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華冠 > 第157章 偽軍

第157章 偽軍


  戰斗從一開始就進行得非常激烈,**士兵埋伏在公路兩邊,就露出關個頭,公路高出兩邊田地不少,跟鬼子對射也不用擔心子彈會飛過鬼子汽車那邊,傷到自己人。
  **動作不慢,已經點燃了路邊的稻草,一下子公路上的鬼子就全暴露在火光里,**新老兵搭配,不斷的拉栓,射擊,上子彈,再射擊,子彈不長眼睛,趴在地上的鬼子不斷的端著槍向**陣地上還擊,鬼子的射擊精度,雖然地形占了劣勢,雙文竟然打了個旗鼓相當。
  新老兵搭配雖會降低斗力,這時候打的是伏擊,只要不冒頭,倒不用擔心有多大的傷亡,可是新兵就是新兵,對于戰場上對自己的保護,要漫天的槍聲里,動作開始變形,不斷有**士兵中槍,基本上都是頭部中槍,連包扎都是多余。
  即使是這樣,**陣地上的機槍手還是已經換了好幾撥,偽亡太大了,但公路上的鬼子也不敢沖鋒,**的機槍雖然打得很歡,實際上已經犧牲了不少的人。
  不得不說訓練有素的鬼子,在射擊上要比**水平要高得多,短短的幾分鐘,**就損失了六七個機槍手。
  對于鬼子來說,這就悲催了,機槍手剛架上機槍,十幾個槍口射出的子彈就追著機槍手跑,到這時候鬼子的機槍都還沒開張,。
  而趴在戰壕里的**士兵,借著黑暗,子彈不斷的向趴在公路上的、借著汽車掩護的鬼子射擊,**越打越順手,老兵都是從新兵過來的。
  借著火堆,戰場上到處是煙霧彌漫,雙方隔著就五十來米的距離,這個距離用手榴彈基本上是不太可能扔到對方的陣地上去。
  但是鬼子還是扔了不少的手榴彈出來,想借著煙霧,建立機槍陣地。
  **沒給他們機會,**雖然新兵多,射擊水平太差,但就五十米的距離,**在人數上占了絕對的優勢,**不少新兵都在放著空槍,咋瞄咋打不準,唯一就是仗著人多,在與鬼子對射中,沒掩護,兩邊受敵的鬼子傷亡急劇增加。
  李遠看著從北邊過打著火把的偽軍,蜿蜒而來,本來就落后鬼子不遠,李遠讓跟陣勇把機槍架上,偽軍距離差不多有五六百米,有點遠。
  兩人也沒客氣,壓下扳機,子彈就向偽軍隊伍招呼,**其實也發現后邊過來的偽軍,北頭的**尖兵已經進了團部去報告情況,冷不防那后援會上的機槍響了起來。
  劉團長對這種在戰場上各自為戰的情況,早就有了充分的估計,也沒打算下什么命令,后援會的這回來的任務就是挖路,至于戰場協同也沒在意,就那么幾十人個,跟**上千人比,連點零頭也趕不上。
  機槍子彈掃過前的偽軍隊伍,立桿見影,十多個鬼子先后被子彈打中,死了的,慘嚎的,其余的偽軍立即趴在地上跟**,跟后援會打起了對戰。
  偽軍連長急忙讓人把火把整熄滅,不然就成了靶子,公路上的鬼子越打越少,鬼子不斷的用手榴彈炸火堆,希望能反雙方拖入到黑夜里,**人太多了,鬼子在地形上處于劣勢,接過了指揮權的鬼子小隊長見勢不妙,立即下令后撤。
  路邊不是有這汽車么,當作掩護,留下人斷后阻擊,劉團長望遠鏡里看著鬼子要跑,讓司號員吹吹響了沖鋒號。
  成片的殺殺殺的聲音在田間地頭響起,幾百號人將刺刀插在槍上向公路進攻。
