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一刀傾情 >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右首那名捕快瞪大了眼睛,怒氣沖沖地說道:“去你媽的!程神仙的符是出了名的靈驗,連知縣老爺都經常請他去卜卦,法術豈會不靈?!姜老六的事情我知道的最清楚不過。程神仙給他請符時,再三叮囑他三日之內不得和女人同房,否則法術失靈不算,還會惹禍上身。姜老六被唐三狗捅了一刀,那是因為動手前一天的晚上他和他女人干了,這才會被唐三狗捅傷。程神仙后來不是說了么?若不是他身上帶了符,只怕當場就被唐三狗捅死了。歸根到底,還是那道符救了姜老六一條命……”
  
  左首那名捕快嘿嘿一笑,道:“老徐,依你這么說,豈不是世間萬事都可以用鬼神之說來圓謊?你干脆別做捕快,去做和尚道士好了!”
  
  右首那名捕快臉色一變,正要出言反駁,卻聽左首那名捕快搶著說道:“不過話說回來,唐三狗算是一條漢子。他被咱們拿住之后,在大牢里關了半年多。每日嚴刑拷打,折磨得不成人形。饒是如此,卻也沒有供出同伙,更沒有搖尾乞憐。聽說昨日在嶺上砍頭,他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從大牢中被提出來之后,一直到了摩天嶺峰頂,圍觀的百姓叫一聲好,他唱一句戲文,沒有半分恐懼之色。到了嶺頂的法場之后,他的雙腿早就被打斷了,被咱們衙門兩個弟兄攙著才能從馬車上下來??粗闹車藬蛋偃?,他還做了一個團圓揖,說什么‘三十年后老子還是一條好漢’。嘖嘖,若是換了咱們,只怕剛從牢里提出來,聽說要出紅差,嚇也給嚇死了?!?br/>  
  右首那名捕快點了點頭,口中說道:“你這話倒沒有說錯。唐三狗這殺才,確是一個狠角色!吳家父子出紅差二十多年,刀下斬了上百顆人頭,斬殺犯人可以說是連眼睛都不眨??墒亲蛉仗迫返搅朔▓?,眼睛一瞪,老吳頭便被嚇得后退了兩三步。吳家二小子原本還想硬氣些,可是看到唐三狗,不知怎么一回事,只能是低眉耷眼對唐三狗說,兄弟,咱也是奉了衙門之命來出紅差。你到了陰間,千萬別記恨咱們父子。唐三狗毫不在乎,對他說道,你若是識相,給老子一個痛快,老子自然不會找你們父子的麻煩?!?br/>  
  他說到這里,略停了停,這才接著說道:“小畢,你也知道吳家父子是靠手中的鬼頭刀吃飯。出紅差的犯人若是不給好處,吳家這些缺德鬼便會慢刀子殺人,非要砍上三四刀才把犯人弄死。若是犯人的親戚朋友使了銀錢,他們一刀將犯人斬殺,使得犯人壓根不會疼痛,而且一刀下去,脖頸并不砍斷,也算是給犯人留了全尸。吳家父子十幾年來一向是認錢不認人,若是不給錢,即便是天王老子,他們也不給面子??墒亲蛉諗貧⑻迫分畷r,吳老頭兒嚇得手足酸軟,這一刀無論如何也砍不下去。最后還是吳家二小子出刀,干凈利索地送唐三狗上路。我聽收尸的兄弟說,他那一刀砍了下去,一刀送唐三狗歸西不說,唐三狗的腦袋和脖子還連了一些皮肉,算給唐三狗留了全尸。而且吳老頭兒出了三兩銀子替唐三狗收尸,昨天晚上還帶著五個兒子在嶺上燒紙祭奠。連老吳家這些殺人不眨眼的魔頭都嚇成這副模樣,你說唐三狗厲害不厲害?”
  
  他越說越是緊張,到得后來,聲音已是微微顫抖起來。此時兩人距離摩天嶺峰頂已然不遠,四周寂靜無聲,夜色中似乎隱藏著什么怪獸,正自盯著兩人。右首那名捕快接著說道:“一想到唐三狗的眼神,心里便有些害怕。他媽的,咱們到了峰頂簽了名簿之后,須得盡快下山。今日還沒出頭七,弄不好唐三狗的鬼魂還在嶺頂作祟,要找咱們索命可就糟了?!?br/>  
  左首那名捕快笑道:“老徐,你盡可以把心放回肚子里。抓唐三狗,是刑部下的公文,知縣老爺畫的押,何捕頭帶頭,用絆馬索將他絆倒按住的是老黃他們幾個,與咱們哥倆沒有半分干系。冤有頭,債有主,就算唐三狗死后真有鬼魂作祟,要找替死鬼,也該去找他們,找不到咱們身上。哈哈,哈哈?!?br/>  
  右首那名捕快聽了之后,心下頗不痛快,正想開口說話,忽聽得前面傳來了一陣“咕嚕咕?!钡穆曇?。
  
