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北宋大丈夫 > 第1420章 你要不再重新考慮一下?

第1420章 你要不再重新考慮一下?

    見到趙曙,行禮,然后開始稟告御史臺今年的事兒。
  
      “……最后就是那一批去地方的御史,他們大多是冗官,不過御史臺經過精心挑選,選出來的都是敢做事的?!?br/>  
      趙曙一直在聽著,此刻突然打斷了楊繼年的話,問道:“就如吳征這般嗎?”
  
      吳征彈劾馮耀祖的事兒趙曙早就知道了,就算是下面的不報上來,皇城司依舊有渠道獲取消息。
  
      他在旁觀著。
  
      他想看看那些重臣們對此事的態度。
  
      不過沈安竟然沒啥動靜,讓趙曙有些失望。
  
      那廝去了封丘縣那么長的時間,竟然就在看書看地圖,有趣嗎?
  
      不過皇城司說榆林巷每日多了不少人,都是想混進大軍,跟著出征的人。
  
      這些人是想求沈安吧,于是沈安借機逃出汴梁城,倒也不錯。
  
      如今大宋越大的強盛了,以前出征人人避之不及,可如今卻成了刷功勞的香餑餑。
  
      這是把朕當做是傻子了嗎?
  
      沈安回避的不錯!
  
      于是沈安得了加分。
  
      “官家,吳征此事,臣以為該拉一把?!?br/>  
      “拉一把?”
  
      “對?!?br/>  
      趙曙饒有興趣的看著楊繼年,“你在御史臺多年,不肯進取,怎地突然就變了呢?”
  
      拉吳征一把,這便是激進。
  
      萬年御史楊繼年會激進嗎?
  
      趙曙認為不會。
  
      楊繼年說道:“官家,臣的女婿在那邊呢?!?br/>  
      大佬,沈安在那邊??!您可別小瞧了他,免得到時候丟人。
  
      這是提前給趙曙打預防針,不過看來是白費了。
  
      “我知道了?!?br/>  
      趙曙就是看熱鬧的。
  
      如果按照他的本意來說,當然希望官吏們都兢兢業業的干活??扇司褪悄敲匆换厥?,你不能指望人人都是能吏,那不現實。
  
      稍后楊繼年告退。
  
      他一路回去,才進御史臺,就看到了呂誨。
  
      “呂知雜,吳征呢?”
  
      有人喊道。
  
      吳征的命運已經被注定了,就是被弄回來,然后大抵會趕到地方去任職。
  
      這便是犯錯的結果。
  
      但御史天然就該得罪人,所以大伙兒難免有些兔死狐悲的惆悵,都在等著呂誨的消息。
  
      唐介也出來了,看著面色不大好看。
  
      呂誨低著頭往里走,壓根不回答。
  
      咦!
  
      這是什么意思?
  
      唐介也忍不住問道:“吳征呢?”
  
      你不是去拿人嗎?人呢?
  
      他看看后面,就只有楊繼年,吳征不見影子。
  
      “莫不是呂知雜心中不忍,讓吳征回家去歇息?”
  
      操蛋的玩意兒!
  
      誰都會不忍,就呂誨不能。
  
      他是新政的鐵桿反對者,而吳征他們就是新政的刀。他呂誨一心就想著把刀弄斷,哪里會讓吳征有喘息之機?
  
      呂誨想直接進值房去,可這是唐介問話,他不能回避。
  
      “吳征回來了?!?br/>  
      外面的門子喊了一聲。
  
      呂誨急忙一低頭就進去了。
  
      丟人??!
  
      這次他算是把人丟大了。
  
      “呂知雜這是怎么了?”
  
      “怕是病了吧?!?br/>  
      “某敢打賭,呂知雜這是不忍心?!?br/>  
      “他若是不忍心某就辭官?!?br/>  
      呃!
  
      呂誨身形一頓,不禁回身看去。
  
      蘇軾正在洋洋得意的說話,“吳征他們都是新政的人呢,呂知雜恨不能弄死他們,哪里會不忍心?”
  
      好你個蘇軾??!
  
