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一刀傾情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厲秋風聽宋掌柜如此推重自己,正想著謙遜幾句,卻聽張實笑道:“朱兄弟,宋掌柜面冷心熱,極少夸贊別人。今日他如此稱贊,就連張某也是面上有光啊。哈哈,哈哈?!?br/>  
  眾人談談講講,彼此各懷鬼胎。半柱香之后,卻見船老大從東首走了過來。昨日厲秋風雖然見過此人一面,只不過一個在船頭,另一個在岸上,距離稍遠,并沒有看清楚面容。此時定睛望去,只見船老大四十左右年紀,身材粗壯,面貌陰鷙,走起路來鏗鏘有力,一望便知是一個勇武之人。
  
  張實見船老大到了,對眾人說道:“老秦回來啦,大伙兒若是不放心,盡可以隨他到船上瞧瞧去?!?br/>  
  胡掌柜笑嘻嘻地說道:“有張員外居中斡旋,咱們還有什么不放心的?眼下大伙兒就等著揚帆出海,將東西送到扶桑,然后一起坐著數銀票。哈哈,哈哈?!?br/>  
  此時船老大已然走到眾人面前,拱手說道:“各位掌柜,這么早就過來啦?你們晚上派了人在附近盯著,咱們一舉一動,各位掌柜都了然于胸,何必一大早跑到這里來喝江風?”
  
  船老大說完之后,嘴里發出了幾聲冷笑。胡掌柜等人被船老大揭穿了心思,甚是尷尬,想要說幾句場面話,一時之間竟然說不出口。張實倒并不在意,對船老大說道:“老秦,你就別擠兌幾位掌柜了。這次運的貨可是他們的全部家當,若是出了差池,他們只剩下跳江一條路了。做事謹慎一些,總比馬馬虎虎要好許多?!?br/>  
  張實話音方落,胡掌柜急忙說道:“對對,張員外說到咱們心坎里去了。老秦,咱們也不是第一次走貨了,幾位掌柜對你絕對放心。只不過這些東西堆在碼頭上,咱們擔心有小毛賊打貨物的主意,這才派了幾個人幫著看著,并不是對你老秦不放心。你就不要多想了,走,咱們喝一杯去?!?br/>  
  宋掌柜等人也在一邊隨聲附和,要請船老大喝酒。船老大“哼”了一聲,粗聲粗氣地說道:“多謝各位掌柜了。咱們這行有規矩,出海前七天,就不能再喝酒了。否則被死在海水中的那些醉鬼聞到酒氣,拖到水底做了王八,可就劃不來了?!?br/>  
  胡掌柜等人面面相覷,知道他故意拿話搪塞,卻也拿他沒有什么辦法。船老大見眾人神情尷尬,接著說道:“幾位掌柜若是不放心,不妨到船上瞧瞧?!?br/>  
  胡掌柜等人被他搶白了一通,知道此行全仗著他的船,哪里還敢得罪此人,急忙擺手說道:“不必多此一舉了,咱們哪里會信不會你老秦?!”
  
  張實在一邊冷眼旁觀,見船老大和幾位掌柜生了齷齪,生怕雙方鬧將起來,急忙岔開了話頭,對船老大說道:“老秦,你一大早跑去做什么了?”
  
  船老大對張實倒甚是客氣,口中說道:“咱們這次出海,與往日不同,只怕要在海上走上一個多月。是以水米需要備足,以免在海上做了饑渴而死。米面倒還好說,只是要備足一個月的飲水,卻不是一件容易事情。當年我曾隨先帝出關去打韃子,遇到大風暴,結果迷了路,大軍首尾不能相顧,三天之后不只斷了糧草,更是斷了水源。若不是后來捉住了幾名韃子兵,逼著他們帶咱找到一片湖水,只怕不等與韃子兵交鋒,大軍不戰自潰,非得全軍覆沒不可。是以飲水比糧食更加重要,萬萬不能馬虎?!?br/>  
  厲秋風聽船老大如此說話,心下一凜,不由想起了在邊關當過兵的朱三家。他沒想不到這船老大竟然也當過兵,更加意外的是此人還隨正德皇帝出關打過韃子。他仔細打量了船老大幾眼,見他說話粗聲粗氣,舉止孔武有力,確實像是在軍營當過兵的模樣,心下倒有了幾分親近之意。
  
