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華冠 > 第21章 風滿樓

第21章 風滿樓


  蘇州昆山當地的話,李遠聽不大明白,大概意思倒理解的差不多,關掉手電,輕輕的打開廚房通往大廳的門,前面通道兩端都傳來微弱的光線,較亮的光從左面傳入的,左面應該是大廳,右面就應該是二樓的樓梯光線要弱一些,李遠在地主財家住了一個多月,在昆山也去了不少地方,這兒民房建筑的特點有些了解,只是一般樓梯應該在左邊才對。
  打了個手勢,楊平靠近了左邊進大廳的通道口,李遠將剛遮手電用的毛巾綁在了腳掌柜上,防止踩出聲響,慢慢的向二樓摸去,樓上沒有開燈,廚房靠后就一層,前面的房子是二層,應該還有個閣樓,拔出刺刀,在這種情況下手槍的作用并不大,槍一響就得跑路,躡手躡腳地走上樓梯,二樓上面有四個房間,門都是關上的,李遠一間一間慢慢的聽,大部分聲音是外面街道上行人腳步聲,及說話聲,遠遠的老百姓生活雜亂聲。
  半晌,確認第二三四房間沒人,只有第一個房間傳來呼吸及偶而人活動身體的聲音,沒什么其他的動靜,現在要貿然進去,并不知道房間內人的位置,要制服非常困難,如果里邊的人拿著槍并且子彈已經上膛,手指一壓就隨時可以鳴槍示警。
  對于能不能打中自己倒并不太關心。
  李遠躊躇了半分鐘,腦子高速運轉,思考對策,決定冒一下險。
  掏出手槍,慢慢的上膛,插入腰間,稍微走出了些動靜,直接握住圓形門把手,旋轉后推開了門,探頭看了一下,立即進入到房間,向門軸遠端方向一閃,打直手臂隨手關上門,隱入黑暗中。
  借著從窗外面透進來的燈光,窗口只站著有一個人,靠在窗邊的墻上,提著把手槍,槍口本走對向窗外,對于李遠的進入,有點發懵,立即回頭問了一句”誰“,電光火石之間,李遠用日語低喝了一聲”八格“,窗前那人轉過回頭眼睛并沒馬上適應黑暗,顯然愣了一下,但卻放低了已經調轉過來的對著門口的手槍槍口,適應后的眼睛發現李遠的手上并沒有拿武器,心道這個人應該是自己人,李遠透過外面射入的燈光看見是一支駁殼槍,夜色中,那個人有些驚訝,李遠的穿著跟他們行動隊的穿著并不是一樣,跟特高課的那些家伙身材倒有些相似,特高課這次派到蘇州的漢奸就大部分是東北的。
  李遠現在有兩種簡單的選擇,第一種用刺刀挑開這個人的喉嚨,第二個是制服這他,狗漢奸不知道的是可能平時積了德祖墳冒青煙,電光火石間他命運已經好改變,沒有成為一具尸體。
  這個漢奸知道現在這棟樓全部被包圍了起來,能到這兒來的除了憲兵隊警察部特高課不可能有別的人,聽見了癟腳的日語,更分不清楚跟鬼子少佐罵人時的說話,誰罵的更悅耳。
  更不敢問什么,在等李遠問話,李遠走到窗前,好象在看窗外,其實進屋開始眼睛一直瞄著這個人的槍口位置,李遠沒有再說話,左手迅速地伸向這個人面部捂住了嘴鼻,右手按住了拿槍的手,大拇指壓在槍機上,已經沒有辦法擊發的手槍被李遠用握槍的手向外一旋轉,手指頭離開了扳機位置,下了槍,這漢奸發出唔唔的聲音,并不大。
  “不想死就別動?!睎|北口音?
  從李遠進到這個屋到制服漢奸,就十多秒,漢奸點了點頭,李遠放開了手,在漢奸目瞪口呆注視下三兩下子將槍拆成了零件,子彈從彈倉一粒粒的卸下,進入了李遠的口袋。慢慢的還給了漢奸,有點愣神這個是什么意思,是來教拆槍的么?
  李遠拔出自己的槍,“把零件收到包里?!?br/>  見漢奸照做:”你叫什么名字“?
  ”劉三“。
  ”多少歲“。?
  “三十五”
  “家里幾口人”?
  想了想“五口人”。
  “名字都叫什么,回答快點”。
  “我爸叫劉東,我媽劉王氏,我老婆叫王小翠,我兒子叫劉富貴“。
  ??
  “住哪”?