      呂誨恨不能一把掐死蘇大嘴,可吳征已經進來了。
  
      “見過中丞?!?br/>  
      吳征行禮,看著依舊是器宇軒昂。
  
      唐介心中嘆息,說道:“回來就好,先回家歇息吧,回頭有了去處自然會通知你?!?br/>  
      哪怕是覺得吳征太大膽了些,眾人還是有些黯然。
  
      吳征抬頭,“中丞,下官帶來了一份奏疏?!?br/>  
      “辭官嗎?”唐介覺得辭官也不錯,否則下到地方去為官,那些人會弄死他。
  
      “是請罪奏疏?!?br/>  
      吳征遞過奏疏,唐介接過,嘆道:“你倒是醒悟了,可惜卻晚了些?!?br/>  
      他接過奏疏,卻知道這份奏疏沒有機會被官家看到。
  
      他隨手打開,第一眼就呆住了。
  
      “馮耀祖?”
  
      “是?!?br/>  
      吳征身姿挺拔,“這是馮耀祖的請罪書?!?br/>  
      唐介仔細看下去,看著那些懺悔,心中大怒。
  
      “還說沒貪腐,都送女人了!”
  
      “處處都是吃喝玩樂……”
  
      “處處都是為人辦事?!?br/>  
      “無恥!”
  
      御史臺里靜悄悄的。
  
      吳征翻盤了。
  
      就在大伙兒認為他要倒霉的時候,他帶回了馮耀祖的請罪書。
  
      呂誨鐵定是吃癟了,所以回來就灰溜溜的。
  
      唐介抬頭,心中尷尬,但不掩憤怒,“馮耀祖是瀆職!”
  
      他想起吳征來尋自己時的無助,不禁內疚了,然后拍拍吳征的肩膀,“辛苦你了?!?br/>  
      “下官不辛苦?!?br/>  
      唐介笑道:“馮耀祖這等人,若是要想逼他就范,證據就得做扎實了,你一人在封丘查探,怎么不辛苦?!?br/>  
      這等證據是最難查探的,所以眾人看著吳征的目光中都帶著驚訝。
  
      這人難道是神仙嗎?竟然一人就能查出足以一把按死馮耀祖的證據。
  
      吳征想起了沈安,“沈郡公正好在封丘?!?br/>  
      瞬間唐介就看向了楊繼年。
  
      昨日楊繼年提及了沈安和封丘,這分明就是在暗示??!
  
      我女婿在封丘搞事,唐中丞,你要不再重新考慮一下?
  
      可某卻忽略了。
  
      唐介覺得自己此次算是失算了。
  
      楊繼年微微低頭,心想老夫那女婿的尿性你們難道不知道嗎?
  
      那就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最喜歡把這個天下捅個大窟窿出來,然后把難題丟給朝中的君臣,自己拍拍屁股回家去弄個火鍋,一家子圍著吃的酣暢淋漓。
  
      沈安出手了??!
  
      這一下直接拍死了馮耀祖,也拍了那些指責吳征的人一巴掌。
  
      痛不痛?
  
      “散了吧?!碧平閿[擺手。
  
      楊繼年緩緩過去,蘇軾在身邊嘀咕著,“某就說安北怎么銷聲匿跡了好一陣子,原來是到封丘收拾馮耀祖去了。哎,他竟然沒帶上某,否則我們兄弟聯手,想來能挖出更多的丑惡?!?br/>  
      楊繼年搖搖頭,走到了臺階下,輕輕一跳……
  
      老夫的女婿如何?
  
      哈哈哈哈!
  
      ……
  
      “馮耀祖認罪了!”
  
      吳征捅了天下官員的馬蜂窩,以至于在汴梁被萬人唾罵。當初罵的多狠,現在就有多難堪。
  
      沈安歸來了。
  
      他一路緩緩去了皇城求見趙曙。
  
      那些官員進出,見到他后,大多別過臉去。
  
      陳忠珩出來接他,一路進去一路埋怨,“吳征是捅了天下官員一刀,成了公敵。你倒是好,竟然出手幫他解困,這下你又要多許多對頭了?!?br/>  
      “某怕他們嗎?”
  
      沈安笑呵呵的道:“多了對頭,可也多了朋友??!志同道合的朋友。至于那些對頭,他們蠅營狗茍,心中的念頭一輩子見不得人,某會怕他們?”
  
      一路見到了趙曙,沈安把事情匯報了。
  
      “竟然是這樣?”
  
      趙曙沉著臉,“這是瀆職!”
  
