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茅山鬼王 > 第2087章 冷箭

第2087章 冷箭

整個隗倉族的人都是認識葛羽的,救了隗倉族的少主和公主,被隗倉族奉若上賓,就在昨天,葛羽還將少主和公主從嘉朗族的包圍圈中護送了回來,怎么今天卻變成了這個樣子,成了隗倉族圍殺的對象。
  
  尤其是那些被葛羽從臨海族救出來的將軍,也是一臉懵逼,他們手底下都掌管著大批兵馬,有些將軍看到是葛羽,也主動讓自己的部下給葛羽他們讓開了一條后側的道路出來。
  
  是人都是有感情的,那些被葛羽救下的將軍,心里也都心存感激。
  
  就這般,一群人被中隊隗倉士兵包圍著來到了隗倉族的門口。
  
  此時,天色早就已經黑了下來,城門已經被封鎖。
  
  負責看守兀顏的吾魯一直將刀抵在兀顏的脖子上,朝著阿勒裳那邊厲聲喊道:“開城門!快點開城門,要不然我這就弄死她!”
  
  吾魯看到被這么多隗倉士兵包圍,眼睛都紅了,喊出這句話的時候,臉上青筋暴起,眾人絲毫都不懷疑,吾魯敢一刀殺了兀顏。
  
  阿勒裳心疼自己的女兒,這會兒也有些方寸大亂,連忙喊道:“開城門,快開城門,放他們出去!”
  
  聽到阿勒裳的吩咐,那城門發出了一陣兒沉悶的轟隆聲響,緩緩打開。
  
  旋即,黑狐族的一群人,從那些隗倉士兵讓開的豁口,朝著外面沖了出去。
  
  葛羽緊跟在吾魯等人的身邊,也一同出了隗倉城。
  
  這邊,不等葛羽他們完全離開走出隗倉城的城門,但見那齋藤長老突然轉身,對身邊的一個隗倉族的將軍小聲說了一些什么,那那將軍應了一聲,旋即朝著城門樓子的方向奔了過去。
  
  這個隗倉族的將軍是齋藤長老的親信,他走到城門樓子上面之后,立刻便有數百弓弩手架起了弓弩,對準了下面的葛羽等人。
  
  雖然阿勒裳和兀典擔心兀顏的安危,但是那齋藤長老卻是毫無顧忌。
  
  他最關心的還是葛羽身上的那只神獸睚眥,今天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葛羽逃離開這里。
  
  這邊,葛羽等人剛剛出了隗倉族的大門,緊接著便有一支利箭,朝著葛羽這邊射了過來。
  
  葛羽悚然一驚,身上的汗毛立刻就立了起來,射出這支利箭的是一個十分厲害的高手,極有準頭,不過葛羽在感覺危險來臨的時候,立刻就警覺了起來,一只手往前猛的一探,便將那支射向自己的利箭給抓在了手中,葛羽只感覺手心處一陣兒灼熱,那箭尾處嗡嗡作響,力道之大,讓人膽寒。
  
  抬頭一看,那城門樓子上面已經站滿了密密麻麻的弓弩手,少說也有四五百人。
  
  一看到這般情況,葛羽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
  
  放冷箭這種事情,只要有一個人帶頭,后面的人就會絡繹不絕。
  
  在看到那些弓弩手之后,葛羽離開大喊了一聲:“快跑!”
  
  說著,葛羽便抓住了吾魯和兀顏,朝著后面準備狂閃離開。
  
  然而,這時候已經為時已晚,城門樓子上面的那些弓弩手已經開始集體放箭了。
  
  葛羽的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無法在第一時間催動地遁術,當即從身上摸出了一張黃紙符,朝著自己前面拋飛了出去。
  
  隨著一聲爆響,那黃紙符頓時燃燒起來,瞬間凝結成了一道罡氣屏障,擋在了他們的面前。
  
  那一撥打過來的羽箭,有不少都被那道罡氣屏障給攔截了下來。
  
  不過城門口子上面的弓弩手實在是太多了,密集的箭雨轟落下來,身后那些黑狐族的人頓時發出了一大片的慘叫聲,大批的人倒在了那些弓弩手的羽箭之下。
  
  隨后,又有一道勁道十足的冷箭打了過來,正好落在了葛羽凝結的罡氣屏障之上,瞬間便將葛羽的罡氣屏障給粉碎了。
  
  這些弓弩手的目標不光是葛羽和黑狐族的人,將兀顏也給計算在內。
  
  葛羽相信,這肯定不是族長阿勒裳的意思,更不會是兀典的意思,必然又是那齋藤長老偷偷讓人暗中下的毒手。
  
  不等敵人組織起第二波攻擊,葛羽已經抓住了吾魯和兀顏的胳膊,一個地遁術,瞬間閃身到了數百米開外的地方。
  
  在此之前,葛羽還朝著那些黑狐族的人大喊了一聲,讓他們分開逃跑,分散敵人的注意力。
  
  那些黑狐族的人在第一波冷箭之下,便死傷了至少五六十個人,要不是葛羽之前用罡氣屏障攔截了一撥羽箭,估計最少有大半人都死在那些弓弩手的箭下。
  
  這會兒黑狐族的人看到自己的同伴一時間死傷了這么多人,立刻做了鳥獸散,倉皇逃命去了。
  
  他們正是按照葛羽所說的那般,一出城,便朝著與隗倉族相反的方向逃命去了。
  
  這樣即便是隗倉族的人追殺,也要不斷的分散兵力,總有一部分人能夠逃脫生天。
  
  葛羽不敢停歇,一個地遁術閃開了那些弓弩手的攻擊范圍之后,緊接著再次施展地遁術,朝著一個方向連著狂閃了十幾次,感覺有些力竭的時候,才停了下來,大口的喘息。
  
  而此時,葛羽已經離著隗倉族十幾里開外的地方了。
  
  而葛羽他們一逃,從隗倉族里面頓時涌出來了一大群士兵,另外還有好幾百騎著高頭大馬的重騎兵。
  
  所謂的重騎兵,便是將士穿著盔甲,生下的馬匹也穿著盔甲,具有強大戰斗力的騎兵。
  
  這些騎兵一出來,便朝著那些黑狐族逃走的士兵沖殺了過去。
  
  地面上還有不少黑狐族被射殺的士兵,那些重騎兵直接從那些尸體上踩過,一片血肉模糊。
  
  有些受了重傷還沒有死去的黑狐族的人,直接被那些重騎的馬蹄踩死踢死,可謂是慘不忍睹。
  
  當這些重騎兵從這些人身上踩踏過去之后,隗倉族又出來了一群步兵,上去給那些黑狐族的人補刀,又是一片血肉模糊。
  
  “剛才是誰先放的箭,沒有看到兀顏公主在他們手里嗎?”兀典抬頭朝著城門上的那些弓弩手怒聲質問道。
  
  可是那些弓弩手足有數百人之多,誰也不知道哪一個先放出的冷箭。
淘宝快3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