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愛貚之戰 > 第83章,裟袈龍王

第83章,裟袈龍王


  眾人到了后邊高峰頂,蒼羽道:“我那洞府甚小,容不下諸位大仙,就在此相敘如何?”
  除了楊戩,眾人皆笑,都知蒼羽洞府在此峰懸崖下,約有兩丈高四五丈寬,里面簡陋,不便待人。
  翌年嗣道:“何不回水府擺宴一場,來個底朝天?!?br/>  蒼羽道:“此等幸事還是高闊處暢懷些,清源真人以為如何?”
  楊戩道:“有理,何不在此擺上個露天宴席,天為帳,地做席,來個金樽對空飲?!?br/>  翌年厄等人拍掌齊道:“好個金樽對空飲?!?br/>  翌年匿道:“大哥,你們陪清源真人在此先聊,我和幾位弟弟去準備物事?!?br/>  翌年厄道:“如此最好?!?br/>  翌年匿四人跟楊戩打聲招呼去了,楊戩見毫無瓊婳兩人消息,暗思脫身之計。
  眾人席地而坐,蒼羽道:“蓬萊仙島都高德之士,真人可否露一二法,以饗觀眾?!?br/>  翌年厄和烏云仙夫婦也惹眼相望,楊戩心道:“不露幾手道法,他幾人定然不信自己來歷?!毙Φ溃骸柏毜纼e幸學得幾個小術,只是還有幾位不在,等他們來了再獻丑如何?”
  烏云甲喜道:“還是道長考慮周全,毫無私心?!?br/>  蒼羽道:“道友之言是說蒼羽有私心乎?”
  烏云甲道:“烏某用詞不當,得罪得罪?!?br/>  蒼羽笑道:“找樂子乎,何必當真!”
  五人皆笑。
  幾人談了會,空中落下翌年匿四人,每人都端來碟碗盆壇、壺杯勺羹。擺在山頂大石上,盆中有魚蝦蛇鱉、果蔬瓜綠,壺中都是甜液陳釀。
  翌年匿道:“倉促之間,只備些山野粗食,還請見諒,道長葷否?”
  楊戩道:“我無忌口,但來全收?!?br/>  眾人皆大喜道:“好個但來全收?!?br/>  翌年厄吩咐倒滿酒來,數人皆舉酒,一一敬了楊戩,楊戩俱回。
  蒼羽借酒意道:“如今大家都在,何不請真人略施神通,令我輩看看眼界?!?br/>  翌年厄幾人紛紛唱和。
  楊戩笑道:“眾位可聞‘分身術’?”
  蒼羽道:“只聞其名,我們之中也無人修得?!?br/>  楊戩道:“容貧道耍來試試?!闭f完離席一丈,喝聲:“來來來,去去去?!睏顟祛D一分為二,成兩個楊戩,一人站原地微笑不語,向大家揮手示意,一人回到宴席繼續喝酒。
  蒼羽眾人皆贊楊戩道法精奇,席中楊戩笑道:“此小術也,不可久現?!彼旎仡^對身后楊戩道:“回來回來?!北阋娔菞顟熳叩礁?,合二為一復了原身。
  楊戩道:“眾位聞砍頭再生之術否?”
  翌年嗣道:“聽正一真人說過,未曾親見?!?br/>  楊戩道:“諸位可有帶刀者?”
  蒼羽從袖中取出一把七寸長匕首道:“可使?”
  楊戩接過匕首道:“可使可使?!闭f完離席兩丈站定,叫金雕起在空中,道:“要請一道友過來幫忙?!?br/>  蒼羽道:“請無底居士吧,有身高優勢?!?br/>  翌年嗣起身來到楊戩旁,楊戩將匕首遞給翌年嗣,道:“來吧?!闭f完伸出脖子來。
  翌年嗣道:“道長,此事開不得玩笑?!?br/>  席中眾人俱停了酒菜,站起觀看,楊戩笑道:“此小術也,道友只管來?!?br/>  翌年嗣道:“萬一有個閃失,陰府中休要提及?!?br/>  楊戩道:“不提不提?!?br/>  翌年嗣手起刀落,楊戩頭落地上,眾人驚呼,楊戩頸上卻無血出,頭顱也無血出,無頭身屹立不倒,頭顱在地上滾幾下睜眼來,飛到空中左右轉動見到原身,便從空中落到頸口,幾個扭動恢復如初。
  楊戩笑道:“眾位以為如何?”
