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 第1478章 我很失望

第1478章 我很失望

東亞電力的集團大樓。
  
  坐落在黃浦江出??诘倪@座大廈,守望的不止是這座城市,更是整個泛亞地區的繁榮。這里是整個長三角城市群地價最昂貴的一片區域,同時也是無數生活在長三角城市群的人們心中向往的寶塔。
  
  然而誰也無法想到,在這100年里,一只看不見的手,已經悄無聲息的伸向了這里,試圖篡奪一個世紀前那個偉人留下來的成果,甚至連董事長都被印上了它的印記。
  
  雖然那個人已經付出了死亡的代價,但遺留下的麻煩卻遠遠沒有結束。
  
  站在車庫里,邢隊長微微側目,看了一眼旁邊不遠處的東亞電力董事會成員們,隨后壓低了聲音,對旁邊的屬下輕聲說道。
  
  “一會兒我去和陸院士說?!?br/>  
  史進微微愣了下,問道:“讓王鵬去不是更好一點嗎?他們似乎是舊識?!?br/>  
  刑邊言簡意賅地說道:“正因為他們的交情,我才擔心他拿不準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br/>  
  何況,他現在人還在總部那邊報道。
  
  雖說自己在一定程度上給他開了綠燈,而他的履歷也無可挑剔,但該走完的流程還是得走完的。
  
  尤其是30天的入職培訓,負擔不會比專案組的工作要輕松。說實話,他甚至有些擔心,這個來自21世紀的老古董到底能不能應付得了。
  
  史進點了點頭,表示了解,沉默不語地站在一旁。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不遠處一名戴著金絲邊眼鏡的男人,不著痕跡地朝著兩人的方向看了一眼。
  
  這段時間以來,安全局的人一直在大廈里辦案,他對于兩人的身份也算是有數。
  
  只不過了解歸了解,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他們這種人打交道,若說心理上一點壓力都沒,那是不太可能的。
  
  畢竟十全十美的人只活在童話里,或者說給普通人的故事里,能夠爬到他現在的位置上,履歷上要說一丁點兒“污點”都沒有……
  
  相信的人未免也太蠢了點。
  
  正揣摩著兩人在這里到底是打什么主意的時候,停車場的折疊門緩緩打開了。
  
  呼嘯的冷風從停車場的門外灌入,那高處不勝寒的冰冷,吹的不少人瞇起了眼睛。
  
  這時候,一輛懸浮在空中的汽車,從敞開的車庫大門外開了進來,并穩穩地停在了車位上。
  
  一名穿著正裝、除了紅色的瞳孔之外模樣并不起眼的仿生人保鏢從副駕駛位上走下,拉開了后座的車門,緊接著穿著便裝的陸舟表情從容地從車上走了下來。
  
  看到從車上走下來的那人,等候在一旁的那群董事會成員以及東亞電力的高管們,立刻朝著他擁了上去。
  
  “您好陸院士,我是董事會投資戰略委員會理事,以及常務董事之一,您可以稱呼我鐘子瑜,或者鐘先生都行?!?br/>  
  “鐘先生你好?!?br/>  
  和這位鐘先生握了握手,陸舟接著看了一眼旁邊的其他董事以及高管們。
  
  除了一名森永元經理之外,其他人他都是第一次見過,那一雙雙視線中有期待,有懷疑,有忐忑,也有藏得很深的敵意。
  
  這里的水,似乎比他想象中的還要深。
  
  想到這里,陸舟不禁有些感慨。
  
  當年可控聚變工程剛剛點火的時候可不是這樣,雖然那個袁老頭對他敵意很大,官僚的作風也確實有些問題,但兩人的初衷都是一樣的,那便是為了點燃可控聚變的火苗,讓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擁抱更美好的未來。
  
  至于那些爭論,也僅僅只是在學術層面上而已,哪怕涉及到了一部分利益,也只是為了爭取到更多的學術資源。
  
  而在點火工程的最后關頭,那個袁老頭更是摒棄了成見和他站在了同一條陣線上。
  
  也正是在所有人的眾志成城之下,他們才取得了偉大的勝利。
  
  說實話,看著眼前這些人,一覺醒來的陸舟,心中其實是有些失望的。
  
  說真的,那座通往太空的電梯真的還有希望建好嗎?
  
  還有他等了一個世紀都沒點亮的,那二代可控聚變的光芒……
  
  并沒有讀出陸舟臉上那份失望的情緒,鐘子瑜語氣尊敬地說道。
  
  “董事會議馬上就要開始了,請隨我來吧?!?br/>  
  陸舟點了點頭,沒有說話,跟在他的旁邊朝著電梯的方向走了過去。
  
  在路口電梯門口的時候,他發現站在旁邊的兩個人一直看著自己。
  
  兩人交換了一下事情,那個人似乎想上來和自己說些什么,但可能是看到旁邊人太多,最終什么也沒有說,只是伸手輕輕推出了一張半透明的全息名片。
  
  陸舟接過名片看了一眼,沒有說什么,只是向他點了點頭。
  
  讀懂了陸舟的意思,那人回應了他一個了解的眼神,然后便繼續站在了那里。
  
  和陸舟一同站上電梯,除了與他寸步不離的玲之外,只有鐘子瑜一個人。
  
  看了站在旁邊的那臺仿生人一眼,鐘子瑜深呼吸了一口氣,壓低了聲音問道。
  
  “請問您身邊的是仿生人嗎?”
  
