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萬界最強狂帝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東王公騙十小金烏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東王公騙十小金烏


  “待第三妖帝返回天庭,吾自當親自去一趟天庭,你且回去罷?!甭牭教坏脑?,女媧嘴角抽了抽,臉上隱隱閃過一絲紅暈,隨即很快隱藏了下去,淡淡的道。
  所謂好女怕纏,自從上次自己將帝俊和太一一巴掌從媧皇宮拍下洪荒之后,這太一仿佛被拍傻了一般,每年都會帶著厚禮前來媧皇宮為第三妖帝求情。
  打,人家皮糟肉厚,不怕。
  罵,人家更是不當回事。
  至于下死手殺了太一,人家身為妖族二號人物,有天庭氣運加身,又是量劫主角,女媧不能隨意打殺。
  實在被磨的受不了,在加上有后土這個例子在,女媧這才半推半就的答應了這次“相親”。
  “如此,吾便回天庭準備,恭候圣人蒞臨…”說話間,太一對著女媧拱了拱手,退出媧皇宮。
  “縹緲…”待太一離開之后,女媧深邃如同星空一般的眼眸透過三十三外天,看向妖族天庭的方向。
  身為圣人,元神寄托于天道之上,女媧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天地大勢?
  巫妖量劫,兩族注定不會有什么好下場,這種時候,最好的選擇無疑是明哲保身,高坐云臺,靜看洪荒風起云涌。
  可隨著后土與云世寶結為道侶,當年在不周山下葫蘆谷中驚鴻一瞥的身影確猶如魂牽夢繞一般,近來時常出現在女媧腦海之中。
  …
  “呼,三弟啊,二哥為你的婚事,可是愁斷了腸…”走出媧皇宮后,太一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這些年鍥而不舍的為某人提親,他可是不止被女媧煽飛一次。
  …
  “量劫開始,這十只小金烏便是導火索,看貧道將之引燃…”天庭,湯谷之中,一個身著侍衛鎧甲的妖兵駐足在山谷入口處,看著正在一株參天古樹上嬉鬧的十只三足金烏,喃喃的嘀咕道。
  這妖兵不是別人,正是東王公所化。
  “你是何人?竟敢擅闖太子行宮?”正在此時,一個手持金色大環刀的金甲神將突然出現,對著東王公所化的妖兵怒喝道。
  這湯谷乃是帝俊利用大法力在天庭為十個兒子開辟的居所,山谷之中那顆參天古樹,正是先天靈根扶桑木。
  當初云世寶回天庭之時,怕這是個小侄兒先天本源不足,便將之前的扶桑杖反本溯源,化成扶桑樹,以供十只金烏嬉鬧。
  東王公看到此人,眼底寒光一閃。
  “要爾性命之人!”話音剛落,手中龍頭拐杖仿佛瞬間拋出,化成一道寒光,敲到這神將后腦出。
  這神將修為只有大羅金金仙初期,而東王公的修為早已踏入準圣中期,巨大的境界差距之下,神將連示警都來不及,直接被這一拐杖下去,神將瞬間神魂俱滅。
  …
  湯谷之內,扶桑樹的一個分叉上,有一巨大的鳥巢,十個小金烏嬉鬧乏了,便趴到巢穴之中,嘰嘰喳喳的議論著。
  如今巫妖兩族形勢極為嚴峻,為了這十個孩子的安全,帝俊便將他們的在天庭內的湯谷之中。
  不過這些小家伙出世不久,正是調皮好動的時候,對于帝俊不讓他們出谷的行為,自是多有不滿。
  “父皇好狠的心,將我們的安置在這個鬼地方,連母親都見不得,當真可憐?!苯馂踔械男“吮г沟?。
  “就是,就是,父皇太殘忍了,竟然不讓我們離開這破山谷?!崩衔逡彩菨M腹的怨氣。
  一眾小家伙紛紛點頭稱附和,倒是大金烏懂事一些。
  只見他小眼睛中露出一絲沉思,隨即說道:“父皇曾經說過,如今巫妖兩族形勢嚴峻,隨時都可能爆發大戰?!?br/>  “吾等若是貿然離開天庭,被巫族抓住,很可能會對我天庭不利…”
  “哼,大哥就知道幫父皇說話,整天呆在這個破山谷中,都快悶死了,還有三叔,也不知什么時候才能回來,他教的麻將,撲克,我都玩膩了…”金烏之中最小的小十哼哼道。
  云世寶是何許人也,投胎了這么多世,當了無數次的小孩,怎么可能不知小孩想什么?要什么?
  故而,雖然從出生到現在,十個小金烏只與云世寶見過一面,但僅僅就是一面,已經讓小家伙們認可了云世寶,將他當成除了父母之外最親近的人。
  對于這一點,太一還郁悶了好久。
  “咳…”一聲陌生的輕咳在湯谷中響起。
  “是誰,滾出來…”大金烏環伺了一全,周身慘白色的太陽真火升騰而起。
  做為十個兄弟的老大,他自然有責任和義務保護弟弟們。
  “貧道可是聽到了您們的議論,這一次,定要在帝俊道友面前好好告你們一狀!”東王公化成一個白胡子老者,從山谷外走了進來。
  聽到這話,一眾金烏不由一滯,對視了一眼,大金烏有些警惕的看著老者,淡淡的道:“你是何人?為何會出現在這山谷之中?”
  東王公所化老者一捋胡須,面帶笑意的道:“貧道乃是你父皇的好友,當年曾在紫霄宮中一同聽道祖講道…”
  “怎么?你父皇未提過貧道?”說道這里,東王公臉色有些不好看,仿佛帝俊未提到過他,是對他的不重視。
  “提過,當然提過,父皇總提起你,只是吾兄弟從未見過閣下,故而,一時間沒有認出來是…”十金烏中的小二眼睛轉了轉,忙道。
  “哦?帝俊道友果真提過貧道?”東王公眼睛一亮,看上去非常高興。
  “等一等…”
  “大哥,二哥,吾看這老頭不像什么好人,跟三叔曾說的那種用棒棒糖拐騙小孩子壞蛋一眼猥瑣…”就在大金烏于說話之際,最小的十金烏偷偷用爪子踹了一下大金烏,壓低聲音道。
  小十的聲音雖小,但卻瞞不住準圣初期的東王公。
  聞言,東王公表情不由一僵,眉毛跳了跳。
  心中已經暗暗罵娘,那該死的縹緲都教給十個孩子些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貧道是那種拐騙小孩的人么?
  “三叔曾說過,第一次見面,給我們送禮物的,便是好人,不送禮物的,便是壞人?!?br/>  “你既然是父皇的朋友,可給我們帶了禮物?”聽到小十的話,大金烏眼中也露出一絲凝重,警惕看著面前的老者。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feixs.com本站已啟用全新域名www.feixs.com讓我們繼續閱讀之旅!
  
  手機請訪問:https://m.feixs.com/chapter-18248-15892450
淘宝快3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