  翌年嗣過來看楊戩脖頸,無一絲疤痕,驚道:“道長真天人也?!?br/>  翌年厄等都過來一一看過,皆嘆為觀止,眾人重新入座,再敬楊戩。
  此時空中有人叫道:“五位爺,你們果真在此?!?br/>  見空中落下個鼉精,翌年厄道:“有何事?”
  鼉精道:“有大光明山碧玉潭派人來,請五位爺去赴喜宴,說是他們大王得一賢惠女子,佳緣難覓,特請五位爺齊去相慶?!?br/>  話音剛落,空中又落下云母洞一小童道:“兩位主,有大光明山碧玉潭派人來請,說是他們大王要喜結良緣,請兩位主同赴喜宴?!?br/>  空中又落下一鯉怪道:“小的乃大光明山碧玉潭碧玉神府裟袈龍王座下,不知眾位上仙在此,打攪了,我主有請凌空居士前去赴會,共慶佳緣?!?br/>  蒼羽道:“你且先回,我等隨后就到?!?br/>  那鯉怪去了,翌年厄和烏云甲也打發手下去了,翌年厄笑道:“裟袈龍王確實凡心未了,難怪被佛祖逐出靈山,上仙與我們同去如何?”
  楊戩暗想:“難道那裟袈龍王便是截瓊婳和彩琳之人?只是說得一女子,有些不符呀,不知三弟行事如何,那裟袈龍王正好在大光明山,順便去探個究竟?!彼煨Φ溃骸皠e人未曾請我,哪好意思?”
  烏云甲道:“他乃我們多年摯友,不知道長來此故不曾備請,有我幾人引見,必讓他欣喜不已?!?br/>  蒼羽道:“烏云兄所言不假,道長該與我們同去?!?br/>  翌年厄幾人也力邀楊戩同行,楊戩假裝推辭不得,便答應下來。
  眾人撇了酒席,駕云往大光明山來。
  到大光明山金剛峰上,底下水霧彌漫,蒼羽道:“碧玉潭便在峰下,道長隨我們來?!?br/>  楊戩對金雕道:“到處飛飛吧,等我出來喚你?!?br/>  金雕展翅去了。
  眾人往潭底來,到碧玉神府前,把門的兩個蟹精認得幾人,墨蟹精引幾人進府,府內俱張燈結彩,一派喜樂。
  廳中已坐三人,見蒼羽等皆來招呼,蒼羽幾人忙著引見楊戩。楊戩聽來,這三人一對是夫婦,男子金眼綠發,寬臉橫肉,稱青峰嶂樂清居士妙吉;女子體纖窈窕,桃臉黛眉,稱侶樂靜居士白月。另一人頭戴黃金冠,藍發藍須,高鼻藍臉,乃嘉陵水府虹靖龍王。三人聽蒼羽等對楊戩話語中多有恭敬之意,也是禮數有加,恭維一番。
  此時廳后出來兩人,前面的身高丈三,頭戴金冠,一身紅袍,赤發隆鼻,眉須飄過下顎;后跟著看門的墨蟹精。前面那人笑道:“眾位道友俱來捧場,小龍裟袈在此謝過?!?br/>  眾位見過,裟袈龍王見楊戩道:“這位是?”
  蒼羽道:“此乃東海蓬萊仙島清源真人是也,正與我等相會,聞道友新禧,我們特邀他同來賀喜,裟袈兄真可謂洪福不小呀?!?br/>  裟袈龍王笑道:“原來是蓬萊上仙,快快請坐?!?br/>  楊戩回了禮。
  裟袈龍王道:“眾位稍坐,容我攜賢內出來?!彼烊牒筇萌チ?。
  那墨蟹精也跟了進去,一會裟袈龍王帶墨蟹精出來,卻直盯楊戩道:“清源真人,小神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楊戩笑道:“龍王有話盡管直說?!?br/>  裟袈龍王道:“不知蓬萊有幾個清源真人?”
  楊戩一怔,暗想:“此稱謂只有三弟、瓊婳、彩琳和梅山六友知,他人若用太過湊巧,定是三弟用過,待我套套他來?!北阈Φ溃骸褒埻醮嗽捄我??”
