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棄戲 > 四

  因為封玉渡是游玩于此,剛好兄弟又在此處,所以他的行李還是很少的,三下五除二就收拾好了。
  他著急忙慌的就走了。
  誰都猜不透他的心思。就連我,也猜不到。
  “店小二,給我開個房間?!?br/>  說著,封玉渡拿出銀兩。
  店小二接過銀兩,掂量了一下,“好嘞,這就給您開?!?br/>  封玉渡指著二樓最里的那件屋子,說:“我就要那間?!薄皼]問題!”
  來到房間里。
  封玉渡整理了一下,坐在床上。這是昨晚他們一塊睡過的那張床。
  “習翩躚啊習翩躚,是不是你我有緣才相遇?”
  下午,封玉渡坐在上次同江桉一同做的地方喝茶,這個角度剛好可以一眼觀清戲臺。
  迎面走過來一個人。
  “封將軍?!?br/>  是習翩躚。
  封玉渡“嗯”了一下,便示意習翩躚坐下來說話。
  “聽說封將軍住進了風戲樓?!闭f著,給封玉渡再次滿上茶。
  “對?!?br/>  習翩躚笑了笑,“如此也好,這樣封將軍就可以明天準時的聽我唱戲了?!薄拔覟榈木褪莵砺犇愕膽虻??!绷曯孳]一直看著封玉渡,他那黑色的瞳孔里似乎閃著光。實在是看不出他的意圖。
  “封將軍可是看上我了?”習翩躚開口打趣道?!安桓?,我只是喜歡聽你唱戲?!薄澳堑任矣袝r間單獨給你來一段?!?br/>  這時習翩躚慢悠悠的起身,“先不說了,一會還有我的一場的戲,你先坐著,我去后臺備著?!?br/>  封玉渡拿著茶杯擺了擺,說:“去吧?!?br/>  不知不覺,茶就喝了半壺。
  而習翩躚,還沒上場。
  “不行,我要去方便一下?!保闶莵砀阈Φ膯??)
  臺下掌聲再一次響起,這一次比前幾次都要熱鬧,可知,是風戲子出場了。
  習翩躚望了望二樓的座位,疑惑的一皺眉,“封將軍去哪了?”
  這個時候有個著急忙慌的小身影趕到,坐了下來,看見習翩躚在看想他,他也笑著回應于此。
  隨著一聲京腔念白,一聲板眼響,樂曲緩緩而起。
  這曲兒聽的可真是越來越有滋味了,曲調悠揚婉轉??芍^是臺上一聲啼,臺下千人淚。
  “封將軍剛剛去了哪里?”
  封玉渡心想:我要是說我去方便了,會不會有失風度。
  “嗯,那個,沒什么就隨便轉悠了一下?!?br/>  ——
  夜深了。
  畫面一片模糊。
  一個少年拿著兩串糖葫蘆,高興的跑進戲樓里。
  “小戲子,小戲子?!?br/>  “封哥哥!我來啦!”
  一個小身影跑到少年面前,那身影越來越清晰。
  “看哥哥給你帶什么好吃的了?!薄鞍?,是糖葫蘆!”小戲子高興的跳起來。
  他們坐在戲臺的臺階上,兩個人手里一人一串糖葫蘆。
  少年先開口了,“最近和你娘親都學了什么?”“還是以前的接著讓我練,可累了,喊的我嗓子都啞了?!薄昂煤脤W,你娘親也是為了讓你學好一身本領將來不用挨餓?!?。
  “那……封哥哥將來想干什么吶?”
  “我嘛,”說著,少年站了起來,“我要當能奮戰沙場的大將軍?!?。
淘宝快3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