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華冠 > 第1章 一身轉戰三千里

第1章 一身轉戰三千里


  昆山火車站,國軍補給站。
  東北軍49軍107師后備團一營一連一排長李遠,背著槍快速穿過候車室來到站外。
  憲兵看他是軍官沒有敬禮,也沒攔他,車站外邊到處是物資,戰略物資準備進入車站,運往南京,給潰敗下來的官兵設置的臨時兵站,主要是食品,少量的藥品,衛生隊。對于委員長的大撤退,昆山火車站已成為軍用站,為防日軍間諜,除軍人外是沒資格進入車站的。
  站外廣場人山人海,大部分是軍人、勞工及車站的工作人員,但壓?氣氛跟頭上的灰云一樣,壓得人喘不過氣,跟警戒線外的小販及報童吆喝聲混在一起,更是詭異。
  李遠平靜的到報童那兒買了三天的報紙,報童選的地方不錯,這地方買過期報紙的人賊多。
  回到車廂里,只剩下二、三排長,連長連副不在,應該是去了團部所在車廂,命令會隨時隨地下達,戰場形勢不樂觀,招呼了一聲,二排長三排長靠近了李遠,二排長遞上了一支煙,三排長從貼身的包里摸出了一個煤油打火機,打燃火,三個排長湊在一起就無聲,像往常一樣,兵們都等著一支煙后李遠跟他們吹噓那些報紙上的大事并作戰場形勢分析。
  兵們也往他們跟前靠的更近一些,一連七十多人擠在一節悶罐火車里,盡管有冷風不斷的從還沒關的門吹進來,車廂里還是憋悶,總比那些在擠在站臺的潰兵在冷風里瑟瑟發抖要好的多。大部士兵們或臥或蜷,除了連長,這些消息就李遠更靈通一些,喝過洋墨水,看報紙也是李遠帶來的習慣,并且都是李遠在做,大部分兵基本不識字。
  一連的兵現在都是知道,此刻的上海防線已經崩潰,他們這支沿滬寧線東進的部隊,任務是加入到作為掩護左路軍撤退的斷后部隊49軍107師,現在49軍大部已經退到了太倉,距昆山60公里,一晝夜的急行軍剛好可以到達,拖住日軍的進攻,掩護國軍部隊撤退,迎接他們的將是面對20萬日軍,有艦炮,有戰車,只有6000多人的不滿編107師也許只是炮灰。
  李遠通過報紙上的只言片語分析出戰場形勢。
  命令還沒到。
  鐵路兩邊是潰敗下來的兵,有軍官帶領,看番號是74軍,一路向西,步行。
  東北軍的編制到李遠所在補充團這沒那么點講究,臨時整編的補充團作為團一級的軍隊在國軍序列沒有掛上番號,掛在49軍107師所屬,師長高鵬遠聽說過沒見過,李遠的一排加上排副就26個人,不滿編。
  雨下的不大,但沒人愿意在雨中久呆,站臺上無神的傷兵等著上火車,開往西邊的火車將送他們回南京,能走動的在向西邊目標南京蹣跚著,有軍官及潰兵收容所的人帶著他們,也還算是有紀律。
  吃飯的點到了,李遠習慣性四下瞅瞅,跳下車廂,把手里的步槍反背肩后,看著從一連的隊列里走出來的二排長三排長互相看了看。這就是一連的三個排長,整隊的事自有副排長做。二排長叫袁杰,個頭挺高,槍法好,老實勤快;不高不矮普普通通的叫楊勇,愛發牢騷;三排長楊勇,老兵油子,三個排長認識并不久,都是在傷兵營認識后整編到一起的,倒是挺團結。
  “李排長,接到命令沒?快到了吧”三排長問。
  “火車就到這里了,估計還要走一段路,很快就會見到羅圈腿矮鬼子,”小口徑炮擊發后的彈道與空氣摩擦的聲音也隱隱能聽到,倒是沒聽到大口徑艦炮的聲音,國軍已潰敗。
  聽李遠這么說,二排長樂了:“你這話說的,我愛聽,這火車坐的屁股都腫了?!?br/>  “李排長,八十萬大軍都干不過小鬼--小羅圈,我們起個球用,不是又把我們當炮灰使?呃,這可不是我說的啊,連里都這么說?!比砰L趙勇嘀咕道。
  李遠:“吃完飯再說”。
  一人一盒粥兩饅頭,一勺咸菜就直接倒在粥里,沒人吭聲,稀里呼魯的聲音很大。吃不完的就把饅頭揣干糧袋里,習慣了。
  灰白的圍墻邊,臨時廁所不夠用,圍墻邊不高的缺口處的外邊不需要任何人指引就承擔了廁所部分功能,肥料順著下水道流往不遠處的河里,蒸汽火車在補充煤和水,準備返程,完事后的兵們將隨身的水壺裝滿,在軍官的帶領下往候車室里鉆,車廂里憋悶,廣場上冷。
  一連連長跟連副終于出現了,看樣子也是跟團部幾位大佬研究了老半天,李遠習慣的抬起了手瞄了瞄,才想起把唯一值錢的在德國買的瑞士表早以低價交給了當鋪。
