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大唐幻游 > 第六百三十六章 路遇高手拼斗

第六百三十六章 路遇高手拼斗

此時的方靜,正在天山山脈,這也是他無事才來到這天山脈的,畢竟,以前也沒有來過,只是路過而已,并沒有下去查看,或者到處巡查一下。
  
  而此行,他來到這天山山脈,并非尋找什么動物植物,而是過來查看一下,這里是否有人罷了,更或者,是過來查看一下,這里有沒有什么高人。說白了,這是方靜純粹無聊之時,才想著來這天山之地的。
  
  前世之時,天山的美,可謂是讓方靜眼讒,而今,自己來到這天山之地,也算是解了他前世的愿望了。
  
  可是,天山腹地,不止方靜一人,而是有著當地的土著在此居住,當然,這里并不是什么雪山山脈,一樣有草地,一樣有湖泊,一樣有森林,只不過相對少一些罷了。
  
  隨后,方靜在天山到處巡查了遍之后,直接去往棉花種植基地去看了看,而他所來的這片棉花產地,可謂是大。
  
  經過幾年的發展,早已不是原來的棉花產量了,至少,現在的棉花種植基地,早就超過幾十萬畝了,而且,還在繼續擴大當中。
  
  每一年,棉花采收之后,就會由著這里的人員,打包后,用車架開始往著大唐境內運輸,一到了秋冬季,那運輸的隊伍,可謂是綿延幾十里甚至是上百里都有可能。
  
  棉花,是用來換糧食,換金錢的,他們每年都會向方家產業輸送全年的棉花,而采收,全部由著他們自己采收,方家產業,只收運輸過來的棉花,一概不會去到他們那兒采收。
  
  而這當中,他們也曾經發生過一次只采收后,就不再賣,而是坐地起價,不過,這種事情,是難不到方靜的。
  
  你敢不賣,那你就不賣吧,你想坐地起價,那你就坐地吧,糧食,只有那么一點,你能堅持一個月,兩個月,就問你,你能堅持半年嗎?
  
  方家產業提供的糧食,最多只提供半年的,再多也就沒有了,坐地起價,也要看你有那本事沒有,真要有這本事,那你就坐地吧,反正,價是不可能漲的。
  
  所以,經過那一次坐地起價后,當地所謂的高層,也被清理了一遍,換了一批向著方家產業的人,雖然解決了問題,但潛在威脅依然存在。
  
  只不過,現在是這樣,以后,可就不是這樣的了,至少,當青雀結束了大唐境內的事情之后,就開始要征戰了,而且,這個計劃,估計會在三年之內開始,而這征戰,會以風掃落葉一般的速度掃過去。
  
  雖說,計劃是那份計劃,會從南開始清掃,一直往著西邊而進,估計,時間會持續十年左右的時間。
  
  雖說,這點時間,根本打不到哪里去,但真要打下去的話,所有的地方,都會被清理,至少,大唐附近周邊的各國,都會被清理一遍。
  
  強勢,強大,會成為青雀的代名詞,就像如今大唐境內一樣,百姓成了這天底下最高身份的代名詞,而不是什么勛貴,一切以人民為主。
  
  方靜在棉花基地所在地,晃了幾天之后,就轉道東邊,也就是草原所在地了,他方靜其實也只是隨意選擇方向罷了,沒有目標性的瞎逛。
  
  而且,這速度會慢上許多,沙漠也好,草原也罷,基本都會停留一段時間,一來,是做巡查,好給青雀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二來,也算是給自己放松的機會,三來嘛,當然也是想找到一些所謂的異常之地了。
  
  就如以前所遇見的地底之下的異常之地,不過,眼下的方靜,卻是沒有再往著那地底之下去探查了,畢竟,那是一件非常耗時間的行為,真要是不小心,自己可就要被壓在里面去了。
  
  隨后,方靜又是往著河北道方向而去,差不多是大東北了,一進到那綿延的山林之后,方靜落了下去。
  
  當他在天空之時,見到下方有著十數人,正拿著刀劍,好像在拼斗一般,而那,那身手,絕對不是普通的將士,而是高手。
  
  所謂的高手,在方靜的眼中,那是比普通人高了不知道多少的人,才能被稱之為高手。
  
  “你們最好趕緊把我師妹交出來,否則,別想好過?!币恢心耆艘皇痔釀?,指著對方一人大喊道。
  
  雖說,兩方拼斗剛才已是結束,沒有勝負,只是打了個平手,雙方人數基本差不多,都是六人,男女都有。
  
  “宋文,你說這話難道不要臉嗎?你師妹在哪里,你心里沒數嗎?讓我們交出你師妹,你宋文難道不知道,你那師妹早已不在我們這里了嗎?一個月前,你師妹跟隨你離開之后,就沒有再出現了,難道你會不知道?還來我們這里要你師妹,你師妹不會被你給殺了吧?”對方一人指向那中年人,回應道。
  
  “宋師弟,這事怎么回事?”那中年人一方,聽聞對方所言,不甚明白,剛才這突如其來的架,打得好像有些莫名其妙般。
  
  雖說,他們此行,是過來找這些人要回自己的師妹的,只不過,這其中好像有些不為人知的事情,要不是這對方的人點出一些事來,中年人這方人的,好像還像是傻子一般的聽從。
  
  “二師兄,他們的話,你們也信?師妹就在他們手中,他們說的話,都是為了騙我們的,二師兄,請你相信我?!蹦侵心耆说难凵?,開始閃躲,好像這其中的話語并不能使人相信。
  
  “哈哈,宋文,你這小臉的嘴臉估計也只能騙騙你的同門師兄弟他們了,想騙我們,你還嫩了點吧?想來,你那師妹,早就被你給謀害了吧?而如今,來我們這里要師妹,想來也是想嫁禍給我們吧?!睂Ψ侥侨酥毖远?,使得現場氣氛異常的詭異了起來。
  
  就如那宋文一方其他人,聽了對方之人所說之事,心中也是猜疑。自己的師弟宋文是什么人,他們比誰都清楚,對于師妹的人在哪,他們心中雖是擔心,但聽聞對方人的說是宋文害了,這就使得他們開始有些懷疑了。
淘宝快3杀号 56视频网站怎么赚 吉林11选五规则玩法介绍 旧宝博斗地主 捕鱼王app下载 深圳风采35选7开奖结果 华夏论坛 极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35选7胆式投注计算器 申城棋牌官网安卓版下载 贵州茅台股票代码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