  陸舟:“是的,怎么了?”
  
  “沒什么……只是出了那樣的事情,我個人建議您還是小心一點,”鐘子瑜的臉上露出了苦笑,壓低著聲音繼續說,“有傳言說,柳董事長的死……和仿生人有關?!?br/>  
  陸舟:“我會小心的?!?br/>  
  見陸舟根本沒有把自己的警告放在心上,鐘子瑜心中嘆了口氣,不再說什么。老冰棍兒的自信他不是很懂,但該做的提醒他已經做到了。
  
  至于其他的,他也管不到那里去……
  
  ……
  
  會議很快開始了。
  
  寬敞的會議室里,會議桌前坐滿了人。
  
  而且與以往的董事會議不同的是,這一次的大會上,沒有一個人是全息影像。
  
  在聽聞陸院士要來董事會之后,即使是遠在月球上度假的董事會成員,也趕回到了長三角城市群。
  
  不只是因為這場會議將關系到東亞電力的未來,更是因為柳正興的位置空了出來。
  
  這場會議除了討論東亞電力未來一年的發展方向之外,還將選出一位代表整個董事會整體利益的董事長。
  
  作為整個泛亞地區的能源巨頭,這個董事長的位置究竟有多重要,已經不言而喻。
  
  而且根據他們收集到的情報,歷史上的陸舟并不是一位熱衷于權力的人。
  
  否則在完成了可控聚變工程之后,他也不會云淡風輕地辭去了總設計師的職務,跑去搗鼓起了吃力不討好的航天。
  
  雖然現在航天產業的規模已經龐大到一個無法估量的數字,但在當時那個送幾名幸運兒去火星都無比艱難的年代,一個月球軌道施工委員會總顧問的頭銜,怎么也不可能比得上可控核聚變領域一把手的位置。
  
  如此說來的話,他們競爭董事長的職位,希望還是很大的。
  
  當年陸舟就看不上這點兒“世俗的蠅頭小利”,相比100年后的今天,更不會對它產生興趣吧?
  
  為了拉攏到陸舟這一票,不少人著實下了一番功夫,準備了一份投其所好的提案,打算以此來勸誘陸舟和他手中7%的股權一起站在自己這邊。
  
  比如承諾加大科研投入,再比如向冷凍人權益保障基金會捐贈……
  
  反正開出去的這些支票,花的也不是他們的錢。而這點錢對于東亞電力這座龐然大物來說,也不過是九牛一毛。
  
  會議剛剛開始的時候,勉強還算是井然有序,等不到半個小時,就已經吵得不可開交。
  
  對于眼前的狀況,似乎已經是習以為常,幾名常務董事坐在那里臉上的表情倒也沒有多難看,要么安靜地看著他們競爭董事長的位置,要么和自己所屬的機構打著電話匯報現場情況。
  
  和其他董事不一樣,他們這些由機構任命的常務董事,雖然可以參與董事長的競選,但選上幾乎是不可能的。
  
  雖然他們的持股比例較大,但他們并非是鐵板一塊。尤其是在東亞電力這種涉及到各方利益糾葛的地方,這里的情況尤為復雜。如果哪一家大機構派出的代表表現出了競選的意圖,勢必會遭到其他機構委派過來的代表的強烈反對。
  
  而其他小股東們也會團結在一起,為保護自己的利益而阻撓其當選。
  
  因此在泛亞電力的董事會中,常務董事不參與董事長競選,僅瓜分各委員會理事職位,已經成為了一種默契。
  
  這個默契已經維持了半個世紀,并且沒有意外的話,將會一直保持下去。
  
  看著會議桌前的群魔亂舞,陸舟忍耐了一會,終于還是坐不住了。
  
  食指在桌子上重重地敲了敲,他提高音量,打斷了會議桌上的吵鬧。
  
  “聽你們吵了半天,我也來說兩句好了?!?br/>  
  嘈雜的聲音瞬間矮了幾分。
  
  聽到陸舟突然發言,不少人下意識地安靜的幾分。
  
  這種默契的安靜倒不完全是出于尊敬,其實很大程度上還是因為驚訝,以及因為驚訝而一時間忘了詞。
  
  迎著那一雙雙寫滿意外的事情,陸舟臉上沒有任何表情,雙手撐著會議桌,從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來。
  
  “說實話,這是我來到這個時代之后,最失望的一天,但我不想告訴你們,我失望在哪?!?br/>  
  “原本我對董事長這個職位沒有半點興趣,因為很久以前類似的事情我通常都是麻煩別人?!?br/>  
  “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br/>  
  環視了一圈鴉雀無聲的會議桌,陸舟用不容置疑的語氣,繼續說道。
  
  “董事長這個位置由我來坐?!?br/>  
  “提案就是二代可控聚變,沒有計劃書,沒有競選綱領?!?br/>  
  “票,你們看著投!”
  
  ……
  
 ?。ǜ兄x書友“拂曉天籟”的盟主打賞~~~~~大家有月票的話,麻煩投張月票吧,晨星拜謝了~)
淘宝快3杀号