  連長其實也不知道他的底細,都是49軍的人,李遠是上邊安排下來收攏傷兵的,好象是私放抗聯分子犯了錯,調補充團來的,干了一年多從大頭兵升到排長,挺快的,身手不錯,帶兵也是厲害,據團長說個人軍事素質全團他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汽車,坦克,機槍,大炮沒有不會的,格斗更是聽說是從小練武的,在東北時一個班12個大漢沒干過他,也就沒哪沒開眼的去找沒趣了,也就沒有人不服,軍隊里就看誰的拳頭大。但為什么團長沒把他弄到警衛班,據說是這個人壞毛病多,連長平時也沒發現他有什么壞毛病,能干上連長當然也不會是省油的燈,沒必要起挖人家的老底。
  三個排長一起敬禮。
  鄭連長還禮后說:“火車只能走到這兒了,軍部主力與左路軍主力已退到太倉,軍部會沿長江南岸隨戰區左路軍撤退,我們沿太倉到昆山抄近路到太倉匯合107師歸建后負責斷后,部隊打了半個多月,損失很大,精疲力盡,好在不遠只有六十公里,咬咬牙的功夫,下邊的還得哥幾個自己想辦法進戰區了,一會兒通知部隊全部集結?!?br/>  鄭連長人不錯,對兄弟們也挺好,都是從東北打出來的,遠離家鄉。
  “一會兒跟到軍政部的人去領補給,動作麻利點,這次咱們團最晚明天凌晨必須到達太倉,與師部匯合,師里在前線打的很慘,才收到消息,傷亡已經過半。領補給時有點眼力介,多領點藥品,咱們團好多兄弟傷才好,又要上戰場,好東西不要忘了,李遠你熟悉裝備,你帶隊親自去,除了清單上的,長官說還有些是海外捐助的,你娃有文化,你看看那些不在清單上的,軍需處沒規定的都給老子搞過來哈,別忘了看看有沒有煙?!闭Z無倫次的啰嗦半天。
  昆山只是個中轉站,給107師的物資是軍政部專門調拔的,因為107師的任務是斷后阻擊,后備團現在還在東進,軍政部也給了很大的支持。49軍前段時間在華北戰場損失很大,后備團也是吸納大部分49軍傷愈歸隊的老兵才成立的后備補充團,僅千余人,沒有番號。
  一起跟著帶隊的三副營長身后,帶著一排的兩個班,加上二營三營各帶的兩個排幾十號人抬著十幾個大箱子,里邊裝的是有故障的槍,其實有的也沒有故障,估摸著看能不能換點好的。
  跟著軍政部的兵到了車站外約五百米的軍需倉庫,門都是打開的,遠遠的就能看見,物資包裝箱上邊有的印著德文,有的是英文,東邊庫房靠南是彈藥,北邊是槍械,火炮沒看見,物資清單上也沒有。西邊庫北邊是干糧及被服,還有馬料,汽油倒是有,可惜沒車,沒有軍用柴油。李遠跟著三副營長先是拿著軍政部的手令排隊簽完字,把全團報廢的槍交由軍需處登記,再拿領料單,清單從手槍彈,步槍彈,機槍彈,機槍槍管,迫擊炮彈,被服,什么都有,這時候老蔣倒沒那么摳,東西不少,槍械及彈藥早就分好了類的,很快就按清單裝箱抬了出來,清點完的槍支也很快換完。
  李遠把自已的步槍從一班長背上接過來,7.92口徑漢陽造(仿德國M1888)腰里還別了把M1911,從東北時就帶過來的,10毫米口徑,俗稱櫓子,這玩意兒后坐力大,李遠共三支槍,背包里還有支勃郞寧五個彈夾。
  其實并不是東北軍很富有,入關以來半數戰友戰死,再也回不到黑山白水之間,唯一還記得他們的就是這些武器,大部都使用了很久,狀態不算好。
  經過補充,一排火力組有一挺捷克26式機槍,配了兩個彈藥手,一人四百發子彈,十個彈匣,每個班班長一支MG29半自動步槍,10發彈匣。這些比國內其他雜牌軍裝備好的不是一星半點,只是排級沒有重機槍。
  后備團有150mm迫擊炮6門,剛好一個排,還都是在東北的家底,都是主力部隊49軍出發前往上海前留下的,經過西安事變后,張學良將軍被軟禁在南京后,下邊的部隊也都留有心思,保存一些實力,李遠就是收羅東北軍傷兵而留在后邊的,但是現在主力部隊吃緊,才向二戰區陳誠申請調后備團到上海支援107師,編制就這樣掛在了107師高鵬云麾下。
  下午三點左右,接到命令,后備團開拔,急行軍,目標太倉。
淘宝快3杀号 打东北麻将夹胡技巧 福彩捐款抗疫 浙江6+1开奖结果体彩规则 历年英超排名 十一运夺金 任8 安徽快3外 15选5中奖一般多少钱 至尊斗地主怎么样 一分赛车开奖号码 大圣闹海捕鱼街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