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撿到一本三國志 > 第0782章 袁家子耀

第0782章 袁家子耀

袁耀有些茫然的看著前方的眾人。
  
  轉過頭,又看了看諸葛亮。
  
  頓時有一為首者走了出來,面色和藹的看著面前的袁耀,一臉的笑容,極為的熱情,他笑著說道:“少君,聽聞你回到了豫州,吾等便做好準備,前往迎接,沒有想到,你沒有回到自己的府邸,反而是來到了這里,故而我們也就直接來這里拜見了”
  
  “可我不認得諸君啊”
  
  “吾等都是少君的家親我喚作袁玼,按輩分而言,少君乃是我的族祖父”,袁耀有些茫然,他的父親比起同輩故而要年輕一些,可自己的輩分也不至于如此大罷,他也不清楚這究竟是什么情況,一頭霧水的看著面前的眾人。
  
  這些人也沒有多說什么,諸葛亮走出來,站在袁耀的身邊,問道:“諸君究竟何意?若是要利用這半大小子,未免是有些無恥了”,聽到他的言語,不少人都是勃然大怒,卻因諸葛亮的身份而無法指責,方才開口的為首者笑著說道:“諸葛公想必是不知?!?br/>  
  “袁家前三代嫡家主,乃是先祖袁司空,其嫡長乃是袁子,故而袁子乃豫州袁氏之家主,而袁子之嫡長”,袁玼微笑著,看向了一旁的袁耀,諸葛亮皺了皺眉頭,沒有言語,袁耀驚訝的說道:“是我?”
  
  “正是少君!”,那人笑著說道。
  
  “師君,這我該怎么辦???”,袁耀茫然的看著諸葛亮。
  
  “這是你的家事,自己處理諸君,且隨我回去罷?!?,諸葛亮說著,領著太守們便回了府邸,袁耀看著師君離去,神色還有些茫然,就被這些自己的族親所圍住了,這些人熱情的與他打招呼,帶著他,浩浩蕩蕩的朝著袁家府邸走去。
  
  街道上的百姓都是紛紛避讓。
  
  人群里,也有幾個袁家的子弟,有些古怪的看著人群里的少年,問道:“大人們何以如此看重那小子?我看,他也沒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啊”
  
  “你可住口罷他是袁氏嫡長子,我袁氏最重此道,嫡長能統帥豫州袁氏,他的一切命令,族中眾人都要遵守,你再胡說,他下令要你的命,你看大人會不會動手”
  
  “濫殺的命令,大人們難道也會遵守?”
  
  “嫡長制乃是袁氏立世之本,別說要你的命,就是謀咳咳,也會跟隨他的,誰讓他是嫡長呢?”
  
  在眾人驚呼,年少者嫉妒的目光中,袁耀進了自家的祖宅,家中長輩帶著他,先是去拜見了諸多的家族先祖,進了祭堂,眾人都紛紛退到了袁耀的身后,所有的一切,都讓袁耀有些飄飄然,未曾感受到的尊敬,讓他一時間都有些找不到自己了。
  
  他出生的時候,就沒有阿父了。
  
  而他性子頑劣,從小到大,都是在謾罵中長大的,無論是長輩,還是祭酒,師君固然不罵他,可是師君也未曾夸贊過他,如今,他是眾人口中的千里駒,是眾人口中的英明家主,所有的一切,怎么不讓這個年輕人沉迷呢?他高高的抬起頭來,神色更是桀驁。
  
  這模樣,這神色,像極了昔日未曾前往涼州的袁術。
  
  剛剛走進了祭堂,卻不能再往前了,想要祭拜先祖,那需要沐浴的,不能就如此拜見,故而,他只是站在門口,朝著先祖一拜,眾人跟著他大拜,這才帶著他去進食,袁耀笑呵呵的,坐在大堂里,這里足足坐著上百人,都是袁氏的分支家主,各個都是稱霸一地的人物,而在他的面前,卻是格外的恭敬。
  
  “少君???你喜歡吃的東西,這就送過來,吾等怕涼了,就沒有提前上”,一人說著,他拍了拍手,頓時,奴仆魚貫而入,在袁耀茫然的目光中,他的面前迅速的堆積成了一座小山,各種各樣的羊肉,有蒸的,有烤的,伴隨著各種珍貴的香料,食材。
  
  袁耀嘗了一口,頓時有些奇怪,問道:“這是什么?”
  
  “這是牛肉?!?,一旁的袁玼低聲說著。
  
  袁耀卻是大吃一驚,問道:“這不是違法的么?”
  
