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大管家茶客途 > 第18章 撒癔癥

第18章 撒癔癥


  “喂,李友常,你跑哪去了?電話也不接!老大一直找你呢!趕快回來!”
  “一時半會說不清,我馬上回公司?!?br/>  李友常接到公司人力部門的電話,不敢慢待,趕緊打了一輛出租車趕回公司。
  在出租車上,李友常慢慢回憶這幾天發生的事情,總覺得哪兒不對勁!突然,他想起了那個背包...還好一直在,里面的銀行卡也在,莫非真要去找什么什么掌握制茶秘籍的老人?
  李友常實在搞不明白,他看了看背包,覺得先把卡里的錢拿到手才是硬道理。
  此時,在遲暮雪的雜貨店,一位清潔工打扮的人推開店門,賊溜溜看著四周。
  “有人嗎?”
  店里靜悄悄沒人回應,這個年輕人又往里走了走,他發現店里的東西都不曾見過,已經不由自主順著貨架往里走。
  “這是什么?”
  年輕人看見一個大包裹放在柜子上,外面已經有些破損,出于好奇,他用手摳了摳破損的位置。
  “你是想喝茶嗎?”
  年輕人被突然的說話聲嚇了一跳,他看了看四周并沒有發現有其他人。
  “我是牛皮包裝的,上下都裹著成塊的牛皮,兩邊用線牽拉縫合而成,茶包是由3條竹篾包裝的茶包改裝而...”
  “什么?!你...你這個茶包還說話了?這是什么鬼?!”
  “如果想喝茶,可以提前約茶,不要給我撓癢癢呀!”
  年輕人圍著茶包轉了一圈,剛想再去摸茶包,不知從哪兒又冒出一句話:“好奇心會害死你的!”
  年輕人聽見這句話不再好奇,而是有些害怕,墻上的掛鐘滴答滴答響著,嚇得他轉身就往門口跑。
  “誒呦!大白天你這是遇見鬼了?!”
  年輕人跟推門進來的遲暮雪正好撞個正著,“是有鬼,不得了,那個茶包會說話!”
  “你說什么?誰會說話?”遲暮雪把手里的包裹放在桌子上,上下打量著年輕人。
  “就那個茶包!”年輕人麻利的躲在遲暮雪身后用手指了指茶包。
  “你真信茶包會說話?哈哈~弟,再這么開玩笑,我的客人都會被嚇跑的?!?br/>  遲暮雪一邊告誡弟弟不要再胡鬧下去,一邊打開拿回來的包裹,然后繼續跟年輕人聊著。
  “你來店里有什么事嗎?”
  年輕人看了看遠處的茶包,又看了看遲暮雪,“你是老板嗎?”
  “是?!?br/>  “我看到店里收老物件,怎么個收法?”
  “先看看東西,然后互相報價,可以討價還價?!?br/>  “這么簡單?”
  “是,人們有傳家寶也不會拿到這里,但是我也不能當個收破爛的去收大家的東西,都是各有所需的去選擇?!?br/>  “嗯,有道理,這個你收嗎?”年輕人掏出一個東西遞了過去。
  遲暮雪并沒在意年輕人會有什么,但是當他看見這個東西時感到格外驚喜,莫非是前些日子丟的駱駝鐵牌?只是幾秒鐘的時間,遲暮雪然后又故作鎮定。
  “這個只是裝飾品,沒什么價值?!?br/>  “噢,我覺得也沒什么用,我師傅非說這是老物件,既然沒用,我先回去了?!?br/>  “等等,你師傅為什么說是老物件?”
  年輕人的嘴角很快閃現了一下異常的抽動,“我師傅說這條街雖然不長,商業味也不濃,但是大部分店老板都是有情懷的人,而這個物件估計是不識貨的人扔掉的,我來這里也是碰碰運氣?!?br/>  遲暮雪仔細打量著年輕人,發現對方的手細皮內肉的,“你看著不像清潔工?!?br/>  “老板,你真是好眼力!其實我和我師傅是做不易之財的營生,這個‘易’字是不容易的易。專門打撈下水道,廁所等等人們不注意的地方,我們總能發現一些有用的東西?!?br/>  “那這個是從哪兒撈上來的?”
  “這是從街上的下水道撈上來的,怎么樣?能收嗎?“
  遲暮雪拿起駱駝鐵牌掂了掂,感覺像是他無意掉進下水道的那塊。
  “最多給你50塊錢?!?br/>  “行,只要給錢就行?!蹦贻p人也沒還價就接過了錢,“以后我有合適的東西再拿過來?!?br/>  “可以,你包里還有什么好東西嗎?”
  年輕人看了看自己的挎包,笑嘻嘻的說,“真沒有了,之前撈到的東西都賣掉了,我們也承接打撈業務,有需求打電話給我?!?br/>  兩個人互相留了名片又加了微信,遲暮雪看著年輕人騎電車離開這里,趕緊拿起駱駝鐵牌又看了看,心里盤算著等那位老先生來了再看看這鐵牌有什么特別的。
  遲暮雪把鐵牌收好,這才想起凱凱,他快速跑上閣樓,看見凱凱坐在地板上面朝窗戶向外看著。
  “凱凱,是不是又犯什么錯了?這么自覺的面壁思過?不對,是面窗思過!”
  小男孩凱凱好像沒有什么反應,只見凱凱兩眼發直,兩個手的大拇指不停的互相繞圈。
  “凱凱,凱凱!”
  遲暮雪趕緊摸了摸凱凱的腦門,沒有發燒,又抓住凱凱的手,想讓他停下來,但是根本控制不住凱凱的手。
  這個時候,凱凱的雙手慢慢伸到胸前,突然發力將遲暮雪推到了一邊,力量之大根本不是這個孩子能有的。
  倒在地上的遲暮雪愣住了,此時的凱凱閉上了眼睛,頭慢慢低下,雙手合十貌似睡著了。
  遲暮雪不知到底發生了什么,他從地上站起來慢慢湊到凱凱身邊,“這小子到底是怎么了?難道是發癔癥?!”
  聽著小小的呼嚕聲,遲暮雪確認凱凱沒有什么問題,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下樓去了。
  今天又是一個好天氣,冷燕熙在家不想聽父母嘮叨相對象的事情,戴上耳機騎上心愛的寶馬R1200GS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也許是擔心老爸追出來,冷燕熙一直在提速,等她確定老爸追不上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到了明昌路路口。
  冷燕熙漸漸放慢車速,她知道這條路經常被小商販霸占著,各種車輛走到這里都會自覺的放慢速度,因為這里的東西便宜又實惠。
淘宝快3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