  四周一片靜寂,是以這聲音清清楚楚地傳到了兩人的耳中。
  
  兩名捕快大驚,立時停下了腳步,不約而同地拔出了腰刀。
  
  那聲音初時尚在數百步外,只是片刻之后,距離兩人已然不遠。只不過四周一片漆黑,兩人手中的燈籠光照有限,不曉得到底是什么東西正從嶺上奔了過來。
  
  兩名捕快心下驚恐,右手握緊了腰刀,左手將燈籠高高舉起,想要看清楚到底是什么東西正在向二人逼近。
  
  只聽得“咕嚕咕?!钡穆曇粼絹碓酱?。兩名捕快額頭已滲出了冷汗。
  
  便在此時,只見數十丈外,突然出現了一點亮光。一片黑暗之中,這點亮光越發清楚,正從嶺頂直向兩人移了過來。
  
  兩名捕快將燈籠高高舉起,右手腰刀已橫在胸前。
  
  片刻之間,亮光已到了眼前。兩名捕快這才發現奔過來的竟然是一駕馬車。
  
  只見拉車的是一匹高大的棗紅馬。此時四蹄張開,從嶺頂直奔了下來。馬車上是灰白色的車廂,垂著暗紅色簾布,不曉得車廂內是什么情形。車廂左側掛著一盞西瓜大的燈籠,隨著馬車不斷搖晃,散發著奇異的白光。方才兩名捕快看到的亮光,便是這燈籠發出的白光。
  
  兩名捕快驚駭之極。摩天嶺道路險峻,白日行走已是不易,到了傍晚時分,便極少有人翻山越嶺。何況落黑之后,東遼縣城便要閉門落鎖,貪黑南下的客商就算翻越了摩天嶺,卻也無法進城打尖。若是在城外被巡邏的捕快或軍士遇上,有時還會惹出麻煩。是以許多年來,落黑之后,摩天嶺便不再有人通行。另外因為翻越摩天嶺的官道兩側都是深谷,一旦失足掉落,不死也得重傷。是以馬車到了此地,趕車的車夫都要牽著馬匹小心過嶺,絕對不敢駕車狂奔。
  
  但是兩名捕快看到的這駕馬車卻是從嶺頂疾馳而下,聲勢頗為驚人。嚇得兩名捕快急忙躲向了一邊,生怕被馬車撞到。
  
  只是待他們看清楚坐在車廂前趕車的車夫之時,登時如墜冰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見車夫身穿黑色短衫,頭戴氈帽,年紀在三十歲左右,一張圓臉上留著數道傷疤。其中有一道傷疤從他左眼斜斜地延伸到右嘴角,使得他整個面容扭曲不平,看上去竟然帶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兩名捕快卻是認得此人。這人赫然便是昨日在摩天嶺法場被斬殺的大盜唐三狗!
  
  左首那名捕快不信鬼神,雖然心下驚駭,卻并未喪失理智。右首那名捕快原本就對鬼神之說深信不疑,今夜到摩天嶺巡邏之時,心下已是忐忑不安。此時突然看到已經被砍了頭的唐三狗駕著馬車出現在自己面前,登時嚇得魂飛魄散,
  
  馬車瞬間便到了兩人面前。借著懸掛在車頂的燈籠散發出的白光,只見唐三狗突然轉過頭來,向著兩名捕快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左首那名捕快驚恐之極,不由向后退出兩步。只是慌張之下,忘記了大路兩側便是深谷。他只覺得右腳踏了個空,心下一凜,暗叫了一聲不好,身子已向谷中墜落。
  
  這名捕快向山谷墜落之時,卻見右首那名捕快嚇得呆若木雞,身子抖如篩糠。隨即眼前紅光閃動,那名捕快的人頭突然飛了起來,消失在漆黑的夜空之中。無頭的身子仍然自顫抖不停,脖腔中噴出了鮮血,情形可怕之極……
淘宝快3杀号 英超直播极速体育 快乐官网软件下载 手机现场报码开奖直播 合肖是不是平特生肖 杭州哈灵麻将官方下载 白小姐精选三肖期期准9 浙江6 1开奖结果 管家婆期期准精选资料大全 中原河南麻将手机版下载 捕鱼游戏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