  “少君,在此處,少君的言語便是法?!?br/>  
  袁耀愣了片刻,方才大笑了起來,頓時大吃了起來,眾人歡喜,袁耀平生未曾見過的飯菜,也被端到了他的面前,吃著飯,與眾人聊著,沉迷在眾人的“少君”中,袁耀平生都未曾如此的自豪,或者如此的欣喜過,從他們的言語里,袁耀也逐漸明白,這些人不過是袁氏的一些小人物罷了。
  
  袁氏真正的精英,如今都在各地為官,在廟堂里,或者在地方上,廟堂里袁氏有六人,在地方上,袁氏有七位太守,二十八位縣令,算上其余的官吏,袁氏有數百余人擔任官身,這還是不算小吏,另外,這些人,都是通過考核被錄取的,完全合法,沒有通過任何手段。
  
  袁耀眼里都亮起了光芒。
  
  他知道自己的宗族強大,可是沒有想過,自己的宗族竟是如此的強大。
  
  就這樣,袁耀開始了自己在袁府的日子,享受著一生都未曾享受過的,所有人的尊崇,每一日里不同的飯菜,以及無數的美婢,他逐漸忘卻了在州牧府里,還有自己的一位師君,或者說,他不愿想起那位,畢竟,這里的神仙日子,自然是要比在那里做試卷要好上幾千倍。
  
  反正自己是最大的宗族的家主,不讀書又如何呢?袁氏的錢財,自己一生一世都花不完??!
  
  就這樣,州牧府里,徹底失去了袁耀的消息。
  
  諸葛亮安然的坐在書房里,整日讀書,看起來毫不在乎,只是,跟著他前來的親隨,就有些擔心了。
  
  “諸葛公啊,已經四天了,還是沒有任何的消息,要不我們去看看?”
  
  “不必不必?!?,諸葛亮搖著頭,捧著自己手里的書,極為的冷靜,親隨只是無奈的嘆息著,離開了書房,諸葛亮很是平靜的看著書,只是,微微顫抖的雙手,證明他的內心也不像他表面上所表現出的這般冷靜,不知何時,諸葛亮放下了書,笑了笑,“他可是袁子的嫡長子”
  
  袁府里,袁耀傲然的坐在書房里,這曾是他阿父的書房,而在一旁,則是坐著幾個袁家的長輩,認真的聽著袁耀的那些言語,平日里,從不會有人如此認真的聽袁耀言語,袁耀也沒有人可以表露心聲,如今,他卻是開心的講述了起來。
  
  “說起來啊,那諸葛瞻看似懶惰,其實啊,內心奸詐啊,他只是用了簡單的一招,就弄得我跟著師君過來了也怪我,沒有提防”,袁耀笑著講述著雒陽的趣聞,包括肉粥鋪的事情,周圍的人認真的聽著他的言語,忽然,一人站起身來,朝著袁耀一拜,轉身離去。
  
  眾人都是贊許的看著他,唯獨袁耀有些疑惑,問道:“他要去做什么?”
  
  “少君,他是要做死士了”
  
  “什么死士?”
  
  “就是毀掉自己的臉,行刺殺之事,殺死敵人之后,就會自裁?!?br/>  
  “???”,袁耀大吃一驚,問道:“他要殺了誰?”
  
  眾人有些疑惑的看著袁耀,說道:“自然是殺諸葛瞻?!?br/>  
  “什么?!別??!快派人將他攔住??!”,袁耀大叫了起來。
  
  “少君,絕對不會牽連到我們的”
  
  “那是我兄弟??!誰要你們去殺他?。?!快叫住他??!”,袁耀氣的大叫了起來,頓時,眾人方才連忙追了出去,將那位即將自毀面目的袁氏族人攔了下來,當眾人再次回到了袁耀面前的時候,袁耀將那人罵了一頓,直到對方道歉,方才作罷。
  
  “沒有我的命令,不許再如此行事了不說諸葛瞻了,這些日子里啊,我整日跟在師君的身邊,做試卷那些試卷”,袁耀說著,卻緩緩停頓了下來。
  
  “少君?”
  
  “你們先出去罷,我想休歇一會”
  
  “謹喏!”
  
  眾人離去,袁耀坐在了案前,雙手拖著下巴,看著窗外,明明有人如此認真的聽自己的話,明明不用做那些自己厭惡的試卷,如此的享受著,可為何,自己就是如此的思念師君呢?為何,自己并不覺得快樂呢?這明明就是自己渴望的生活啊
  
  很快,袁氏迎來了正式的先祖祭拜,袁耀已經沐浴了三天,這一日,他有些悶悶不樂的,領著眾人,前往祭堂,眾人全部在門外,目送袁耀進了祭堂,走進了祭堂,袁耀的臉也就漸漸的肅穆了起來,一一拜見,看著每一代的家主名字,一旁則是記錄著他們的事跡。
  
  袁耀認真的看著,直到看到了最下方。
  
  在那里,放著一靈位,袁家主諱術。
  
  袁耀愣住了,看著那靈位,他注視了許久。
  
  一位嫡長子,出身顯赫的嫡長子,卻孤身前往涼州,只是為了證明,自己不靠袁氏的庇護,也能有所作為。
  
  袁氏眾人在門口等著,等了大半個時辰,眾人有些驚慌,紛紛猜測出了什么事情,交頭接耳的,就在此時,袁耀從祭堂走了出來,雙眼有些通紅。
  
  “諸君,我要回去讀書了?!?
淘宝快3杀号 南京麻将app 网络平台赚钱方法 股票大盘历史走势图 棋牌游戏交易平台 互联网灰色赚钱项目 西甲全部赛程表 今天的35选7的号码 麻将小游戏 在线玩 西甲回放 qq麻将手机版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