  “牛車弄32號”
  連續的問話,就是不給漢奸劉三反應的時間,知道住哪,就是留下了線,以后想跑都難,李遠沒有殺他的意思。
  跟東北一樣,對這些漢奸只要找得到他的窩,他想跑都沒門,要想舉家搬遷,沒一大筆錢根本不可能。況且他認為對你還有價值也不會跑,甚至會沾沾自喜,投靠鬼子的人,也沒幾個有那個膽量和骨氣。
  “我?我們是...鋤奸隊的,看著你還挺配合,今天我不殺你,要是以后被我發現你做了那些十惡不赦的事,我一定把你大卸八塊,你的那個家也就完蛋了,一個都不會放過?!崩钸h繼續恐嚇。
  “你也知道我們的能力,一個人打你們十來個,做了壞事絕對是跑不了的,你好自為之?!毕逻厺h奸的對話的價值也用上了。
  “現在告訴我,你們在這里干什么,今天下午抓的人有什么特征,比如穿的什么衣服,長得什么樣?!?br/>  面對著黑洞洞的槍口,劉三沒任何隱瞞一五一十的全抖了出來。
  很快李遠基本弄清楚了來龍去脈,軍統內部有人在鬼子的肅清活動中被抓了,很快架不住特高課的審訊,供出了這個聯絡點,但叛徒,并不清楚王進的身份,帶著漢奸和特高課的人領著四十多個剛投招纜的便衣隊,在附近守株待兔,布下天羅地網,王進帶著蘇州的一個手下,按理來說不應該這么大意,這兩天晚上來回昆山沒休息好,有點大意,兩人發現情況不妙,打死打傷近三十多個人,從大街上邊打邊跑,王進身邊的人腿部受傷,沒法再跑,王進沒有放棄自己的同事,子彈打光后被包圍,己經被帶到鬼子憲兵部特高課,現在估計還在特高課審訊室。
  憲兵部現在駐扎以前的市警察局里,鬼子軍營直接住進了市政府。
  要救人難度非常的大,現在得到另一個消息,這幫漢奸組織的時間并不長,也沒什么戰斗力,李遠一直在思考如何有可能去憲兵隊里救人,再問了一些鬼子在城里兵力部署,人員情況,投靠鬼子的鄉紳人員……其實目的是打亂這個漢奸的思維,讓他搞不明白自已的意圖。
  頓了頓,說,“我不殺你,但你也要記住,不要去干那些十惡不赦的事,不然我隨時能殺了你,也能殺了你全家?!痹俅慰謬?。
  汗奸嘀咕:我尿都嚇出來了,別說大冬天頭上全是汗哪。
  用手在包里理了理,摸出十塊大洋,遞給了狗漢奸,劉三伸出手接了過來,看不真切,手中的東西帶著溫度的大洋洋溢著暖意,明白是什么,也明白李遠意思。
  打一棒子給個棗。
  ”今天的事,你不說,我不說,沒人知道,你知道該怎么做?“
  “一定,一定,打死都不說”,神不知鬼不覺就可以進入埋伏圈,不敢想。
  “先委屈你一下,半個小時你就會醒來,不要怕?!崩钸h用手壓住劉三的頸動脈,頸動脈竇受刺激則可使得動脈收縮,大腦供血急劇減少,造成昏迷,這其實對人是有害的,嚴重會使人死亡,李遠沒想殺他,所以下手也不重。
  地上傳來一陣尿騷味,從李遠進門捂臉下槍,劉三就沒忍住。
  先前聽曾南說蘇州的警察為虎作倀的惡行,本來是不打算放過這個漢奸,但一殺了他,特高課就會警惕,現在沒必要打草驚蛇,其實李遠很清楚,這個漢奸弄不好還是一個小頭目,不然他不會在二樓,在二樓又說明他怕死。
  慢慢回到一樓,一樓漢奸還在講些雞毛蒜皮的事,示意楊平萬川沿原路撤回,曾南還在等待,現在已經七點過了,距離宵禁還有一個小時。
  簡單的給三人說明了下情況,現在蘇州城里情況非常復雜,第一是鬼子軍隊,他們基本不管具體事務,但一旦有反抗的苗頭,他們會與特高課的人一起出動進行軍事打擊,第二是特高課自己的人手,他們實力不弱,第三是警察,是地頭蛇,明面上的蘇州城的情況他們非常清楚,第四是特高課組織的漢奸,匯同憲兵一起辦事,第五就是變節的維持會負責人及幫兇,第六偽政府的頭腦及走狗,剩下的就是三教九流的江湖人士以及城外的土匪,當然還有民國政府留守人員,軍統,紅色組織情報系統及行動執行人員,鬼子馬上可能會扶持起傀儡政權。。
  這是東北那地兒已經上演過的血的教訓,鬼子對占領區的治理也不太可能超出這道道。
  現在只有三個戰斗人員,要強攻鬼子憲兵司令部根本不可能,現在是一抹黑,要想辦法聯系上昆山的留守處的人,這邊王進只留了一個地址,別的地方沒有辦法聯系,最快的方法就是打電話,可現在打電話都是人工轉的,也肯定會被監聽。隨時會暴露留守處,為救王進,李遠其實并不在乎,只是可能泄露消息,李遠挺煩這些事,可事到臨頭總得去做,決定讓萬川回昆山聯系達主任,讓他通知蘇州的人到這個地方來找李遠,約定了讓蘇州留守處的人明天在這里見面,現在得重新找個地,這地方并不太安全。
淘宝快3杀号 南昌麻将规则 香港49选7永久公式 开盘买股票技巧 天津麻将游戏下载手机版 平特一肖怎么买的? 南京麻将游戏 qq分分彩官网真的假的 当前股市宏观分析 百乐棋牌 大圣捕鱼苹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