你,再吃張餅?!标愄鞁蛇f過餅來,不敢看張永寧,低著頭看著桌子。
  “多謝姑娘,姑娘做的飯真是好吃……”張永寧伸手去接餅,不留神一把卻握在了陳天嬌的玉手上。滋啦啦好像有一股電流從雙手處傳出,分別傳向了兩人的身上。瞬間兩人的臉就紅了,張永寧趕緊低下頭吃餅,陳天嬌也低著頭玩弄著辮梢?;鹋璧幕馃谜?,木碳不時暴出噼啪的響聲,盆邊的小銅壺的水早開了直冒著熱氣,這時的小屋中仿佛充滿了濃濃的讓人興奮又叫人害臊的氣體。應該是火盆燒的太旺了,兩個人都感到身上有一股燥熱,面紅耳赤,又感覺好似口渴一般不時咽著唾液。
  張永寧低頭在這種又喜歡又煎熬的氣氛中吃下最后一口飯,他抬臉看看坐在對面的陳天嬌。
  “姑娘我吃完了,謝謝賜飯?!?br/>  ”吃得這么少,不再吃點了,念書人飯量就是不行,看你這小身板弱得很?!标愄鞁纱蛄恐鴱堄缹?。
  張永寧好像讓人說到痛用,不服地辨解道:“誰說我弱,在學校里田徑比賽我可是拿過獎牌的?!?br/>  “田徑是什么?”陳天嬌好奇第一次聽到的名詞。
  “就是跑步、跳遠、跳高什么的?!?br/>  ”是跑步呀,那前面有兔子嗎?”陳天嬌理解不了沒來由一群人為什么要跑。
  “就是跑步,沒有兔子,要兔子干什么,又不是細狗?!睆堄缹幐杏X有點解釋不清了。
  “那為什么要跑,不累吧嗎,有那空歇著多好?!?br/>  “就是為了跑步比賽,看誰跑的快,一群人站齊了,發令槍一響就開始跑……”張永寧仔細得講著跑步的規則,不想又被陳天嬌打斷了。
  “還開槍,打誰,打跑得慢的人?你們洋學堂也夠狠的,比我們土匪還狠跑得慢就開槍打死,我們這周八戒最胖了挺著大肚子每次跑兩步就喘,我們也沒打死?!标愄鞁筛杏X自已的土匪窩里還是挺有人情味的。。
  “哈哈……哈哈……”張永寧一口茶噴出笑得趴在桌上揉肚子。
  “笑什么笑,就知道取笑我們不認識字的老粗?!标愄鞁烧酒饋砩锨吧焓肿鰟菀?,張永寧轉身來架她的胳膊,陳天嬌想轉身換手重心失控一屁股坐到了張永寧懷里。
淘宝快3杀号 贵阳麻将捉鸡规则技巧 北京快3路线 遇乐四川麻将免费下载 捕鱼大亨微信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开 刘伯温全年资料大全 技术型十一运夺金 黑马股票k线图 弈乐贵州捉鸡麻将下 腾讯分分彩选号技巧个人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