      他看了沈安一眼,見他很老實的模樣,就再也忍不住了,“無數人為馮耀祖說好話,說他是能吏,說他是清官,說他是君子!朕真想讓那些人來看看這位能吏清官君子的真面目!”
  
      陳忠珩趕緊勸道:“官家,此事不妥??!”
  
      大佬,你是想和官員們鬧翻不成?
  
      可趙曙卻進入了一個奇妙的狀態中。
  
      后腦勺在發燙,頭皮發麻,心中那股子火氣怎么壓都壓不住。
  
      “把馮耀祖的認罪書抄寫出來,貼在皇城外面,讓百官進出看看。不,找人念,有人路過就念!”
  
      趙曙喘息著,目光凌厲,甚至是有些暴戾。
  
      犯病了!
  
      這絕對是犯病了!
  
      陳忠珩看向沈安,示意他趕緊勸一下。
  
      可沈安卻巴不得讓那些人倒霉,所以當做沒看見。
  
      反對新政的那些人最喜歡自稱君子,如今被這一巴掌打去,痛不痛?
  
      想到這個,沈安不禁暗爽不已。
  
      而且此事之后,下去的御史們就算是有了輿論基礎,什么騷擾地方這種話最好別說,否則想想馮耀祖。
  
      稍后他告退。
  
      半路上遇到了曾公亮和歐陽修。
  
      沈安剛想拱手,歐陽修瞇眼道:“你是……”
  
      “某沈安??!”
  
      老歐陽的眼睛依舊是那樣。
  
      “哦!沈安??!”
  
      歐陽修拉著他說道:“你在封丘做的好事,讓老夫在政事堂里都沒臉見人了?!?br/>  
      曾公亮也有些無奈的道:“人人都說那馮耀祖是君子能吏,結果卻是個瀆職的庸官,哎,包相痛心疾首??!”
  
      小子,包拯很生氣,后果很嚴重!
  
      沈安心中一緊,說道:“這眼看著就要出征了,家中的妻兒還沒好好的陪陪,回頭下官就閉門謝客了?!?br/>  
      曾公亮笑道:“想躲?你此次算是膽大包天,一下子把天下官員都掃了進去,永叔就被人譏諷了,說他當年為官就和馮耀祖差不多?!?br/>  
      歐陽修舉袖遮臉,“那時老夫還年輕,哪里顧得那么多?!?br/>  
      沈安笑了笑,曾公亮說道:“你來的正好,先前宮中說是快年底了,官家想在宮中弄個花燈會,此事耗費不小,我等準備進宮去勸諫一番。官家的心情如何?”
  
      花燈會?
  
      汴梁每年正月十五就有燈會,有時候官家還會在宣德樓上欣賞一番。
  
      可宮中弄個燈會是什么意思?
  
      沈安一想就想明白了。
  
      外面的燈會很精彩,可宮中人他看不到??!
  
      這也算是與民同樂了。
  
      只是曾公亮他們竟然不是擔心安全問題,而是覺得花錢多了,這個思路讓沈安覺得有些清奇。
  
      他認真的道:“官家的心情極好?!?br/>  
      曾公亮和歐陽修笑瞇瞇的去了。
  
      沈安搖搖頭,覺得他們為這種事進諫純屬是蛋疼。
  
      宮中那些人一年到頭辛苦下來,連個燈會都看不到,如今弄一個有問題嗎?最多做好防火準備就是了。
  
      稍后傳出了官家勃然大怒,一茶杯差點把曾公亮的鼻子砸斷的消息,接著曾公亮和歐陽修狼狽出來。
  
      “沈安不是說官家心情極好嗎?”
  
      “是??!”
  
      “咱們用包拯來調侃他,那小子怕是存心讓咱們好看?!?br/>  
      “定然是如此,不當人子,不當人子??!”
  
      曾公亮怒不可遏,然后摸摸發紅的鼻梁,嘴里嘶嘶呼疼。
  
      “被沈安給坑了??!”
  
      ……
  
      第三更,還有!
  
  
淘宝快3杀号 娱乐棋牌? 博乐填大坑下载免费 天津11选5中奖规则 20选8快乐十分规则 股票老左在线直播 追光娱乐以前版本 体彩快中彩玩法 四肖期期中准免费正版 今天打麻将财神方位 宁夏11选五中奖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