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華冠 > 第130章 實彈訓練

第130章 實彈訓練


  新招收過來的后援會隊員已經由人帶著去了青塢岕,這回人有點多,老沈跟老吳倆得對新來的隊員進行初步的審查,秦梓帶著小燕子也跟著回了青塢岕。
  基礎軍事訓練在青塢岕才能展得開,廟子這個地方留的人不能太多,一是要保密,第二這方太小,要搞訓練也活動不開,最重要的是這地方水不夠用,煮飯的柴禾也不多,山后面沒多遠就是煤山,可是交通不便。
  后援會的年青人們即將開始新的一天的訓練,李遠跟陳勇沒有給他們太多的時間。
  這時候正繞道去了北邊的竹林里,這邊毛竹多,空間反而更大,竹子并不密集,這會是要全部進行實彈射擊練習,每個年青人身邊站著一個老兵,李遠帶了四個戰士,趙大山帶了十來個人,人手足夠,采用的是老帶新的辦法,這樣上手最快。
  新戰士們有的也是打過槍的,只是沒有經過專門的訓練,前兩天先是拆槍,了解槍支構造及原理。
  第一次在隊伍里正式打槍的戰士們挺激動,第一次帶新戰士的老兵也不平靜,按隊長的說法,這些兵以后就是自己的副班長,誰也沒有想到,剛到這邊不久就能當上了分隊長,這一個分隊十二個人那不就是一個班嘛,叫什么無所謂,這聽說要管十多個人,還有些不太適應。
  在泗安招兵的現場都親自參加了,那可是有一百多個兵,可以建立十多個班,那不就是需要十個班長嘛,不過為什么讓最早的這一批后援會的年青人當副分隊長,沒有弄清楚,既然沒搞明白也就不去多想了。
  前邊五十米開外刮掉青皮的竹子就是實彈訓練的靶子,游擊隊窮也沒什么后勤,靶紙搞不到,也沒那條件,至于前邊目標具體是不是五十米,誰管那玩意兒,反正隊長走五十步就是五十米。
  李遠對外的身份就是隊長,至于是什么隊長反正也沒人問,不過以**的大方程度,如果過去掛個番號,一個游擊司令是妥妥少不了的。
  全部用的臥姿,戰士們還是先瞄準,至于三點一線早就是講過的。
  陳勇在指揮,滿口四川話:“你小子趴的時候不要趴的像個尸體嘛,那在戰斗中打仗的時候哈,隨時都可能還要沖鋒,你娃這個樣子就動作就慢得多了噻,把左腿打直,再把右腿彎起來,身體要像隨時隨地可以向左翻的感覺,胸部要離地,到時候就是要跑也能跑得快一點啥?!?br/>  一邊說著話,一邊糾正新兵們的姿勢:“把你的那個臉貼在槍托上,貼的時候那個腮的力量要正直向下,不能有向右推槍或用力壓在槍上的動作,那個誰,槍不要放在前面的土坎上,用手把槍端起來,對了嘛...”
  “瞄準的時候在隊伍右邊的人就從右往左找目標,在左邊的人從左向右搜索目標?!?br/>  一個兵出聲了:“報告,我在中間又怎么找目標呢?!?br/>  “現在打的固定靶,三個人三個靶子,你兩邊一人一個,你說你打哪個?要不你去打天上的那個雀兒要不要得?注意槍口左右移動的速度要慢,在五十米的距離不要去動標尺?!?br/>  又一個兵:“報告,我槍口太矮,夠不著前邊的目標,槍托已經挨到地上了?!?br/>  “笨死了,你前邊才挖的泥做的墊土,你不知道自己墊高點?用左手把槍托起來,不準著地?!?br/>  “報告,為什么不能把槍放在前面的土上,土不會動,我手也不會抖,應該會更好打吧?”
  “那下回我們去打鬼子,你去喊鬼子站在那里不要動,等我們去瞄準他?嗯,還有你想想那墊土是死的,我們打倒一個鬼子后,那下一個鬼子是不是要等你在地上把你那身肉左右移動一下才能瞄準射擊,或者鬼子要是在高地上,你跟剛才那笨蛋一樣,只是把墊槍的土整高點才去打鬼子?所以呢只有在打第一槍的時候才會把槍固定在地上,但是記住,不能是墊在土上,不要把槍弄臟了,槍是我們的兄弟,對他要好?!?br/>  “下一步,把槍帶纏在左臂上,目的是要固定槍跟手臂三的穩定性。你幾個老兵笑什么笑,趕緊指導,我喝口水?!?br/>  扯下水壺,擰開蓋子狠灌了一口。
  “聽口令,開始瞄準...我看看你們瞄得怎么樣,保持槍不要動,把你那豬頭挪開點?!?br/>  陳勇正趴戰士們右邊,一個一個的看這些戰士們的瞄準情況怎么樣:“都還行,這有文化的兵教起來就是快哈?!?br/>  陳勇讓三個戰士再去檢查了一遍:“先拉槍栓,壓上子彈,再推槍栓,關彈倉子彈上膛;再次瞄準目標,用手指肚先挨著扳機,不要用力,不要緊張,槍托頂緊肩部鎖骨下方肌肉,不要頂到你的骨頭上,不然槍的后座力會讓我們受傷,老兵們再檢查一下?!?br/>  待老兵檢查完畢也趴在地上,陳勇一字一句說:“閉上眼睛,屏住呼吸...現在睜開眼睛,將槍指向目標,注意三點一線,閉上左眼,睜大右眼,看看瞄準線有沒有偏離目標,保持左肘不要移動,調整身體的角度,使瞄準線接近瞄準點,做好準備,手指慢慢的壓扳機,要輕,要向你尿尿的時候摸到你小弟弟那樣,不要用力,慢慢的,三,二,一,擊發?!?br/>  砰,砰,砰,三聲槍聲幾乎同時響起。
  陳勇看著遠方三根竹子刮白的地方冒出三個小白點,竹子后面飛出一片竹屑竹絲,全部命中目標!開門紅,沒有脫靶,滿意的點點頭。
  周圍的戰士們熱烈的掌聲響起來了。
  李遠對陳勇的這訓練方法大加贊賞:“小子,練兵有有一套啊?!?br/>  “呵呵,豈止一套,好幾套哈。全體起立,換下一隊?!?br/>  可是左邊的那個新兵一直磨磨蹭蹭的不動。
  李遠仔細往地上瞧了瞧,這新戰士的褲襠濕了!自己打槍把自己給嚇尿了?李遠一頭黑線,這個情況還是第一回遇到,思索了一下。
  李遠下令:“等一下,聽我命令,全體都有,向后轉,齊步走...立定,立正,稍息?!?br/>  等所有站著的兵,把臉全部向后轉面,李遠走過去把那個尿褲子的兵拉了起來,用鏟子鏟了土,把地上的印跡給蓋住。從包里摸出一包煙塞進那兵的衣兜里,大聲說:“你回廟里去,把我房子里那桌子上的煙給我帶過來?!?br/>  那戰士臉紅的像紅透了的柿子,李遠拍拍他的肩膀:“搞快點回來?!?br/>  陳勇其實也看見了,對隊長的處理深感佩服,只是那些戰士們有些不解,這隊長剛才不是還抽了煙么,這搞的什么鬼?
  ......
淘宝快3杀号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查询表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情 新疆时时彩11选5 腾讯5分彩开奖 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内蒙古 河南22选5今天预测 贵州快3一定牛快 a股有什么好股票推荐 黑龙江36选7今日开奖 北京好的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