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掘夢行者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談笑間

第一百八十四章 談笑間


      “終于回來了我們快走吧,就差你一個人了,沈科長還在會議室等咱們呢?!?br/>  
      相比于孫博的一驚一乍而言,其他人的反應、就要平淡尋常許多了。
  
      林圖抬了抬眼皮子,旋即順手丟掉拿著的撲克牌,起身就往門外走去。
  
      鎖鵬舉與袁爭青二人,當即緊隨其后。
  
      “嘖嘖,好冷漠的態度啊可真是個渣男?!?br/>  
      孫博咂咂嘴,依然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地作死吐槽道,林圖懶得搭理這個戲精,率先走在隊伍的最前方。
  
      這已經是林圖等人,解決完羅真事件以后的第三天了。
  
      原本林圖向著沈漢臣申請,是否可以回到老家成紀市休養,結果被這位沈大科長、以敵對組織頭目尚在潛逃為由,給無情駁回了。
  
      現如今,在華夏的各個角落,異能科的人手都嚴重緊缺。
  
      每個地區的部門負責人,都在想方設法地增派人手,吸納更多的有生力量,借此來維護治下區域的和諧穩定。
  
      按照沈漢臣的話來講,那就是當席卷整個世界的浪潮、瘋狂涌來之際,有些心懷鬼胎的不法分子,也開始蠢蠢欲動起來了。
  
      而今天,就是沈漢臣準備給大家、科普一些隱藏在暗中的反動勢力的日子。
  
      “阿花過得怎么樣”
  
      林圖瞥了走在身旁的孫博一眼,隨口問道。
  
      “還行吧能吃能睡能拉,身體倍兒棒?!?br/>  
      聽聞此言,孫博不由自主地撓了撓后腦勺,強顏歡笑地訕訕道。
  
      “嘖,”林圖十分敷衍地應承了一聲,旋即話鋒一轉,“我可不管你閑得蛋疼、突然要養只老虎做什么,反正到時候等回家了,它的一切開銷和花費,都由你自己來承擔?!?br/>  
      “那是必須的,一人做事一人當嘛,這點道理我還是懂的?!?br/>  
      孫博立即拍著胸膛保證道,信誓旦旦,言之鑿鑿。
  
      “哦對了還有它毀壞的家具和其它東西,這一點你可千萬不要忘記了?!?br/>  
      話音剛落,林圖像方才突然想起來一般,順勢就這么提了一嘴兒。
  
      此言一出,孫博額頭上的冷汗、立馬就唰地一下滲出來了,最終只剩下訕笑、這唯一一個僅有的表情動作。
  
      林圖撇撇嘴、面不改色,心中卻早已得意洋洋個沒完。
  
      小樣兒,還跟我打馬虎眼老子心里門清兒著呢
  
      眾人一路上有說有笑,互相拆臺,距離沈漢臣所在的那間會議室,也越來越近。
  
      說是會議室,其實就是個用餐包廂、簡易修改過的玩意兒,這里畢竟從表面上看,還是一家面向大眾的賓館,不可能會安裝過于齊全的設備配置。
  
      因為沈漢臣并未允許大家、返回成紀市的緣故,而孫博則實在放心不下、無法帶在身邊的阿花,索性就向沈科長申請了半天的事假,用來看望安頓一下那只小老虎。
  
      萬幸的是沈科長終究還是同意了。
  
      這就有了一開始,林圖等人待在客房中打牌解悶,等候孫博從成紀市趕回來的那一幕。
  
      反正兩地之間的相隔距離、也算不上太遠,來去坐著高鐵,也就三個多小時而已。
  
      默默尋思著阿花以后的安置問題,畢竟這小東西不可能放在寵物用品店、亦或者拜托給其他人撫養。
  
      而且倘若萬一被陌生人給發現、從而向有關部門報案的話,那林圖他們,可就真的是黃泥巴掉進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來到會議室門前,林圖腦海中記掛著事情,也就未作他想,順手擰開了門把手、低頭推門而入。
  
      結果你敢信,就在這時,從房中傳出了一些不可描述、難以言說的聲音
  
      “啊嗯雅蠛蝶”
  
      眾人:“”
  
      沈漢臣手疾眼快,操縱著鼠標,一把切換掉了投影屏上、正在放映著的東瀛。
  
      旋即眼觀鼻、鼻觀心,一臉道貌岸然地審視著,重新出現在投影屏上的案件資料。
  
      那是異常專注
  
      至于此時此刻,另一位坐在旁邊圓桌附近的賈不假,則面前放著一堆瓜子皮,手里還捏著一枚,剛剛送到嘴邊
  
      這好不容易張開到一半的嘴巴,是合也不是,不合也不是
  
      “哈,哈,哈這房間的隔音效果,還真好啊”
  
      林圖張了張嘴、欲言又止,極為勉強地干笑了幾聲,試圖緩解尷尬。
  
      “嗯嗯嗯,確實質量不錯”
  
      聽聞此言,坐在一旁的賈不假、遂趕忙連連點頭應承道。
  
      都這種時候了,他還哪敢管什么對白僵硬不僵硬有人好心好意給臺階下就不錯了
  
      一邊說著,賈不假一邊不動聲色地、將擺在面前的瓜子皮,悄咪咪地掃到了煙灰缸里。
  
      仿佛只要這樣做,就能把先前、自己和沈漢臣合伙看武打片的事實,給偷偷消弭掉一般。
  
      然而天不遂人愿,賈不假好像忘了,在林圖身邊、還站著兩頭同流合污的流氓小牲口啊
  
      他們又怎么可能,會如此輕易地就放過這個、能夠調戲上司領導的天賜良機
  
      “哎呦喂沈科長,正忙著學外語呢”
  
      孫博的語調抑揚頓挫,兩只眼睛都快要樂得、瞇成一條縫了。
  
      “放屁人家明明在欣賞武打動作片呢,對不對,沈科長話說回來看得是幾個人的啊室內還是室外”
  
      鎖鵬舉伸出胳膊肘,搗了搗身側的孫博提醒道,一臉狼狽為奸相。
  
      “咳咳你還忘了少加這么一句,會不會有可能是人與自然,畢竟動物世界里,也有這個聲兒”
  
      孫博與鎖鵬舉二人,陰陽怪氣得不亦樂乎,或許是不滿足于、對口相聲的單調乏味。
  
      兩人不約而同地偏轉過身,一起用鼓舞激勵的眼神目光,朝著背后的袁爭青瘋狂示意。
  
      要知道袁爭青在這個圈子小團體里面,是出了名的沉默寡言,亦或者換一句更加直白干脆點的話來講,那就是悶騷含蓄。
  
      大概是被這臭味相投的兩人,發現了這位斯文大男孩的潛藏特質,于是乎他們便合計商量了一下,看看是否能想出個辦法,來徹底地開發一下袁爭青。
  
      最好能把他變成自己的形狀。
淘宝快3杀号 概念股有哪些股票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pk10技巧345678定位 股票分析工具 江西快3一定牛 买十一运夺金赢利技巧 安徽25选5开奖官网 澳门十大赌场排名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网易 买卖股票的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