  裟袈龍王道:“早時便有人自稱蓬萊道仙清源真人,沖本府來,被我門將擋回?!?br/>  墨蟹精道:“確有一人早間來過本宮,稱呼與道長一模一樣?!?br/>  楊戩道:“那人是個年輕道士,丈三身高,面如白玉,著藍袍,帶藍色混元逍遙巾,系灰藍水火絳,蹬藍灰翻布靴,對否?”
  墨蟹精可驚可愕道:“真神仙也!就如親見,無一分差別?!?br/>  楊戩笑道:“那是貧道此次出游同來道友,乃西昆侖得道仙人,喜變法子弄人,這次竟奚落在我身上,還請眾仙見諒?!?br/>  裟袈龍王賠笑道:“誤會誤會,眾位見笑了,還請真人不要記懷?!?br/>  楊戩道:“這怪不得你,不知者不罪乎?!?br/>  翌年厄道:“真人法力高深,坦蕩無遺,道友也必是昆侖高人,何不一起請來一聚?”
  楊戩道:“我與他前日分開,約好明日在大光明山相見,沒想他早來,如今也不知他游到何處,明日可見?!?br/>  裟袈龍王道:“容我請夫人出來,好慶賀一番?!彼燹D入后堂,墨蟹精出門去了。
  不多時,裟袈龍王帶三人出來,是兩丫鬟攙著一女子,中間女子著大喜袍,穿紅戴銀,烏發高盤,金釵玉簪,黛眉描鳳眼,雪肌賽溫玉,窈窕輕挪步,絕色麗人來。楊戩又驚又喜:“竟是瓊婳?!敝皇黔倠O眼神迷離,不似平常。
  裟袈龍王道:“眾位道友,此乃本宮近日所覓仙妻,乃東海龍王之女瓊婳公主,公主,快來見過眾位仙家?!?br/>  瓊婳一一與眾人行禮,到了楊戩面前,眼中一絲閃光飄過,行禮后口中喃喃道:“這人好像哪里見過?!?br/>  楊戩再忍不住一把拉過瓊婳道:“婳兒,你不認得我了?”
  眾人失色,裟袈龍王怒道:“真人自重?!彼靵頁屓?。
  楊戩隔開裟袈龍王道:“你使何法迷了婳兒?快快招來?!?br/>  裟袈龍王道:“你究是何人?敢來毀我姻緣,攪我婚堂?!?br/>  眾人都道:“真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時喧鬧起來,楊戩大聲道:“眾位稍息,容我道來,我本楊戩,乃云華仙子之子,想必大家聽過。瓊婳公主早與我結為連理,昨日我和三弟傅重、婳兒、彩琳姑娘到鶴鳴山拜訪正一真人,婳兒和彩琳出山游玩卻不見回,我和三弟四處找尋,我去了青城山,為便宜行事我化成蓬萊真人。沒想到婳兒是被這裟袈擄來,請恕楊戩冒犯?!彼焐碜右换?,變回原身。
  眾仙皆驚道:“原來如此?!?br/>  裟袈龍王道:“眾道友休要聽他胡說,瓊婳公主若識得他,為何不認?卻心甘情愿要嫁我,他分明是見色忘友膽大包天,楊戩,今日我定難容你?!?br/>  那宮中精怪紛紛圍了大廳,更有人取了裟袈龍王兵器過來,是一桿劈水亮銀鏨。眾人見一場干戈欲起,蒼羽道:“楊兄,你說瓊婳公主早許身予你,可有憑證?她似認不得你?!?br/>  楊戩:“定是裟袈對她施了邪術?!彼鞂倠O手臂袖子擼起道:“眾仙請看?!?br/>  眾人一看,瓊婳守宮砂已無,裟袈龍王笑道:“此乃天大笑話,說不定公主早情歸他人,或許是我,不足為信?!?。
  眾仙視楊戩不語,楊戩見眾人有各色雨霧籠身,看不清本身,知道行不淺,若一人作戰難保瓊婳周全,忽想起一事道:“我與瓊婳定情之物應在她身上,是一白玉吊環,上有龍鳳雕紋,騰霧夫人替我看看是否在她懷中?!?br/>  騰霧夫人走到瓊婳身前,伸手在瓊婳懷中探摸,拿出一白玉吊環,上面果是一龍一鳳,騰霧夫人道:“絲毫不差,裟袈道兄,你當何解?”
淘宝快3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