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華冠 > 第132章 引蛇出洞

第132章 引蛇出洞


  要引出鬼子偽軍,并不難,現在鬼子膨脹得厲害,只需要安排兩個人用不同的槍,去對鬼子那邊打兩槍就可以。
  鬼子偽軍一定會出動,但是又不能在竹林里面設伏,小鬼子也不是傻子,半夜追到竹林里面,那是找死,小鬼子也惜命。
  所以這個誘敵就比較重要,一定要把鬼子打痛,但是呢,又不能暴露更多的火力。
  這下子安排就有點困難了。
  幾個人在一塊嘀咕,還是王壽彭提了個辦法不錯:“就用弟兄們舍不得丟的鳥銃,對天上開兩槍,然后讓兩戰士冒充竹林里邊的偽軍哨兵,大聲呼救,用偽軍的槍對著林子里射擊,偽裝成游擊隊在襲擊偽軍哨兵,鬼子一定會出來?!?br/>  后援會的這些新兵平時也是摸過槍,雖然說是鳥槍,這膽子也還是挺大,第一次上戰場,還是心中莫名的非常的緊張。
  方案確定后,就準備執行,至于這辦法好是不好,等會兒看鬼子是不是出來就知道了。
  李遠安排兩個槍法比較好的戰士,摸到鬼子偽正在修炮樓位置,差不多100米遠左右,鬼子雖然把路邊的竹林全砍跑掉了,但是地形本來就不平,要匍匐過去并不難。
  在這埋伏是要在戰斗打響后斷鬼子的后路,如果戰場呈膠著狀態,他們的任務就是打掉鬼子的機槍。
  兩個戰士進了鬼子安排在竹林里的哨兵位置,開始準備一會兒就他們倆竹林里邊直接裝兩伙人,一邊打還要慘叫。
  兩個暗哨現在已經被俘虜,趙大山下手挺狠,兩個偽軍俘虜這時候已經招供了。
  趙大山正在跟李遠匯報:“一個分隊的鬼子,共十五人,偽軍一個班,十二人,除掉兩個哨兵,里邊的鬼子偽軍就二十五個?!?br/>  李遠沉吟了一下:“鬼子只要出來,我們這次就勝利了,但是其他被抓的老面姓要考慮處置辦法,第二個問題是鬼子只出來一部分,我們最后還是要強攻,那就這樣安排,我們每邊留一組三人小隊,稍微靠后面一點,如果鬼子沒有全部出來,就讓他們從兩翼包抄,在我們這邊戰斗打響就直接偷襲進攻,想法把混大民伕中的鬼子給收拾掉,你負責帶隊過去,讓馬小三接替你指揮,機槍我來打?!?br/>  兩人就一人一邊就在距公路300米左右的位置,開始設陣地,鬼子火光勉強能照到這個地方。
  兩邊都是一個老兵帶一個新兵,在鬼子上來的路兩邊形成交叉火力,但不能等鬼子走到兩去埋伏的隊伍中間才開火,那樣就會形成對射,可能誤傷到自己人。
  鬼子上來也有可能發現埋伏的戰士,所以要以鬼子上來前進入到三十米左右的位置發起進攻,打鬼子一個措手不及,如果鬼子有尖兵,盡量讓尖兵進林子,就讓林子里的戰士在林子邊緣處解決,這個要是做不到,負責林子里吸引鬼子的戰士回去起碼要掃一個月廁所。
  老兵正給新兵傳授經驗,只要鬼子進入了這個伏擊圈,先打鬼子人員目標順序,在戰場上講這些事情就非常簡單,比在理論上講什么先后順序,哪一個人負責哪一個強得多。
  說白了戰斗力的形成其實也非常簡單,多打幾次仗就成了,只要膽子大,將是兵的膽,大家養成了習慣,李遠帶的隊伍彈藥就沒缺過,自然跟一般的部隊情況有些不同。
  像組織上北方的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大部分是新兵,平時邊子彈都沒打過幾發,上戰場時有的才三子彈發,三發子彈打完就開始沖鋒,這樣的艱苦條件下也打了不少的勝仗,所以普遍情況下部隊苦練拼刺也就可以理解了。
  戰士們對自己排在第幾位,自動的就去找鬼子隊伍中的第幾個人,如果鬼子排成雙列,那么就順應的調整位置,因為能估算出鬼子偽軍的人數,這仗其實就沒那么難。
  對于那些偽軍,估計一開打,只要鬼子死幾個,他們就會逃跑,李遠也想到了這一點,提前安排了兩個人準備,一旦戰斗打響,迅速的從兩側包抄將偽軍的后路給斷了。、
  李遠可沒有打算放過一個鬼子和偽軍,只要不在戰場上跟鬼鬼子硬碰硬,自己現在占據有利優勢,地形優勢,又是打伏擊,全是老兵了,槍械也不比鬼子差,這樣子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鬼子偽軍的戰斗力本身差距很大。
  打掉鬼子這戰斗就基本結束了,偽軍?那是軍嗎?
  這次戰斗的目的就兩個,一個是讓后援會的年輕的戰士們體驗上戰場的感覺,讓新兵用手中的步槍見見血,為自己千千萬萬的同胞報仇,適應戰場上的形勢。
  沒見過血的軍人算什么軍人,第二個原因就是泗安商會給了那么多的支持,怎么也得拿一點成績出來,讓他們看看;第三個問題就是解救在鬼子工地上,做工的那些民夫,順帶還可以繳獲一部分武器彈藥,炸掉那些炮樓。
  李遠沒有想到**游擊隊那邊的去領取槍支彈藥,受人不待見不說,還有可能暴露身份,這么大一支隊伍成立,政府肯定會眼紅,說不定會派軍團或者**的一些人過來。
  組織上已經傳來了消息,**除了成立游擊隊,還專門成立了類似于組織上的政治部門,老蔣起的名字叫政治工作隊,簡稱政工隊。
  機槍陣地已經挖了個單兵坑,就等鬼子出來,戰斗關鍵就在誘敵的戰士那里。
  一聲夜梟的叫聲響起,早春時節,有夜梟?竹林里卻沒有動靜。
  一個老兵在竹林里罵罵咧咧,那新兵的鳥統沒響。
  隔了一會兒。
  “蓬”得一聲巨響在竹林里響起。
  緊接著一聲慘嚎從竹林里傳來,一只步槍的聲音接二連三響起來。
  正在監督民伕修炮樓的鬼子偽軍一愣:鳥銃?肯定是游擊隊,步槍自然是偽軍在還擊。
  偽軍還擊只有一支槍的聲音,另一個偽軍哨應該受傷了,林中還在傳來慘叫,偽軍應該沒死。
淘宝快3杀号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试 内蒙古11选5app 秒开快三下载 线上股票配资 持仓价格和成本价格不同 天津11选5任五遗漏 北京快三最全的走势图 360配资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官网 在线配资上上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