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一刀傾情 >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厲秋風心中念頭急轉,只是覺得這事情太過湊巧,實在令人難以相信。
  
  此時無論聶老太爺、紀定中、趙家族長、黃崇,還是柳生宗巖和石島主等人,耳聽著廟外不斷傳來的羽箭破空之聲,眼看著倒在地上的眾僧的尸體,心下都是驚懼不安。院子中再也無人說話,只聽見十幾處火堆燃燒時發出的噼噼啪啪的聲音。
  
  便在此時,廟門口又有人影閃動,卻是廣智和尚與化名于承嗣的徐承嗣一前一后奔進了院子中。只見廣智和尚左肩插了兩支羽箭,光頭上也有幾道血痕,看上去頗為狼狽。徐承嗣跟在他身后,一邊向廟內奔跑,一邊將右手的長鞭抖出一團鞭影,將激飛而至的羽箭紛紛磕飛了出去。
  
  兩人躥進院子中之后,直向柳生宗巖奔去。廣智和尚身形極快,幾個起落便到了柳生宗巖面前,身子尚未站定,便即大聲說道:“外面有大群官兵到了,看樣子是汝陽衛的騎兵!”
  
  石島主聽廣智和尚如此一說,臉色變得鐵青,心下后悔不迭。他看了柳生宗巖一眼,目光中盡是悔意。柳生宗巖卻是面色如常,沉聲說道:“眼下咱們須得另想法子,免得做不成這筆買賣,連老本都蝕掉了?!?br/>  
  他說到這里,只聽得大殿門前一陣歡呼之聲。卻是一眾公差捕快聽到了廣智和尚的話,登時鼓噪起來。不少人還對著倭寇呼喝叫罵,侮辱挑釁。
  
  石島主原本心下慚愧,以為是因為自己下令在院子中生起火來,才引得敵人的援兵殺了過來。此時見敵人士氣大振,轉念一想,若不是廣智和尚驚慌失措,將敵人援兵到了的消息不管不顧地說了出來,事情倒還有周旋的余地。是以他一腔愧意,盡數化為對廣智和尚的厭惡。剎那之間,石島主換了一副面孔,沖著廣智和尚吼道:“我已經忍你好久了!這等緊急關頭,你還這樣大呼小叫,不知輕重,難道年紀都活到狗身上了不成?!”
  
  廣智和尚在福建莆田少林寺雖然不受住持和寺中長老歡心,不過闔寺僧眾都知道他武功高強,心狠手辣,是以無人敢惹。而他受了柳生宗巖之邀重出江湖之后,仗著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很快便成了柳生宗巖手下一等一的幫手。被柳生宗巖收買的武林高手見到他,無一不是恭恭敬敬,使得廣智和尚越發心高氣傲起來。是以聽了石島主的大聲喝斥之后,廣智和尚原本慘白的面孔登時漲得通紅,盯著石島主道:“石島主,你要知道貧僧不是你的手下的海賊,任憑你呼來喝去?!?br/>  
  石島主冷笑一聲,道:“你這和尚只不過是咱們找來嚇唬漢人的一條狗罷了。狗豈能和人平起平坐?就算你想做我的手下,卻也要看我愿不愿意……”
  
  石島主話音未落,只聽廣智和尚一聲怒吼,左掌平平推出,直向石島主面門拍了過去。
  
  石島主知道廣智和尚武功高強,自己頗有不如。只不過此時他處境尷尬,便想著將禍端移到廣智和尚身上。而且廣智和尚此前與厲秋風交手,大意之下受了重創。石島主自忖自己就算得罪了這個和尚,此時他想要對付自己,也是力有不逮。是以才毫無顧忌地出言譏諷廣智和尚。此時見廣智和尚出掌向自己打了過來,石島主早有防備,身子滴溜溜一轉,已將廣智和尚這一掌避了開去。
  
  廣智和尚方才走出廟門,只不過還沒走出十丈,忽聽得一聲梆子響,緊接著黑暗中無數羽箭射了過來。
  
  這一下事發倉猝,饒是廣智和尚武功了得,左肩卻也中了兩支箭。好在他閃避得快,這兩支箭入肉不深,其余飛來的羽箭已被他盡數讓過。只不過他手下的眾僧武功不及他,瞬間便有三四名僧人慘叫著倒了下去。剩下未死的僧人也幾乎個個身上中箭,驚慌之下也顧不得廣智和尚是否允許,轉身便向城隍廟逃了回去。
  
