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影視世界之懲罰系統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黑珍珠

第一百八十八章 黑珍珠

約翰內斯堡,變成非酋黃伯倫一臉氣憤地對同樣非酋版的李斯特:“你說我就來買個機票你跟著來也就算了,你好歹告訴我你要帶我去哪里啊?我還想剩下的時間在買點紀念品回去呢。還有你看看我臉上,剛從售票廳出來就被你化成這個樣子,在南非這段時間我已經被曬的夠黑了好吧,你說你這是要干啥呀?”
  
  “哦,不好意思耽誤你的時間,那我只能一個人去那什么,艾力說那地方在哪兒來著?”李斯特右手拇指跟食指捏著自己下巴上下摩挲一副正在思考的模樣。
  
  “別呀,你要去黑……你要去交易市場你早說啊,我陪你去一起參考,不對,你怎么不早說,你早說來的時候我就把那什么一起帶過來了呀?!?br/>  
  “帶什么?什么都不能帶。你也不想想這里山高水長的,我們在這里勢單力薄的,那地方可都是艾力那樣的。別說沒貨就是有貨你敢直接帶東西過去交易?你就不怕我只是想過來見識一下,我又沒說要賣東西?,F在離艾力說的地址還有多遠?”李斯特也想搞點東西賣一下賺點錢,不過不是艾巴或者圭布,準確的說他是來了解行情的。
  
  “咱們還是打車吧,你問我我也得知道啊,南非之前我又沒來過,上次也就在旅館待了十幾個小時,大半時間還用來睡覺了,我是不知道他說的那什么黑珍珠在什么地方我是不知道。
  
  反正啊,明天我和李千歡就先回美國了,還是那句話機票錢你得報銷,不過你放心,錄像賣掉后得到的錢,你拿大頭?!?br/>  
  “不用你提醒,我應得的那份不會推掉的,回去后我那電影你上點心,到時候票房大賣,我給你包個大紅包,還有聯系一下希德妮他們,讓他們再堅持一下,好歹撐過一開始的兩周,不會太久了?!?br/>  
  “行吧,真不知道你哪來的自信,不過你那個真要是大賣了可記得你說的話,給我個大紅包啊?!?br/>  
  黃伯倫說的很隨意,顯然他內心里還是不相信李斯特拍的東西真能有多大票房。
  
  李斯特也不多解釋,等票房出來了,所有之前不相信他的人就知道它有多香了。
  
  一個小時后,李斯特和黃伯倫在一家富麗堂皇的大酒店門口下了車,然后走進了……旁邊緊挨著的一個矮小的酒吧里,至少它招牌上寫著“黑鉆石酒吧”
  
  推開門,里面居然……真的是一個酒吧。
  
  兩人走到吧臺,李斯特坐下來好像很有經驗一樣地點了杯雞尾酒,說起來這是他去舊金山日本人開的零度酒吧里聽到的一款雞尾酒,沒想到這里居然真的也有。
  
  這里不是美國,而且他自己還化了特效妝,所以也就不在乎喝點酒了。
  
  最吸引人的自然是場中性感露骨的鋼管舞,還有滿場走動的,露臍裝的美女酒保和其他漂亮的美女顧客。
  
  “哇,我覺得我應該在南非再待一段時間,你覺得呢小李?”
  
  進來不到十分鐘,黃伯倫已經迷失了,不是有些飄了,被一個剛剛摟過他肩膀的露骨風騷的白人美女給撩飄了。
  
  李斯特回了個白眼,腦海里冒出了某個全身綠色緊身訓練服濃眉蘑菇頭的家伙,小李?李大爺。
  
  “我不反對你留下來,不過一切消費你自己支付,包括機票錢?!?br/>  
  黃伯倫愣了,這他娘的得花多少錢,我兜里都快比臉干凈了,你跟我說這個?老子不伺候了。
  
  “嘿嘿,李老板,我黃伯倫就是開了個玩笑,我是不會被這里誘惑到的,那是墮落,我可還有崇高的理想沒有實現呢?!?br/>  
  李斯特心道:別停,請繼續你的表演!
  
  “你好先生,請問還需要點什么?”
  