  鬼子撤退的速度很快,留下了半個小隊鬼子,拿著槍向**進行反沖鋒,至于拼刺刀,**中央軍沒這些傳統,**沖鋒在前邊的士兵,端著司登沖鋒槍,成串的子彈不斷的射進鬼子的身體。
  鬼子心里憋屈提不要不要的,這沖鋒不應該是拼刺刀嗎?不帶你們這樣玩的吧,用沖鋒槍那還打個屁,鬼子斷后部隊死戰不退,向北跑的鬼子就兩分鐘不到就已經向北跑到了偽軍一起,近半的鬼子留在了公路上。
  李遠有些奇怪**埋在公路上的炸藥為什么沒有爆炸,要不然這戰斗哪會打成這樣,近半數的鬼子竟然都有機會撤退。
  趴在后面另一個小山包觀察戰場的劉團長,同樣見到炸藥包沒炸,氣得大發雷霆,這些工兵都吃干飯的么,弄幾個炸藥包都搞不好,回頭得好好收拾收拾。
  匯合了偽軍的鬼子一點沒含糊,到位之后就開始架著機槍向**陣地上猛烈的開火,鬼子擲彈筒也開始發威,向**陣地不斷的開火,近千人的隊伍,埋伏一個中隊的鬼子,竟然讓鬼子跑了近一半的人,自己還傷亡慘重,這是什么狀況?
  李遠一頭黑線,竟然沒能全殲公路上的鬼子,對劉團長的**真的是無語。
  再向偽軍那邊打了一梭子,跟陳勇兩人提著機槍向西邊轉移,這小高地一會就會成為鬼子手榴彈筒的目標管理,兩人離開不到一分鐘,鬼子擲彈筒就開始向高地攻擊,一發試射擊后,六門擲彈筒把榴彈向高地上打了過來,黑壓壓的一大片山包上響起了成片的爆炸聲。
  緊接著鬼子擲筒就向**陣地上發起一陣急射。
  鬼子可不是甘心被打的主見**的的射擊精度不高,說不定又是哪邊的游擊隊,這回竟然來了這么多,鬼子小隊長反而平靜下來,開始下令準備反攻。
  鬼子機槍一直在進行壓制的,擲彈筒不斷的把炮彈打到**陣地上。
  這伙偽軍每個排都有一個鬼子教官,比以前收編的那些土匪流氓戰斗力強多了。
  **裝備也不差,幾門擲彈筒向鬼子方向也在打著炮彈,鬼子偽軍沒掩體,只能趴在全是水的公路上挨炸,那滋味可不好受。
  李遠跟陳勇仔細的分辨著鬼子的機槍位置,抓住機會就向鬼子偽軍那邊壓下扳機,直到一個彈匣的子彈打空,兩人又向西換了個位置,**現在的戰壕對鬼子來說根本就沒有威脅,反而是傷亡不斷擴大。
  鬼子炮樓那邊也跟**打得火熱,大家都躲在掩體里,輕易不冒頭,這打了半天,基本就沒什么傷亡。
  這鬼子的援軍來得太多了,按現在的情況必須盡快把炮樓拿下來,不然到時候偷雞不著把米還蝕了。
  劉團長見事不妙,命令讓少尉打了一發信號彈。
  看到信號彈的炮兵,從地上年爬起來,陣地上開始一陣忙碌,沒兩分鐘,炮兵陣地上,兩門大炮先后發出了怒吼。
  已經是殘垣斷壁的鬼子炮樓立即就遭了殃,炮彈砸過去,炸得炮樓上的磚塊四下飛濺,在炮樓下建立的機槍堡壘也被炸飛的磚頭,以及炮彈的破片殺傷大半,傷的多,死的少。
淘宝快3杀号 福彩黑龙江p62走势图 多乐彩票官网 网赚兼职平台 顶呱刮彩票官网下载 股票上午跌下午会涨 长沙麻将单机版下载 欲钱买武当道士猜一肖 新疆新乐彩11选5玩法 大地棋牌唯一 中国教育资源分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