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 第三百一十五章 那東西好?

第三百一十五章 那東西好?

劉純那種痛惜中流露出來的舔犢之情,溫和中又不失霸氣的狀態,拿捏的是恰到好處,看得一旁的那位騰飛廠的年輕干部是瞠目結舌,心說這位噴氣動力辦公室規劃處主任,平日里和和氣氣,沒想到居然還有如此獨領風騷的一面。
  
  剛進廠時就聽說騰飛廠的人都是妖怪,還有些不信,現在看來何止是妖怪,簡直都是妖孽!
  
  “哎呀,劉主任,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咱們大半個西南地區,誰不知您劉主任最是仁義,唉~~是我心里雜念太多,沒領會您老人家的好~~”
  
  陳德旺握著劉純的手,是感謝中帶著自責,就好像信徒遇到了自己的神,虔誠的一塌糊涂。
  
  還別說,以如今劉純富態的模樣,含而不漏的笑容,如果在腦袋后面加一道光環,還真跟廟里的彌勒佛有幾分神似。
  
  只不過這老家伙當個托,演個戲都沒問題,偏偏就是對搞神棍非常抵觸,不然莊建業早就把老劉純包裝一番當大師了。
  
  園里廠還搞封殺,看我劉大師發功把太空的衛星扯下來,砸爛園里廠這個死丫挺的。
  
  可惜劉純是個堅定的唯物主義者,打死不從,莊建業無奈,只能放棄這個玄幻的想法,給了一套指標,讓老劉純想辦法賣出去了事。
  
  所以見陳德旺下定決心,劉純也就不在作妖,不然就真成神棍了,于是點了點頭:“那行,我這就回去聯系,最快后天設備就能拉過來,幫你們廠安裝調試?!?br/>  
  “那太感謝您了!”陳德旺感激涕零,劉純連連擺手,如此又是一番惺惺相惜,劉純這才婉拒陳德旺的宴請,上了車歡歡喜喜的揚長而去。
  
  直到劉純的吉普車走遠,剛才還一臉虔誠的陳德旺,立馬面色猙獰的沖著吉普車遠去的方向吐了一口口水,罵道:“狗日的,欺人太甚!”
  
  這話一出口,陳德旺就仿佛被抽走了魂兒一樣,一屁股坐在廠門口的臺階上,無奈的嘆了口氣。
  
  說實話,他也就背后罵一罵出口氣罷了,當著劉純的面兒該怎么當孫子,還得怎么當孫子,沒辦法,相比于在騰飛廠和園里廠之間選擇,他更怕國外的塑料配件兒沖進來。
  
  人家國外的塑料產品不但技術先進,品質優良,價格方面也很實惠,尤其是類似醫療設備外殼這種高端塑料制品,人家國外企業有著天然的優勢。
  
  真要一股腦的闖進來,他們青城塑料廠還有活路嗎?
  
  陳德旺可不是杞人憂天,要知道從前年開始,一系類外國產品涌入國內,著實是讓不少廠子招架不住,其中絕大部分因此陷入困境。
  
  青城塑料廠因為有騰飛廠的支撐,日子過得還算不錯,可一旦騰飛廠跳出國內供應鏈的束縛,轉向采購國外塑料配件兒,青城塑料廠頃刻就要陷入困境。
  
  如果騰飛廠在不地道一點兒,為國外塑料產品做個代理啥的,青城塑料廠就得徹底跪了。
  
  要知道騰飛廠從來不是善類,說搞死一個廠子,就會一把捏死,就沒見過仁慈的時候,這方面陳德旺見過可不是一次、兩次了。
  
  就說上一個塑料配件兒供應廠吧,覺得騰飛廠這么大的量交給他們,就莫名的膨脹了,開始坐地起價。
  
  結果,騰飛廠立馬就停了對方供應廠的資格,很快聯合包括他們青城塑料廠在內的五、六家同類廠家跟那個膨脹的塑料廠打價格戰。
  
  有騰飛廠超級大單兜底,各家旱澇保收,其他塑料產品即便虧本傾銷也不心疼。
  
  但那個坐地起價的廠子可就慘了,沒有大單兜底,只靠著普通產品,怎么可能抵得過這么多家的揮淚大甩賣,不到半年就被達成了篩子。
  
  廠長、書記被當地政府撤職,廠子被瞅準時機的陳德旺出手托管。
  
  要不然,他的青城塑料廠怎么可能吃下騰飛廠的單子。
  
  前車之鑒不遠,如今又聽劉純的那番話,陳德旺心里不突突才怪呢,園里廠固然不敢得罪,但卻罪不至死,但騰飛廠這邊要是不答應,就真的十死無生啦。
  
  兩害相權取其輕,到了這份兒上,陳德旺只能花錢買平安了。
  
  只不過這錢……TMD是真心貴!
  
  ……
  
  不知道是因為這個錢花的冤枉有些無地自容,還是不想再在劉純面前裝孫子,總而言之替代園里廠發電機組的設備安裝期間,陳德旺就再也沒露過面兒。
  
  劉純也不以為意,一天天在安裝現場忙得不亦樂乎,那模樣就沒把自己當外人,指揮青城塑料廠的人,比正牌廠長還要理所應當。
  
  躲在別處偷看的陳德旺那個氣呀,恨不得這就沖過去把劉純那老東西給掐死,自己三百多萬花出去了,還要伺候個大爺,放到誰身上能舒服?
  
  既然如此,陳德旺干脆來個眼不見,心不煩,直接躲在家里,也算給自己放個長假歇息歇息。
  
  就這么時間過得到是飛快,不知不覺一周過去了,這一天陳德旺叼著煙卷正跟老婆,小嬸子以及隔壁的王大媽這群中老年婦女一起打麻將,戰況正焦灼的時候,房門突然被咚咚的敲響。
  
  一旁觀戰的盧家二舅媽的小姑子趕緊打開門,青城塑料廠的車間主任立馬就沖進來,結果看到自家廠長被一群老娘們兒圍在中間,又差點兒掩面而走。
  
  已經陪這群中老年婦女打了兩個小時麻將的陳德旺早就煩了,見廠里的車間主任過來,連忙把一手臭牌推倒,說了句廠里有事兒,站起身就拉著車間主任進了里屋。
  
  剛關上門便一臉肉疼的問:“那個老家伙是不是要結尾款了?拖他幾天,媽拉個巴子的,那么多錢,拿到手里也不怕燙了手……額……你這么看著我干嘛?我說錯了嗎?”
  
  陳德旺雖然沒去廠里,可每天廠里的大事小情他依舊了如指掌,眼瞅著設備就要安裝完畢,劉純準備結賬走人,憋了一肚子氣的陳德旺著實想惡心惡心那個老不死的,可是他的餿主意剛說出口,就看到自家的車間主任一臉怪異的看著自己。
  
  “廠長,今年你沒來真是虧了,騰飛廠弄的那套設備是真的好??!”
  
  “可不是虧了嘛,三百多萬呢……恩?你說啥?”陳德旺點上一根煙,剛點頭,便覺得哪里不對,立馬瞪著眼睛看向車間主任:“那東西好?”
淘宝快3杀号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今天 股票融资余额 股票指数最高点 宁夏11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pk10冠亚和单双技巧 江苏快三苹果下载 山东11选5任二两期计划 3d频道 3d试机号 秒速赛车7码技巧大全 黑龙江快乐十分出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