  “我想知道買東西或者想賣東西該去哪里?”
  
  “除了商店啊或者超市啊?!?br/>  
  “我是說那些不太好當著所有人的面拿出來說的?!?br/>  
  ……
  
  從酒吧后門出來,見到的又是另一番景象,哪里還有燈紅酒綠、醉生夢死。
  
  如果不是有艾力交代,李斯特還以為這里是照相一條街呢。
  
  “街道”兩邊是門面房,門面房外面掛著大幅的照片,顯示自家照相館的攝影水平。
  
  黃金、鉆石、古董、野生動物皮毛、手槍、半自動的步槍、沖鋒槍,跑車、越野車、裝甲車,從生活用品到軍用品,合法的不合法的都有。
  
  但是在這里沒有一份實物樣品,全部都是照片,進了店里也一樣,沒有文字說明只有照片。
  
  如果你對哪一樣貨物感興趣,就先進這家店鋪,店鋪中便會有西裝革履的“導購員”帶著你回到酒吧談生意。
  
  當然,如果有什么東西需要出售,也可以進去詢問,自然有人樂意幫你銷售出去。
  
  這些人其實就是黑市掮客,不是賣家,而是買家與賣家溝通的橋梁。
  
  黑珍珠酒吧就是給一部分黑市掮客們提供場地的地方,或者說酒吧老板是其中最大的一個掮客。
  
  黑市是未經癥府批準而非法形成的,以交易不許上市的商品或以高于公開市場價格的價格,秘密進行買賣為其特征的市場。
  
  像什么票證黑市、金銀黑市、走私物品黑市等等。
  
  這里就相當于大雜燴,將其聚在一起,因為都只有照片,沒有實物,不說警察局與這里的關系,就算關系沒有疏通好,警察來了也沒有證據,這些“照相館”全部都有經營許可證,你說氣人不氣人。
  
  “我們要不問一下他們對那種加博怪蟲的標本有沒有興趣,就像你說的,科研機構?或者收藏家,不是有很多有錢人收藏動物標本嘛,咱們拿著照片問應該沒問題吧?”
  
  兩人交談用的都是華語,雖然兩個非酋用華語交談有點不倫不類,可誰讓華語難學呢,公共場合談機密,說話自然是說些旁人聽不懂的最好了。
  
  “畢甘默透露的消息,他五年前曾經賣過一只艾巴,有一個土豪花了五十萬刀?!?br/>  
  “就五十萬?”
  
  “五十萬刀很多了,后來那只艾巴自我繁殖下了顆蛋,新的圭布誕生,就在那只圭布鉆地鉆到一半的時候被土豪用機槍打爆了。還好那土豪通情達理,沒有追究畢甘默的責任,就是想再跟畢買一只?!?br/>  
  “他沒同意?”
  
  “畢甘默得知事情經過后就拒絕了,之后但凡他遇到的加博怪蟲,絕不留活口,只有死了的加博怪蟲才是好的加博怪蟲?!?br/>  
  李斯特有句話沒說,就算要賣,倉促之間也找不到買主,價格上不來還不如留著,比如李斯特收進空間里的那兩具保存相對完好的(洞穴里的兩只被他瞞下來了),以后完全可以賣給奧斯本之類生物科技公司。
  
  “也是,那種怪物還是安安靜靜的當個化石的好,可惜了我的小錢錢啊?!秉S伯倫也想明白了,就是有點肉痛。
  
  “李斯特,你看那家照片上不是黃金就是鉆石,咱們是不是?”
  
  “嗯?”
  
  “南非原鉆便宜啊,咱們要是買一點帶回美國,找個人切割一下,倒一回手就能賣幾倍幾十倍的利啊!”
  
  黃伯倫的雙眼里冒出了“$”。影視世界之懲罰系統
  
  
淘宝快3杀号 广西快十分基本走势 一分快三平台谁有 股票信息哪个网站好 河北20选5开奖查询 黑龙江快乐十分组选遗漏 浙江6+1体彩规则 广东11选5每天几期 手机棋牌苹果版真钱 股票停牌最长时间 l安徽11选五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