  卻聽船老大接著說道:“是以此次出海,若是用尋常的木桶皮囊蓄水,定然不能支撐一個月。我苦思無計,突然想到城北吳木匠曾經說過,前年他去漳州給一個大戶人家打造家具,閑來無事,到一座廢棄的船廠閑逛,見到永樂年間三保太監出海時留下的一只大船。這只大船已殘破不堪,不過骨架仍在。他發現這只大船船體上懸掛著一種奇怪的圓形木桶,大感好奇,于是仔細翻檢了一番。初時他還以為這些圓形木桶是為了幫助大船浮在水中,這才掛在船體上。后來在打開的一個木桶中,發現里面竟然還蓄著半桶水。這才知道這些木桶是為了給大船補給飲水用的。當年三保太監下西洋,隨行船只數百艘,官員軍士兩萬余人,飲水乃是重中之重。僅靠船上蓄水,絕對無法支撐太久。是以造船工匠便想了這個法子,在每只大船的船體四周懸掛這種圓木桶,桶中裝滿清水。如此一來,不只可以使大船在海上行駛得更加平穩,還可以為船上的官員和軍士補充飲水。是以我一早便去找吳木匠,要他給我打造十個木桶?!?br/>  
  船老大說到這里,“呸”了一口,惡狠狠地說道:“他娘的,吳木匠見我急用,還和我擺起了臭架子,說什么一日一夜要打造十個木桶,壓根做不了。最后老子急了,問他到底要多少銀子。吳木匠這次倒是爽快,說要按期完工,還要請五六位木匠來幫忙,怎么也得一百二十兩銀子。老子二話沒說,還給他加了三十兩,一共一百五十兩。不過老子告訴他,須得在一日一夜之內將十個木桶做好,再給老子妥妥地裝在船上,否則老子就拆了他的木匠鋪子。吳木匠聽老子答應給銀子,登時拍著大腿答應了下來。他娘的,這個見錢眼開的王八蛋!分明是趁人之危,狠狠地敲了老子一筆竹杠!”
  
  胡掌柜等人聽他如此咒罵,心下均想:“你這混蛋與那個姓吳的木匠倒是半斤八兩,一時瑜亮。烏鴉落到豬身上,誰都別嫌誰黑!”
  
  張實笑道:“老秦,你就不要肉痛了。這一百五十兩銀子不用你掏,張某替你付了?!?br/>  
  他一邊說一邊從懷中摸出一沓銀票,從中間翻檢出一張遞給船老大,口中說道:“這二百兩銀子你先收著,別和吳木匠一番見識。他是寧波城出了名的鐵公雞,向來一毛不拔。知道你急著用,若是不狠狠敲你一筆,那就不是他了?!?br/>  
  船老大看著張實遞過來的銀票,眼睛登時亮了起來。只不過嘴上說道:“張員外,我怎么好收你的銀子?用木桶蓄水,是我臨時起意,又沒和員外商議。若是接了你的銀子,倒像是我巧立名目,故意向你討要銀子一般?!?br/>  
  張實正要說話,胡掌柜急忙快走兩步,攔在兩人中間,伸手從懷中摸出幾張銀票,從中間抽出一張,遞給船老大,口中說道:“這銀子怎么能讓張員外掏?自然是由咱們幾人出這筆銀子才是。這二百兩銀票你收好,若是不夠,你盡管跟我說便是?!?br/>  
  宋掌柜等人見張實和船老大一唱一和,知道兩人都不想多掏這筆銀子,明擺著是想讓六位掌柜出錢,心下都罵兩人無恥。只是胡掌柜摸出銀子遞給船老大,還特意大聲說了“咱們”二字,自然是將其余五名掌柜也算在內。宋掌柜等人雖然心下不服,只不過已是騎虎難下,只得強忍著肉痛,隨聲附和,要船老大將銀票收好。
  
  船老大推讓了一番,最后還是將銀票收入懷中,一張臉笑得如同綻放的菊花,連聲道謝。胡掌柜趁機問道:“老秦,咱們能按時出發么?”
  
  船老大拍著胸脯說道:“幾位掌柜放心,米面菜蔬,昨日便已采辦好了。吳木匠說了,明日一早,他便帶人將木桶給咱們釘在船身上,絕對不會耽誤了咱們的行程。不過各位切記,咱們對外只說要北上山東送貨,萬萬不可說漏了嘴,以免節外生枝,惹出麻煩?!?
淘宝快3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