  廣智和尚一心想要離開城隍廟,雖然四周箭如雨下,他卻不甘心就此退回。是以他抓了兩只羽箭握在手中,一邊不住撥打飛來的羽箭,一邊大步向前沖去。
  
  廣智和尚武功確是了得,轉眼之間,竟然冒著箭雨向前沖出了五六丈遠。直到這時,借著地上白雪的微光,他才隱隱約約看到數十丈外人影綽綽,竟然有大隊頂盔貫甲的軍兵排成了陣勢。而且隱隱還能聽到戰馬的響鼻聲。
  
  廣智和尚心下大驚,知道自己武功再高,卻也絕對不能與野戰大軍硬碰硬地對抗。無奈之下,他只好一邊撥打飛過來的羽箭,一邊向后退去。待他退到廟門前,忽然察覺有人從右首搶了過來。衣袂帶風之聲剛剛響起,一道人影已到了他身邊。
  
  廣智和尚心下一凜,知道來人武功不弱。他左手揮舞箭桿磕飛了兩支激射過來的羽箭,右掌一豎,直向那道人影劈了過去。
  
  他這一掌去勢凌厲,只是那道人影并不接招,而是向后疾退,同時口中說道:“大師休要動手,咱們不是仇敵!”
  
  廣智和尚聽這人說話的聲音倒有些熟悉,心下一怔。此時天色昏暗,他只能模模糊糊看到對方的身影,卻無法看清來人的面孔,心下猶豫不定。只聽對面那人說道:“在下徐承嗣,大師認不出來了嗎?”
  
  廣智和尚沒有想到徐承嗣突然出現,心下一驚。他之所以離開城隍廟,便是因為柳生宗巖發現徐承嗣突然失蹤,這才要他前往縣衙去察看是否出了什么事情??墒瞧诖笈俦鴩趶R外之時,徐承嗣又出現在自己面前,這讓廣智和尚一時之間摸不著頭腦。他正想開口詢問,卻聽徐承嗣道:“眼下不是說話的時候,咱們還是盡快退進廟中,否則非得死在亂箭之下不可?!?br/>  
  廣智和尚自然知道眼下情勢危急,是以徐承嗣話音方落,他已向廟內奔去。借著眼角的余光,他看到自己的一名徒弟連滾帶爬地逃到了兩三丈外的圍墻邊,身子倏然騰空而起,直向廟內躍了過去。想來方才猝然受到襲擊之時,這名僧人僥幸沒有被箭射死,只能匍匐在地上,狼狽地爬回到城隍廟的圍墻之下。待敵人箭雨稍歇,他已等不及爬到廟門處再逃進院子,便想著施展輕功翻越圍墻,或許能逃得一條性命。
  
  廣智和尚心中暗罵這個徒弟蠢笨無比,好容易爬到了墻邊,若是再轉到廟門口,敵人在黑暗之中只是胡亂放箭,自然射不中他??墒沁@人驚恐之下,偏偏要躍上圍墻,活脫脫地做了敵人的靶子,便是有十條性命也保不住了。
  
  果不其然,廣智和尚搶到門檻處時,只聽得右首傳來一聲慘叫,想來那名僧人已被敵人亂箭射中。
  
  廣智和尚搶入廟門之時,已自發覺自己的兩名徒弟趴在門檻上,身上被射了數十支羽箭。待他進入院中之后,又看到三名僧人趴在幾具尸體上,后心也插著羽箭。他心下又驚又痛,自己雖然保住了一條性命,只不過手下的徒弟已然死得干干凈凈,此時又困在城隍廟中,就算能夠平安離開此地,要想稱霸武林,做江湖第一人,更加要困難百倍。念及此處,廣智和尚心急如焚。偏偏石島主出言無禮,極盡嘲諷之能事。廣智和尚大怒之下,不顧自己左肩肩頭還插著兩支羽箭,揮掌便向石島主打了過去。
  
  石島主避開了廣智和尚一掌,正要拔刀還擊,柳生宗巖身形一閃,已然攔在兩人中間,沉聲說道:“都到了什么時候,你們還要如此胡鬧,想害得咱們大家都死在這里不成?!”
  
 ?。?。:
  
  
淘宝快3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